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唐陈伯宣活动年代考” ---从上至下梳理分析说

类别:庚子文选 作者:×陈先富

 

春节期间,人们都宅在家里隔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特殊时候,网络上陆续出现【义门研究】“唐陈伯宣活动年代考”的文章,并冠以“堪称”盖棺定论的义门陈世系问世了!大喜!之醒目标题。来势凶猛,大有推翻以史为据之势。否定《宋史.陈兢传》,否定异流同源”世次,以此达到义门陈世系盖棺定论之目的。

  一、从上至下梳理并否定《宋史-陈兢传》

作者认为:“解决此问题首先要运用唯物史观和逻辑学原理,要从源头上梳理,从上至下分析,不能由近到远,否则一团乱麻越扯越乱。由此,列举了《唐书-艺文志》(简称唐书)载“陈伯宣注《史记》一百三十卷,贞元中上”;《唐表》载:陈旺字天相,号野王。唐德宗贞元十二丁丑(797年)科进士(一说宝应元年)进士,敕授承议郎。唐宪宗元和九年甲午(814年)以承议郎知德安。唐穆宗长庆元年辛丑(821年)牧江州(一说宝应十四年)牧江州。唐文宗大和六年壬子(832年)夏,率家人常乐里永清村”作为依据。

我们看他是如何梳理的,他的梳理顺序是从《唐书》上开始查找依据,至上而下的梳理。正好《唐书》上记载了陈伯宣注《史记》的词条,符合要求认为靠谱。为了有更多的依据,竟把《唐表》上没有陈旺记载的内容也写进了文章,说成是《唐表》记载。然后查找《宋史-陈兢传》(简称宋史)发现《宋史》与《唐书》的内容记载截然不同。又查阅府志、县志、谱牒等资料,又发现这些资料内容基本与《宋史-陈兢传》相同时,于是就诬《宋史》为篡改义门史事,还把《宋史》与《唐书》不同之处比作河流上游被污染了,下游自然不清。于是有千方百计在《宋史》里没有收入的《义门记》、《回义门累朝事迹状》说成了连《宋史-陈兢传》在内这三篇都收入了《宋史》的谎言,忽悠宗亲,混淆视听,从而大做文章以否定《宋史》,否定《通鉴续编》,否定志书。文章中说:否定了《宋史-陈兢传》的错误,那正确的结论在哪里?我认为所有记载陈伯宣的谱志,包括《宋史-陈兢传》对“陈伯宣随马总游®山,爱其山水隐居®山圣治峰,当在贞元年间”都无异议如果上面的推断成立,特别是推翻“大顺卒”错误,一切问题皆迎刃而解。作者就是这样从上至下,由远向近梳理分析,不顾颠覆不破的亲情生卒,不顾准确旁证的历史事实,以谱考史的手笔来否定《宋史-陈兢传》。

二、以缩小支系否定异流同源

作者认为:如果说《家范》第九则叔伯弟昆指代不明的话,《家范》第二则明确告知著作贤嗣,®峰绝谳。徙乎江州,始基是践。江州义门,始于著作郎陈伯宣。伯宣公迁徙江州,为江州义门始祖。《家范》第九则和第二则可没有着墨陈旺一个字,也没有所谓的陈旺父蕴圭两字,这脸打得啪啪响啊。由此可见,异源同流说纯属无中生有、无稽之谈,完全是个人主观臆想。《家范》第九则的叔伯弟昆,实指陈伯宣后裔十一代人聚族而居,同源祖就是陈伯宣,异流就是衍生的各家叔伯兄弟家庭。

文章以《家范》的第二则著作贤嗣,®峰绝谳,徙乎江州,始基是践来证明义门始祖是陈伯宣,义门是陈伯宣一支人脉。但这句话应该是这样理解,陈伯宣迁徙江州,陈崇任家长后受父亲著作郎之影响,所制定的家法家范,始于陈伯宣,践于陈崇。说的是家法家规,而并非是江州义门陈始祖伯宣公也。然江州一族,异流同源”,也并非是从著作郎陈伯宣算起,而是从宜都王陈叔明算起,《宋史》是这样的。

唐陈伯宣活动年代考”的文章,陈月海的异议,陈刚的一论再论,用大量的资料佐证义门陈是异流同源的历史事实,你还钻在义门伯宣一支的胡同里出不来,到底在打谁的脸,自己想想吧。

对义门陈世系源流的考证本人观点:生卒重于史藉,存在重于谱志。生卒时间是考证世系的重要标准,生卒时间与史籍发生不符时,应采用生卒为先。存在是当今生活在社会上的义门陈后人,他是最有说服力的。义门陈是一支还是两支,是否异流同流,看社会存在就一目了然,何必为此争论不休。这些道理,陈月海、陈刚两位学者在驳文里有很多举例,多看看就明白了。

用《中国影像方志》德安篇义门陈中的一句话结束本文。追溯义门陈的来龙去脉,要从一个叫陈旺的人说起”。我们从中理解这句话的含义,谁是江州义门陈的建庄人?

    

                        义门陈潭州庄 陈先富

                            2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