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润州别驾应韶公行略》辨伪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刚 陈月海

 陈恩明提供了一篇《宋润州别驾应韶公行略》,想借此来说明陈亢、陈诚一支来源于九江,为江州义门的正确性。为便于辨析其文真伪,先全文刊录其文如下。

先祖,应韶公,讳凤,江州人,太邱长文范公之后也。李唐季年有崇公,数世不分居,僖宗旌为义门陈氏。传至应韶公,怀才抱德隐居不仕。宋真宗朝,以六科取士,广求山林隐逸之流,公列名其中。待诏阙下,参知政事张公齐贤,欲授以显要之职。公曰:“吾闻润州江山之胜甲天下,若得备员于兹,公事之睱,恣观形胜,吾愿足矣。” 因得通判润州,公,居官清正,弹劾不避权贵,有属宦某倚势夺民田,公欲置之法,宦挽太守为请托。公曰:“宦势赫奕,使小民沉冤不雪,吾不忍也。卒置之法,凡一切豪横蹀法及奸史舞文者,痛治不少,贷至事之,便民者靡不竭力为之。”任满当迁,因悦其江山之秀,逐(当为“遂”)居其地,以终老焉。长子亢公,迁居金沙。次子诚公,迁居丹阳。不肖辅之等乃得占籍于此。
   
赞曰: 爱民以仁,守身以义, 百世之后,铮铮有声。
                                      
宋绍圣甲戌(1094年)三月一日
                                      
第三世孙辅之百拜述

 

    上文落款为宋代著名诗人陈辅。经辨析,此谱序为伪作,下面略举几点以辨之。

    1)古代书人之官职,当以最大官职书之,如已过世,当书以谥号。书参知政事张公齐贤为错。张齐贤卒于公元1014年,享年73岁,宋朝追赠“司空”,谥号“文定”。若“绍圣甲戌”写序,当书“张文定公齐贤”,以示尊重。如北宋魏泰《东轩笔录》:“张文定公齐贤以右拾遗为江南转运使。”南宋《夷坚志》:“张虞卿者,文定公齐贤裔孙。”

    2)行文文风不符待诏之实。请看陈凤答张齐贤的话:“吾闻润州江山之胜甲天下,若得备员于兹,公事之睱,恣观形胜,吾愿足矣。”“恣观形胜”,即任意、放纵地观赏山水,这哪像一个刚入仕的书生向当朝重臣所说的话?朝廷叫你去当官,是要你去为民谋福祉,而不是叫你去游山玩水的,岂不是在搞笑吗?

    3)“长子亢公,迁居金沙。次子诚公,迁居丹阳。”陈亢,陈积中之子,陈积中是一介平民,非名陈凤,参见《陈积中夫人蒋氏墓志铭考释》一文。另据《京口耆旧传》卷六《陈亢传》:“大观元年卒年六十八。”知陈亢生于1040年。按陈恩明的说法:陈凤与张齐贤相比年龄少22岁,符合恩师与门生的年龄。知陈凤生于964年,76岁生陈亢。试问76岁的老人能有生育能力吗?

    陈东生于1086年,按丹阳谱载世系:(字子诚,即上文所述诚997)à广(1018)à思齐(1049)à(1068)à(1086)

    这个世系及生年能符合《陈东行状》所载,但是,很显然陈忞要比陈亢大43岁,陈亢怎么会是长子呢?难道当时的陈辅这点都没查明吗?

    4)落款为:“第三世孙辅之百拜述”,这句也有问题。谱载陈辅之为陈忞之孙,陈凤之曾孙,若陈辅果真为陈凤之后,落款当书“曾孙辅之百拜述”,方合旧时礼数。“第三世孙”,莫名其妙。

    5)陈凤于正史无载。陈凤官润州通判,无论是宋代的嘉定《镇江志》还是《京口耆旧传》都没有记载,连一介平民的陈亢及其子孙都有详细列传,若陈亢果真为陈凤之子,只记载平民儿子不记载当官父亲,这不是很奇怪吗?

    6)按丹阳谱载陈宗俞次子陈凤,陈凤子陈忞。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在分庄之时的1063年,宗俞早已经过世,其孙思澄代祖分庄,陈思澄在分庄之时正直壮年,可以逆推宗俞大约生于公元970年至公元980年之际。那么问题又来了,陈凤生于公元964年,岂不是其父宗俞还要大?

    7)落款辅之,看似与陈亢、陈忞为一家人,实则为非。

按最早记录陈辅的《苏轼文集》中有“陈辅之不娶”条载:“九江陈辅之,有于陵仲子之操,不娶无子……辅之今为丹阳南郭人。”按此,陈辅有可能是义门之后,即使真为义门之后,也与陈亢、陈忞家族毫无关联。若为义门之后,当是陈眕之弟陈匡的后人,而陈亢、陈忞家族为陈眕之后,详见《由<少阳集>寻觅陈东祖源》、《丹阳陈东家族正源考》两文。

    另据江苏省句容市茅山道院公布的文物:

a)  朱自英先生显扬碑:俗称雷接碑,其碑为青石,带有白色条纹。云阳南郭陈辅造。七闽西山蔡仍书并题额。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养索法师徐希和立石称:此碑系上清派第二十六代宗师笪净之得陈辅文后立碑于乾元观。现存乾元观。

b)  华阳洞石刻:华阳洞三字,每字约一米见方,直行排列,楷书。相传为宋苏东坡手迹,有人认为是米芾手迹。此石刻可见唐咸通九年字样,其余模糊难辨。又见宋皇佑庚寅二年(1050年),程迪、陈辅,郭徽太常博士等题名。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书栖玄二字等。由于历史久远,崖壁风化剥蚀严重,许多石刻已辨别不清。

 

又据《京口耆旧传》卷三《陈辅传》:“其诗文自治平至元祐二十卷为前集,自元祐抵政和二十卷为后集。”

又据《金陵待徵录》卷八载:“宋陈辅之,自号南郭先生。王安石授之以经旨,辅之曰:天生相公,辅亦读书;天不生相公,辅亦读书。”

由以上史料可知,陈辅之为王安石学生,比王安石小上十岁,生卒年大致为1030年至1115年之间。

谱载陈辅为陈序之子。陈序,按《京口耆旧传》卷六所载,高宗绍兴初(1131年)补封州文学,历宝应尉。二十五年(1155年),权敕令所删定官。终保宁军节度判官。那么陈序出生当不早于1080年。这样一来,若陈辅为陈序之子,岂不是要比其父还要大许多?

泰山学院王伟所著《<香祖笔记>所载宋代文人考释》载:陈辅(生卒年不详),字辅之,自号南郭子,金陵(今江苏南京)人,寄寓丹阳南郭。这个记载十分正确,陈辅祖籍九江,后迁南京,他寄寓丹阳南郭是没有问题的。证据在于北宋王直方《诗话》记载:“丹阳陈辅,每岁清明,过金陵上冢,事毕则过蒋山,谒湖阴先生,岁率为常。”陈辅每年的清明都要回南京给先祖上坟,证明了陈辅是金陵人,祖先来自九江,丹阳南郭为他的寄寓之地。

这样一来,金陵陈辅与金坛陈亢、丹阳陈忞根本就不是一家人,其理由已经十分充足了。

综上述七点,足证《宋润州别驾应韶公行略》为后人之伪作,无疑。今略检几点来辨驳,以惩讹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