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留言本
共有 582 条留言,其中 0 条是今天的请各位宗亲点击这里签写留言

大象妹
在2019-04-22 08:04:15发表的
给大象妹写信 访问大象妹的主页 317840870 42.229.74.216
您好,我是河南省新乡落安营村的,,我想咨询一下陈万众老师的电话

陈迪清
在2019-02-09 06:56:30发表的
给陈迪清写信 访问陈迪清的主页 没有OICQ 223.77.45.60
史称田成子选齐国女子身高七尺以上为姬妾,后宫以百数,而不禁宾客舍人出入后宫。在田恒死的时候,有七十个儿子。
庄子《南华经.胠箧》记载田成子盗齐国之事,指他为诸侯大盗,被称为“田成子取齐”。也是后世常引用之成语“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由来。

陈迪清
在2019-02-07 23:54:37发表的
给陈迪清写信 访问陈迪清的主页 没有OICQ 223.77.45.60
齐湣王在位十八年非四十年其元年为周赧王十五年非周显王四十六年辨

 

  《六国年表》齐湣王元年,为周显王四十六年,今按其时威王犹未死,后四年而威王卒,子宣王立。十九年卒,为周赧王之十四年。翌年湣王称元,则赧王之十五年也。《纪年》于今王二十年称齐王,以宣王亦未卒,尚无谥,故《纪年》惟有威王,无宣王。可证宣王卒在魏襄二十年后,亦证威、宣非一王两谥矣。今据余定齐威、宣、湣三世年代推之,孟尝君入秦,在湣王二年,赵灭中山,在湣王六年。(此姑据《史表》为说。)为东帝在十三年,灭宋在十五年。其走莒在十七年,而终也。《史记》谓湣王在位四十年者非。《荀子?王霸篇》论齐湣、薛公云:“强南足以破楚,西足以诎秦,北足以败燕,中足以举宋。及以燕、赵起而攻之,若振槁然。”杨倞《注》:“《史记》齐闵王二十三年,与秦败楚于重丘,南割楚之淮北。二十六年,与韩、魏共攻秦,至函谷。三十八年,伐宋,宋王死于温。”惟败燕无注。卢文弨曰:“当在齐湣王十年,载《史记?燕世家》。”今按杨《注》所引年岁,皆依《史表》而误。此三事均在湣王初年。卢说误信《史记》,疑本文败燕即子之之乱,亦非也。苏代之说燕昭也,(《燕策》误为哙。)曰:“今夫齐王,长主而自用也。南攻楚五年,畜聚竭。西困秦三年,士卒罢敝。北与燕人战,覆三军,得二将。然而以其余兵,南面举五千乘之大宋,而包十二诸侯。”其言湣王事,序次正与《荀》文一例。若败燕诚当子之之乱,则应序于最先,不下列诎秦与举宋之间矣。鲍氏注《燕策》谓:“覆三军得二将事,史并不书。”《志疑》亦谓:“此齐与燕战事无考。”二人皆不以为即子之之乱,是也。今为证之于《荀子》而益信。又《史记?乐毅传》云:“当是时,齐湣王强,难败楚相(当作将。)唐昧于重邱,西摧三晋于观津,遂与三晋击秦,助赵灭中山,破宋,广地千余地,与秦昭王争重为帝。已而复归之,诸侯皆欲背秦而服于齐。湣王自矜,百姓弗堪。于是燕昭王问伐齐之事。”今考败楚重丘,正湣王初立之岁。吴师道、梁玉绳皆定是年赵已灭中山,谓湣王助之者,诬也。(梁氏《志疑》亦力辨赵灭中山不借助于齐。)又三年,与魏、韩共击秦。又十年,为东帝。其后三年,燕伐齐,湣王走莒,在位前后十八年。(若以翌年改元计,则为十七年。)期是略如此。《毅传》不载败燕事者,事轻故略。雷氏学淇说之云:“《齐策》司马穰苴乃湣王大臣,而《史记?穰苴传》谓燕侵河上,穰苴追击之,遂取所亡封内故竟,此即齐湣败燕之一证。(《介菴经说》卷九。)观于苏代之言,北与燕人战,覆三军,得二将,其事启衅自燕,齐则始败而终胜,则雷氏之说洵信。”(《史记?穰苴传》,又以燕侵河上与晋伐阿甄并说,则误混于田忌马陵之役而言也。参读《考辨》第八十五。)由此而论,湣王正一好战喜事之君,而不久其位者。若如《史记》,败楚重丘已为湣王之二十三年,其战祸皆在晚年,而早岁则默无举动。不应精壮务偷息,投老勤远略也。(苏代称其为长主,亦谓即位而年事已长,非言其在位之久。《新序》卷二:齐妇人无盐见宣王,谏其春秋四十,壮男不立,不务众子而务众妇,宣王乃立太子,拜无盐君为王后云云。《列女传》亦同。刘向摭春秋战国时事,往往多误,不可尽信据,然如此条,似宣王亦以长君即位,参之孟子见齐王之子章而益信。盖威王在位久,宣、湣皆以壮岁始登极,此亦齐运隆昌之一因也。)

  《齐策》:“张仪为秦连衡说齐王。”高诱《注》:“齐宣王也。”《史记》则谓是湣王。张仪之说,在周赧王四年。(此姑依旧传为说。若实论则有本无其事,详《考辨》第九五。)其时当齐宣王九年。又十年,湣王始立。则高说是也。《楚世家》:“怀王二十年,齐湣王欲为从长。”其时齐亦是宣王,非湣王。(参度《考辨》第一二六。)《秦策》:“甘茂亡秦之齐,道遇苏代,苏代为说齐湣王。”《史记?甘茂传》取之。甘茂亡,在秦昭王元年,时当齐宣王十四年。下距湣王立尚五年。《史记》秦昭元当湣王十八年,不足据。剡川《姚氏本》作“苏秦谓王曰”。时秦已死,当系代字之讹。而王不作湣王,则为得之。马骕《绎史》(卷一百二十六。)采《秦策》此文,亦仅作齐王,无湣字。又《水经?汶水注》引《纪年》:“梁惠成王二十年,齐筑防以为长城。”《今本纪年》亦然。其时尚为威王,而《苏秦传正义》引《纪年》作齐湣王。顾氏《日知录》(卷二十五。)《杞梁妻》条已辨之。古书于此等处率多误。通论大体,自不据此生疑也。

陈迪清
在2019-02-07 23:50:40发表的
给陈迪清写信 访问陈迪清的主页 没有OICQ 223.77.45.60
齐威王在位三十八年非三十六年辨

 

  《纪年》:“梁惠王后元十五年,齐威王薨。”其年为周慎靓王元年。(林氏《战国纪年》、雷氏《竹书考订》据此谓威王卒于周显王四十八年,误也。)自梁惠王十四年,即威王元年,至是,则威王之三十八年也。《史记 年表》威王凡三十六年,盖误。今考《史记》所以误者,《滑稽列传》载淳于髠说威王以隐,曰:“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鸣,王知此鸟何也。王曰: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乃奋兵而出,诸侯振惊,还齐侵地,威行三十六年。”《史记》此文当出战国杂说,史公采之,遂误认威王在位三十六年也。不知此文所云三十六年,乃指其威行天下之年,不得以诸侯并伐之年并入计算。虽淳于髠以隐进谏之事或未可尽信,然当时为此说者,固明谓威王在位三十九年,故以不治之三年,加威行之三十六年,而足成其数。今谓威王凡三十八年者,自其即位之明年改称元年计也。《田齐世家》谓:“威王初即位不治,九年后,乃奋发”,与三年之说不同。(《淮南 氾论训》:“齐威王设大鼎于庭中,数无盐令而烹之,齐以此三十二岁道路不拾遣”,此即烹阿大夫之别传,称三十二岁,则未可据。)即如《国策》所载邹忌讽谏威王,详其辞气,正在威王奋发中兴之前。而《史记》称邹忌以鼓琴干威王已在威王之二十一年。凡此皆史博采旧说,疎略致误。其实威王特始懈终励,一时传说纷纷,极言其中兴之骤,奋发之奇,乃有三年九年之语,与淳于髠进隐及一日而封即墨烹阿大夫之说。以余观之,似《国策》邹忌事最为雅净可取。且若依《纪年》,则今《史表》邹忌以鼓琴见威王之岁,正值威王初立之年。则威王在位年数,正可援《纪年》与《滑稽列传》所采杂说,及《年表》三端参合而定,断断然无可移也。

陈迪清
在2019-02-07 23:49:17发表的
给陈迪清写信 访问陈迪清的主页 没有OICQ 223.77.45.60
田桓公在位十八年非六年

 

  其弑君自立在魏武侯二十一年非二十二年

  《史记 田齐世家》:“桓公立六年卒,子威王立。”《索隐》引《纪年》曰:“梁惠王之十三年,当齐桓公十八年,后威王始见,则桓公立十九年而卒。”《索隐》既云齐桓公十八年,威王始见,则桓公即以十八年卒也。而又云立十九年而卒者,人君于即位之翌年称元,故一称十八,一称十九也。(《绎史 年表》误后一年,遂为梁惠王之十四年。张宗泰《竹书纪年校补》误后二年,遂为梁惠王之十五年。皆缘不辨《索隐》此条文理而误。洪颐煊《校纪年》,威王立在周显王十一年,独为得之。)《史记》作六年者,六乃十八二字并合之误。如《晋世家索隐》引《纪年》:“敬公十八年,魏文侯处立。”十八二字,乃六字分离之误也。今自梁惠王十三年,逆溯十九年而上,为魏武侯二十一年,即田午弑君自立之年。

  雷氏《考订》,定其事在魏武侯之二十二年,较余说后一年。其言曰:“《田敬仲世家索隐》引《纪年》,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二十二年,田侯剡生。后十年,齐田午弑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愚案:后十年者,谓自侯剡始立之年数之,至此共十年,实侯剡改元之九年也。知在魏武侯二十二年者,《索隐》引《纪年》云:梁惠王十三年,当齐桓公十八年。以魏武侯二十六年卒推之,是齐桓实以此年弑其君,且即以此年为己之元年也。”今按:雷说可解于梁惠王十三年当齐桓公十八年之说,而无以解于桓公立十九年而卒之说也。今定桓公弑君自立,在武侯二十一年,二十二年纪元,则桓公十八年,当梁惠王十三年,及桓公立十九年卒,两说俱通矣。余定田侯剡立,在齐康公二十一年。(详《考辨》第六五。)其前一年,齐康公二十年,田和卒,田剡即立。下逮魏武侯二十一年,田午弑剡,前后适得十年。与雷氏所谓自侯剡始立之年数之,至此共十年者正合。(雷氏定田剡元,亦较余说后一年。)雷氏盖自推校未尽也。

  又《魏世家索隐》引《纪年》:“齐幽公之十八年,而威王立。”幽公盖桓公字误。雷氏《考订》亦曰:“幽即桓字之误。否则兼谥为幽。立是立为太子,否则桓公退老,使威王摄政。至明年桓公卒,而威乃践位也。威王立三字,当是《索隐》约举之词。未审《纪年》原文何如。后威王始见,即指平阿等事。盖桓公之卒,威王之元,《纪年》原文亦未之载,《索隐》故云。”今按:谓幽公即桓公,是也。谓威王立乃立为太子,否则桓公退老而摄政,此皆无证臆测,实不可从。盖雷氏定威王元在梁惠王十五年,则桓公卒自当在十四年。而又与《索隐》引《纪年》桓公十八年威王立,及惠王十三年威王始见两条不符,故不得不强为之说如是。而雷氏所以必证威王元在梁惠王十五年者,又以不知威王在位实有三十九年而然也。(参读《考辨》第七四。)

  又《田齐世家索隐》网劭按《纪年》云:“齐桓公十一年,弑其君母。”黄氏《逸书考》云:“桓公立十年,弑齐康公,及其子,绝姜姓之祀。至是又弑康公之夫人,故曰弑其君母。”今按:黄氏此条,盖误读《索隐》田剡立后十年,田午弑君及孺子喜之文而误。康公于十九年迁海上,至二十六年而卒。其时乃田侯剡六年。其后三年,田午弑君,乃指田剡,非康公矣。然则君母者,殆指田剡之后,否则尚为田剡之母也。

  《庄子 则阳篇》:“魏莹与田侯牟约。”司马云:“魏莹,魏惠王。田侯,齐威王也。”然威王名因齐,不名牟。俞樾曰:“田齐诸君,无名牟者。惟桓公名午,与牟字相似。牟或午之讹。然齐桓公与梁惠王又不相值也。”今按:梁惠王十三年,为齐桓公卒年,则惠王与桓公正相值。惟其时田忌尚未用事于齐,惠施、公孙衍亦未用事于魏,与《庄子》文仍不合。《庄》书随文寓言,未可尽据为故实也。

  又按吴式芬《攟古录 金文》陈侯午钅享,(罗振玉《贞松堂集古遗文》作陈侯午殷,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作陈侯午镈◆。)“隹十又四年,陈侯午以群诸侯献金,作皇妣孝大妃祭器镈◆。”翁祖庚云:“《史记》桓公午六年卒。《索隐》引《纪年》桓公十九年而卒。以此铭考之,桓公实不止六年。所称孝大妃,即太公和之妃。”此以铜器金文为证,而可以定《史记》与《纪年》之得失者。(《金陵学报》一卷二期有王古鲁《对于日人武内氏六国表订误之商榷》一文,主田桓公以六年之说,自误。惟定齐威王在位三十八年,而武内氏从之,此则王氏之得也。二氏皆未能以史事详证,故其说多误。)

陈迪清
在2019-02-07 23:47:16发表的
给陈迪清写信 访问陈迪清的主页 没有OICQ 223.77.45.60
齐康公二十一年乃田侯剡立非桓公午立辨

 

  《史记 年表》:“齐康公二十年,田和卒。二十一年,田和子桓公午立。”按:《田齐世家索隐》引《纪年》:“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二十二年,田侯剡立。后十年,田午弑其君孺子喜而为公。”并引《春秋后传》为证。《年表》漏去剡一世,并前漏去田悼子一世,自田常以下,田齐祇得十世,与《庄子》十二世有齐国之语不符。当依《纪年》。又田和以齐康公二十年卒,田剡即以是年立,《年表》书之隔岁,依人君即位翌年称元之例也。《索隐》引《纪年》作齐康公二十二年田剡立,误衍一二字。知者,《魏世家索隐》据《纪年》,谓:“桓公立十九年,当梁惠王之十三年”,则桓公弑君自立,在魏武侯二十一年。(周安王二十六年。)自此逆溯而上十年,正为齐康公之二十年。(周安王十七年。)知《史记》于此乃误其世系而未误其年也。

陈迪清
在2019-02-07 23:42:37发表的
给陈迪清写信 访问陈迪清的主页 没有OICQ 223.77.45.60
田和始立为侯考

 

  《史记 田齐世家》:“康公贷立十四年,太公迁康公于海上。明年,鲁败齐平陆。三年,太公与魏文侯会浊泽,求为诸侯。”《集解》徐广曰:“康公之十六年。”《索隐》云:“徐广盖依《年表》为说,而不省此上文,贷立十四年,又云明年会平陵,又三年会浊泽,是十八年。《表》及此《注》并误。”张文虎《史记札记》谓:“依《索隐》,似三年上有文字。”今按:据下文“魏文侯乃使使言周天子及诸侯,请立齐相田和为诸侯,周天子许之。康公之十九年,田和立为齐侯,列于周室,纪元年。和立二年而卒。”则《索隐》十八年之说是也。盖十八年会浊泽。其时为魏武侯十年,今称魏文侯者误。翌年十九年,田和始列为侯,纪元年。田和之二年,则为康公二十年,而田和卒也。

陈迪清
在2019-02-07 23:37:40发表的
给陈迪清写信 访问陈迪清的主页 没有OICQ 223.77.45.60
田齐为十二世非十世辨

 

  《庄子 胠箧篇》:“田成子弑齐君,十二世有齐国。”(《鬼谷子》亦有此语。)《史记》自成子至王建之灭祇十世。《田齐世家 索隐》引《纪年》:“田庄子卒,立田悼子。悼子卒,乃次立田和。”又云:“齐康公二十二年,田侯剡立。后十年,齐田午弑其君。”则尚有悼子及侯剡,适得十二世,与《庄子》合。盖《史记》误也。《释文》:“十二世,自敬仲至庄子九世,知齐政。自太公和至威王三世,为齐侯。”虽亦得十二世,然敬仲奔齐,岂得遽谓有齐国?且《庄子》文明自成子起算,岂得远引敬仲?《胠箧》为战国晚世作品,殆已无疑,亦不应舍宣、湣以下,而以威王为断。即谓是庄子原书,庄子亦下逮齐宣、湣,何勿之及?陆氏之说,盖存心回护而自陷者也。(朱右曾《纪年存真》谓:“庄周当齐威、宣时,《鬼谷》书苏秦所述,不应预知湣、襄、王建”,因谓:“田之称侯自田剡始,则有齐国者亦当指剡。自剡以前有十二世也。”信如其说,当曰:田成子弑齐君,五世而有齐国,乃为近是耳。不然,自敬仲至剡,则十二世而始有齐,不得谓田成子弑君,十二世有齐也。此亦由不知《胠箧》为晚周伪品,《鬼谷》尤非真苏秦作,故乃强为之说。)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