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江南陈氏历史研究资料汇编》的说明

类别:专委会文告 作者:本网站编辑
 

关于《江南陈氏历史研究资料汇编》的说

各位贵宾,各位代表:

下面就《江南陈氏历史研究资料汇编》作一说明,希望大家认真审阅,提出修改意见。

自古以来,国有史,有志,家有谱,三者共同构中华民族生命史发展史、文明史,世承。

家谱,作为以血缘为核心的亲缘关系的一种传承载体,起源相当久远,其发展及其功能嬗变的脉络,大致可分为周代、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和五代以后几个阶段。

远在先秦时,社会上就已经流传《周官》《世本》等谱学通书秦汉以后,又出现了《帝王年谱》《潜夫论·志氏姓》《白虎通义》《风俗通·姓氏篇》等谱学著作。魏晋南北朝时由于门阀制度盛行,时的家谱成了世族之间婚姻和仕的主要依据,于是家谱发展很快。到了隋唐五代及北宋时期,修谱之风逐渐从官方流行于民间,官方不设谱局。于是民间“家自为说”,其真实性逐渐降低。所以北宋苏洵曾忧心如焚地说:“盖自唐衰,家谱废绝,士大夫不讲,而世人不载”。这里主要是官方不设谱局”,官修废绝,民间修随意性强,其真实性不可靠。当历史进入南宋、元时期,由于战争灾难频繁,民不聊生,加之元朝统治者的残酷统治及实行民族分化政策,百姓只有姓氏,没有名号“庶民无职者,不许取名,止以行第及父母年齿合计为名”,所以族谱中便出现了以数字代替名字的这一怪现象,是这一时代的特征。(例如朱元璋名朱重八,陈友谅名陈九四,明朝大将常遇春的父亲叫常六六,等等)整个元朝时期民间修谱处于低很少见新谱问世低迷现象一直延续到明朝中期。到了明朝中期嘉靖年间,由于朝廷发生了“大礼议”之争,从而惠及民间,允许民间建祠、修谱,于是便掀起一股建祠、修谱热。自南宋到明朝中期历经400年,民间所藏的几乎散失殆尽,即使有谱,也是断简残缺不全。在如此条件下,可想而知先人们为抢修新谱,举步维艰,困难重重。于是,各姓氏由联宗建祠,催生联宗修谱之风统宗统系的大成,盛行于世。统谱采用“大宗之法”其特点是公认一个祖宗,相互串联,有的甚至随意上溯,攀援望族,趋附名门,乱认先祖,等等,泛滥成灾。

到了清朝是谱牒编修最为兴盛时期,也是统宗统系现象最为泛滥时期。清朝设宗人府,掌管皇族和百官谱籍,民间族谱也一修再修。各姓氏只有少数家谱采用欧、苏“小宗之法”,但绝大部分家谱为彰显门第,采用宋朝皇族家谱的“大宗之法”编修族谱、宗谱、大随意性很强,趋附名门冒接世系,致使世系和世序出现了严重混乱。如后人为祖先封官加爵者有之,为祖先取名按讳者有之,为祖先妾生子者有之,为祖先添兄加弟者有之,为祖先认父攀祖者有之。出现所谓南北朝人以南宋人为祖,隋唐人以明清人为祖比比皆是。因此,清代史学家章学诚在评析这一时期谱之乱象时痛心疾首地说:“谱系之法,不掌于官,则家自为书,人自为说,子孙或过誉其祖父,是非或颇谬于国史。其不肖者流,或谬托贤哲,或私鬻宗谱,以伪乱真,悠谬恍惚,不可胜言。其清门华胄,则门阀相矜,私立名字,若江左王谢诸家。但有官勋,即标榜传,史臣含毫,莫能裁断。以至李必陇西,刘必沛国;但求资望,不问从来。则有谱之弊,不如无谱!”(《文史通义校注》卷外篇一《和州志氏表序例中》)。

今天,我们能见到的族谱,大多清朝晚期民国新修的谱,可信度自然又更低。因此明清以来的族谱资料只能作参考,不可作依据。考证族谱必须以史为据,有史者则从史,无史者则从志、从书;若既无史志,又无学者著述,则只有从谱,但是,具体事件要作具体分析,一定要以时间为准绳,检验它是否合情合理,信则存,不信则舍,有错必究。我们要做明白人,不能当糊涂。只有这样,才能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子孙后代。

当前社会科技发展迅猛,交通便利,通讯发达,互联网传播快捷,一个人文知识大爆炸、大普及的时代到了,这为我们研究族史迎来了机遇,创造了条件,所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时代来临了,这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我们一定要完成,我们也有能力去完成!

各位嘉宾、各位代表,今天下发的《江南陈氏历史研究资料汇编》讨论稿,就是在秉持历史唯物观,以史为据,以时空为准绳,实事求是,综合考证宁有空缺,绝不牵强附会“资料汇编”的理论依据及考据,详见《颍川陈氏考略》《义门陈文史考》以及其他著述,这里不必细说。希望各位代表认真审阅,提出批评修改意见。谢谢。

 

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

           2017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