陈积中夫人蒋氏墓志铭考释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刚 陈月海
 

在陈氏家族中,江苏有这么一支显赫的家族,即陈凤家族。该谱载:分庄祖陈凤,宋真宗朝任润州别驾,为丹阳庄始祖。陈凤长子亢迁丹徒金沙,次子诚(一作忞)居丹阳珥陵越塘。因直谏被宋高宗杀害的陈东即出越塘之族。其后人现分布于丹阳、金坛市金城镇清涪村、江都县安阜洲、镇江句容等地。

由于这支人口多,分布广,人才辈出,对陈氏家族影响很大。现依据最新发现的史料《蒋氏夫人墓志铭》,对该家族进行全面细致的考证。

为方便考证,将《蒋氏夫人墓志铭》全文刊录如下:

蒋氏夫人墓志铭

金坛蒋氏者,其父讳郢,春秋七十又五。元丰三年(1080)以季夏癸丑卒,以季冬庚申葬,墓在登龙之乡其夫颍川府君积中之兆。男四人:孟曰献臣、次衮次亢次京。孙男七人:孟曰廓、次度次庶次赓。献臣早卒,其三孙未名。女五人,孙女五人,曾孙男女五人。

夫人立德,不骄不吝,无所专妒。资于事父以事舅,而舅曰“尊我”。资于事母以事姑,而姑曰“亲我”。又能以义相其夫,以仁道其子。舅姑既没,府君实赖夫人经理其家,盖事常豫立。问奴以耕,而非春鸣之所惊;问婢以织,而非秋蚕之所促。卒以积日累劳,殖陈氏之宗。

其后府君弃世,夫人春秋高矣。方兹时亢耕衮学,廓、度、庶、赓亦举进士,已而廓、度相蹑登科,朱丹其门。实游吾馆,廓颇朴茂,度也翘俊,可喜释褐,东归拜伏,堂上夫人,蓬然白发,玉云可鉴。视二孙之立,青袍凌草,邑闾荣之。

       熙宁岁在单阏,勾吴大饥。夫人令子为食于路与里之饥者,又其地以掩暴骼数千百人。君子闻之,不多其子而多其母也。廓,今为江宁府句容县主簿;度,试秘书省校书郎。斋戒授书,以状乞铭于予且曰:“吾母生于遐方晦里,无爵位名号光显,以死当得君言,以信于后。”余悲其意,不得而违也。铭曰:婉娩玉女,我金夫;德合善,以同而车;克生孙子,珠玑在庭;勿惮勿投,慎垂之旌;庶几有,以妥厥灵。

此墓志铭录于《陶山集》卷十六,作者陆佃,是陆游祖父。蒋氏夫人的两个孙子廓与度,曾游学陆佃学馆。陆佃系其恩师,受学生之乞而作墓志铭。该墓志

铭实为研究丹阳陈族提供详实史料,可以纠正现今族谱中的一系列错误,辨析如下。

⑴名讳错。丹阳陈氏族谱载陈亢之父名陈凤,而该墓志铭明确载为陈积中,

当以陈积中为是。

⑵官职错。丹阳陈氏族谱载陈凤官润州别驾,而墓志铭明确载为“无爵位名号”。旧时重门阀,如果陈积中为润州别驾,当书“润州别驾夫人蒋氏墓志铭”,而墓志铭中不提官职,即积中准是无官职。

⑶墓志铭言“府君弃世,夫人春秋高矣。方兹时亢耕衮学”。陈积中去世,陈亢接替父亲务农,贴补家用,供兄弟子侄读书。这在《京口耆旧传》卷六《陈亢传》中得到印证。《陈亢传》载:“少读书以父疾不任家事,仍请于师束书归养殖,赀治产家用。”由此可证陈积中为平民百姓。

⑷长幼失序及次子名讳错。按丹阳陈氏族谱载,陈凤长子亢迁丹徒金沙,次子诚(一作忞)居丹阳珥陵越塘。其实,陈积中生有四子:长献臣早卒,然后依次排序为衮、亢、京。亦无“次子诚”之说。

⑤陈东世系。《京口耆旧传》之《陈序传》:“序,字彦育,亢之兄子……绍兴初思澶渊之功”可知陈序当为陈衮之子(因献臣早卒)。考陈广即为陈东曾祖,《少阳集》卷六其胞弟陈南写的《陈东行状》载:“公讳东,字少阳,镇江丹阳人也,曾大父讳广,大父讳思齐,考讳震,自五世以来,以儒嗣其业,皆隐德不耀。”

但陈序、陈广为兄弟明显为后人系接,考据如下:

其一,如果序广为胞兄弟,即陈序为陈东伯曾祖父,但陈序的出生时间与陈东差不多(依陈东行状陈东生年为1086年),这是明显错误。

其二,陈积中夫人蒋氏出生时间为1005年,到陈东81年传六代,代均间隔仅为16年,不可思议。

其三,蒋夫人去世时,墓志铭只写到曾孙辈,而在元丰三年(1080年)陈东的父亲陈震少说也有20岁了,如果陈震是蒋夫人后代,则应为蒋氏玄孙,墓志铭一定会写上的。

综上述三点,丹阳陈东家族不是金坛陈积中之后。

谱之上源错误。

《丹阳尹沙新桥镇陈家里陈东后裔源流纪略》:“唐末陈伯渲(宣)之长子晋国公旺移家江州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乃神人杖所飞处,旺生燕国公轲,轲生许国公感,感生吴国公兰,兰生齐国公青,青生六子,第三子仲封为恭惠公,仲长子崇任江州长史银青光禄大夫右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榜示家法,内外遵行。崇长子衮为江州司户参军,伪唐李称制旌表,陈氏遂有义门之名。衮第三子恭,为洪州长,献伪唐安边十策,授文林郎咸宁令,在任生宗俞及宗臣,后奉宋仁宗诏析居即宗俞等第行也。宗俞之子凤当真宗朝任润州别驾,悦其江山遂居任所,凤生二子长子亢徙金沙,廓与度之父也。次子诚,尝游丹阳珥陵,爱越塘风土之嘉,因卜筑于斯焉。

显然,这个世系完全错误,实为东拉西扯三串谱。按蒋氏墓志铭,陈积中为金坛登龙乡人,老实本分一农民,一生没做过任何官,娶金坛当地人蒋氏为妻。墓志铭通篇没有一句关于陈积中来源于义门之说,甚至包括《陈亢传》《陈维墓志铭》《陈从古墓志铭》均无源于义门一说。按《丹阳尹沙新桥镇陈家里陈东后裔源流纪略》的套路来看,有神人“杖所飞处”之类神话,是抄袭明嘉靖年间德化人所编造的鬼话,详见《义门陈文史考(二版)》“还历史真相”。至于伯宣子旺,更是不靠谱,详见《颍川陈氏考略》“陈旺世系考”。至于谱载陈凤为陈宗俞之子,纯属嫁接,此当以果石庄谱中宗俞世系为是。就是这么一个讹误多处,经不起一驳的序,今天竟为丹阳陈氏修谱的依据,可悲乎!

考证金坛陈氏的正确上源,应以周必大《文忠集》卷三十四《朝散大夫直秘阁陈公(从古)墓志铭》为是。墓志铭载陈从古为陈亢玄孙,陈廓曾孙,“希颜姓陈氏,讳从古,系出汉文范先生。文范生谌,谌生忠,忠生佐,佐生伯眕,晋建兴中渡江居曲阿新丰湖,即今镇江府金坛县境也,故君为金坛人。曾祖廓,熙寜九年进士,仕至朝奉大夫、利州路提点刑狱事;祖瑊(即珹,或形误),登第在元符三年,终文林郎知真州扬子县;父维娄,贡礼部竟以特恩入官,主信之弋阳簿,后赠朝请大夫。”按此墓志铭,陈积中这一支派为金坛陈氏始祖伯眕之后,而陈(伯)眕与义门颍川祖陈(伯)匡为亲兄弟(详见《颍川陈氏考略》“陈寔子孙考”)。所以,金坛陈氏亦非义门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