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陶山集》行文论《蒋氏夫人墓志铭》“积中”之意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刚 陈月海

《蒋氏夫人墓志铭》源自《陶山集》,是陆游祖父陆佃撰写的,文集中有给大量的亲朋好友写的墓志铭。今以陆佃的行文习惯看“积中”二字作何解?

《黄君墓志铭》:“元祐之末,有陈诲者,闽产也。相陵阜,得其妙,尝曰:剡多竒峯秀岭,然皆无如永安乡所谓黄山者。又称君多阴善,其后将大,后将有葬此者。今君之兆,即陈所指也。”

《傅府君墓志》:“高邮傅明孺,讳常摄,扬州助教琼之第二子……明孺以元佑七年四月甲子卒,以绍圣三年四月甲子葬,墓在扬州天长县亭午乡助教之兆。”

 《赵氏夫人墓志铭》:“年六十有六,元丰七年二月甲午卒,十月乙酉葬,穴在丹徒石马山参军之兆。”

《王氏夫人墓志铭》:“元丰三年以七月己巳卒,以闰九月壬辰葬,墓在潘坞东山其夫之兆。”

《蒋氏夫人墓志铭》:“金坛蒋氏者其父讳郢,春秋七十又五,元丰三年以季夏癸丑卒,以季冬庚申葬,墓在登龙之乡其夫颍川府君积中之兆。”

通过以上几例墓志铭对比可知,行文高度一致,均为墓志铭之常用体例,即墓在某某乡xx之兆,这里面xx可以是谥号,也可以是官爵位,无谥号无官职的就用人名;而“兆”通“垗”,是指墓地的界域。毫无疑问“积中”是指人名而非“蕴积于心”之意,否则解释为墓在某某乡蕴积于心的墓地就明显不通顺合理。尤其注意《傅府君墓志》:傅常摄一生未做任何官职,否则当书《某某官职傅府君墓志》;不仅如此,在墓志铭正文中也将有所表达,但正文行文中没有表达出任何做官之意。很显然“明孺”是他的字,而非官职。文中直呼“明孺”当指其字而无需避讳。所以“积中”是“颍川府君”的字。“府君”是尊称,字不用避讳。

在铭文里,一般“积中”多与“和顺”联用,用来赞美妇道,而非指男性墓地的风水如何,下面仅列四篇:

唐乾符二年五月《袁州宜春县唐故易府君墓志铭并序》:“府君娶汝南周氏,夫人和顺积中,妇道无缺,执持箕帚,勤劳馈中,虽乐羊之妇,恭伯之妻,贤行无以过也。”

《唐故中大夫泽州刺史赠光禄卿工部尚书太子少傅李府君墓志铭并序》:“(夫人)和顺积中,英华发外。承德门之明训,钟王家之余祉。闺风可范,壶则有光。淑德令容,克配君子。”

《大唐故梁夫人墓志铭》:“谨为铭曰:震源委注兮,继皋陶之德风。世有轩冕兮,实治水之阴功。克生令淑兮,禀和顺而积中。配德门兮,成妇道之始终。逝川悠悠兮无尽,冥寞之事兮难穷。夫人安宅兮何处,松萧萧兮凤城东。”

《故唐太子舍人李府君夫人荥阳郑氏墓志铭》:“敬为铭曰:周受成命,郑为戚藩。以国命氏,郁闻德门。……和顺积中,高明有融。辅佐君子,与道始终。族姻成化,慈俭为宗。让帝之后,门生素风。宜及子贵,以荣教义。如何高堂,奄忽违弃。万岁原上,松楸永秘。惟命罕言,德音元愧。”

所以,《蒋氏夫人墓志铭》中的“积中”二字为名字,是与“颍川府君”连用,即蒋氏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