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少阳集》寻觅陈东祖源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刚

  陈东,字少阳,丹阳珥陵越塘人。聪慧好学,秉性刚直。以贡生入汴京太学。著名爱国人士,多次上书钦宗赵桓,揭露蔡京、童贯、王黼、李彦、梁师成、朱勔六人的罪行,请求诛此六贼以向国人谢罪。后又激怒黄潜善、汪伯彦等主和派,于建炎元年(1127)八月廿五日被害。著有《少阳集》传世。

   《少阳集》卷五保留了陈东的全部诗作,其中有如下诗作交待了陈东的家族来源:

颍川二絶

我家本出颍川住,几世不曾归颍川;今我暂来忽暂去,太丘风流谁与传。

我来颍川何所见,青青古柏古城傍;知是荀陈手亲植,令人不觉泪行行。

 

   由该诗可以看出,陈东曾经到过颍川,说明了陈东是颍川陈寔之后。但诗中的“几世”是虚指,可以指几代人,也可以指几十代人。陈东到底是太丘长陈寔公的哪一支后人呢?这需要我们从他的诗作中再次寻找答案。

   《少阳集》卷五还有两首诗如下:

彦隽母挽章二首

人生五福古难全,天赋夫人独不偏;内行无惭诗妇孝,母仪何啻穆姜贤。

庭帏已叹芳魂独,宗族空留旧事传;惟有南陔多少恨,忍看松栢锁寒烟。

 

少驰贤孝誉,来配颍川家;虽夺共姜誓,曾无贤母瑕。

一乡䝉爱惠,百口藉生涯;享福踰中寿,归与勿怨嗟。

 

    由《彦隽母挽章二首》可以看出,已故之人为彦隽的母亲,该诗为陈东去祭拜之时所作。而由“宗族”、“来配颍川家”可以看出,陈彦隽应该为陈东的同族。由“享福踰中寿”可知,陈彦隽母亲去世时年事已高(已年过八十)。陈东被害时年仅四十一岁,故推陈彦隽比陈东大二十左右岁,与其父为同龄人。

  据陈东后裔所述:翻遍族谱,未曾找到陈彦隽其人。但族谱由于历史久远,屡毁屡修,所提供的史料有限。难道这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还是有线索的。

  据《蒋氏夫人墓志铭》、《陈先生(维)墓志铭》、《朝善大夫直秘阁陈公从古墓志铭》、《京口耆旧传》等史料可知,陈从古家族世系图如下


 

    另据《少阳集》之《陈东公行状》及马晓妮著《宋代爱国太学生陈东的<上钦、高宗八书>》等史料,整理出陈东世系图如下:

 

某某àà广(字彦通)à思齐(字伯贤)à(字声远)à东、坦、南

 

    由以上理出来的两世系图可知,陈序、陈廓、陈度三人的字都是“彦”字班,与陈彦隽的班辈完全吻合。而陈广与陈廓兄弟正好同“广”字班。陈思齐字伯贤,正好与陈㮤、陈珹的字同“伯”字班。

依据《京口耄旧传》之《陈廓传》记载:“大观四年卒,年五十五。

陈东生于元祐元年(1086年),依以上史料知陈廓出生于1056年,由此可知陈彦隽、陈廓为同龄人,陈廓比陈东大30岁。

以上是从名字和时间上所作推论,在地理上面符不符合呢?陈东的老家为丹阳县珥陵镇越塘村。而据《蒋氏夫人墓志铭》、《陈先生(维)墓志铭》、《朝善大夫直秘阁陈公从古墓志铭》:陈积中及夫人蒋氏葬金坛县登龙乡;陈珹、陈维、陈从古三代葬金坛县唐安乡茂成村。按就近安葬的原则,当然离住所不远。《至顺镇江志》卷二《地理〔二〕》载:“唐安乡在县东【唐武德初置县时即有此乡】都五里十有六。登荣乡在县东【旧名登龙不知何时改今名】都五里八。北渚荡在金坛县北唐安乡。南戴庄、桥路庄、千桥、彭公桥并在唐安乡。南洲大小二桥并在登荣乡。”笔者查阅地图,发现在金坛区中心的确存在“北渚荡遗址”、“南戴村”、“南洲村”。这说明宋时的登龙乡、唐安乡就在今金坛区中心一带。这离越塘村直线距离仅15公里,宗族的迁徙和扩散是在所难免的。


那么可以推理如下:因陈彦隽是陈东同族,而陈彦隽与陈廓兄弟为同辈,又是同龄人,故陈彦隽与陈廓同族,陈东与陈廓同族成立;又因陈东曾祖陈广、祖父陈思齐与陈廓及其子辈也同班辈,故陈东与陈廓同族也成立。虽说是同族,但应该早出五服而非近亲(详见《陈积中夫人蒋氏墓志铭考释》)。论辈份,陈东当属长房,因陈东的父亲陈震虽与陈廓年纪相仿,但陈廓当属陈震的祖父辈。

由《朝善大夫直秘阁陈公从古墓志铭》可知,陈积中家族为迁徙到曲阿新丰湖(即今丹阳西北),是始祖陈眕的嫡系后人。换言之,陈东家族也应为陈眕的嫡系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