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祭祖见闻录

类别:新闻 采风 作者:陈洪宪

——淮阳祭祖见闻录(六)



    经手机联系,淮阳陈胡公文化研究总会副会长陈卫东先生和我们通了电话。他告诉我们,陈胡公文化研究会的主要负责人都在周口饭店,陪同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港台等地陈氏宗亲,座谈讨论召开世界陈氏恳亲联谊会议程,要我们在县委党校办公室等待,过半小时就回淮阳见我俩。过了十分钟,陈会长又来电话给我俩打招呼,因他身兼姓氏文化节大会秘书长,又来了几位海外陈氏宗亲,需要接待按排,请我俩先回宾馆听通知再见面。

    29日晚八时,淮阳羲皇广场举办盛大的文化节开幕式,河南省新当选的省委书记徐光春、国家政协、统战部有关领导宣布第二届中华姓氏文化节隆重开幕,有1.3万多市民参加,接着举办“踏梦寻根大型原生态文艺晚会”,淮阳羲皇广场周围戒备森严,据说有几千警察保卫。我俩因无入场卷,在宾馆内看电视直播。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翟口口古诗朗诵《诗经  陈风》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陈副会长约我们到党校办公室相见。晚9时,我们拜会了陈副会长,首先递交了淮东陈氏宗亲分会介绍信和盐城陈氏宗亲祭祖等祠务活动的书面材料,并谈了我们代表盐城陈氏来淮阳参会、祭祖陵的想法。陈副会长1.8米以上个头,热情好客,端上茶水。叙起来我们还算是沈阳军区的战友呢。他是1968年兵,40军的,我是1972年兵,23军,谈起当年部队每天生活费0.49元,我们非常怀念军营生活。陈副会长介绍说:“这次第二届姓氏文化节在淮阳县开幕,省市县领导非常重视,光海外陈氏宗亲会会长一级的著名侨领就来了三十几位,举行陈氏恳亲联谊会首届会员代表大会筹备会、二千多部族谱展览、拜祭陈胡公陵墓,仅是姓氏文化节的一部分内容,希望我俩不要错过机会,要研究陈氏历史,相互交流,共同祭拜陈胡公陵。陈副会长按排我俩二张大会出席证及有关会议资料,并约定10月31日上午8时在胡公陵园祭祖相见。我即时介绍盐城陈氏兴一公、九一公、九二公、九三公、九四公、文礼公等各系概况,并介绍我这几年研究陈史写了《陈氏宗族历史掌故》,介绍了广东《陈氏宗亲网》有关情况。陈副会长十分感兴趣,当即打电话叫来了《中华陈氏网》总编辑杨普仲先生,我们进行了有益的沟通和交流,其网址是:www.zhcsw.cn,杨先生希望我捎信给陈氏宗亲网,希望合作,资源共享。直至晚上十一点我们才告别陈副会长回宾馆。


                             阜宁陈氏东门兴一公十九世孙:陈洪宪

                                  2006年10月29日晚上12点


——淮阳祭祖见闻录(七)


  
    10月30日上午,会议内容是招商引资,我俩乘便游览了位于淮阳城北的羲皇文化广场。该广场东西走向,宽约80米,长约800米,用长方形花岗岩铺成,主席台伸入龙湖中。广场的北面是伏羲陵,目前修饰尚未结束,新装的木门为白板,尚未刷油漆。伏羲陵有十门九进,占地875亩,面临广场的是午朝门。新广场配上修缮一新的古建筑群,可谓规模宏大,气势雄伟,令人叹为观止。广场的南面即是万亩龙湖,据说16000亩,盛产鱼虾和莲藕。陈国的故城也湮没在这万亩龙湖中。只有(直径五米)陈胡公铁墓水涨墓也涨,屹立在湖中,从未被淹没过。相比而言,陈胡公墓的配置就寒酸了,58亩地目前没有一处房子,淮阳陈胡公文化研究会规划建祠,但资金缺口尚未解决。

    站在羲皇广场上,面对伏羲陵和陈胡公陵不平等待遇,作为陈胡公后裔,你能为胡公墓建祠做些什么呢?



                              阜宁陈氏东门兴一公十九世孙:陈洪宪

                                      2006年10月30日中午


— —淮阳祭祖见闻录(八)



 
     白天游览了羲皇广场,观看了龙舟大赛,晚上乘兴游玩淮阳城新华大街。在回族镇政府大院后街,我们被一饭馆的香味所吸引,味觉特好,信步走了进去。原来该饭馆厨师正在烹炸当地龙湖产的野生草虾,正是香味源头。问价格一盘才10元,在江苏最少要20元,我们当即找个座位,点了一盘虾,一盘水煮牛肉片,二个二两装的北京二锅头酒,边喝酒边品尝淮阳草虾。这草虾一寸长左右,经码味挂浆后下油锅炸变成金黄色,香、酥、脆、色俱佳,连虾须都统统吃下肚了。我们老家盐城至阜宁的串场河也盛产草虾,以鲜嫩著名,清明节之前,草虾经腐乳汁、白酒、醋浸泡半小时,味道好极了,但与淮阳草虾相比,则是另一种风味,都是下酒的好菜。想当年先祖陈完公烦闷时,饮点陈酒,佐以油酥草虾,也可解愁吧。喝完酒,吃完牛肉、草虾,已是十点钟,结帐计币才33元。淮阳物价不贵啊。


                            阜宁陈氏东门兴一公十九世孙:陈洪宪

                                       2006年10月30晚上。

 

  ——淮阳祭祖见闻录(九)




    10月31日上午八时,我俩乘车来到陈胡公陵园外围马路上。这里已有当地民警设了警戒线,有出席证的陈氏宗亲聚集在一处等待进陵园,无出席证的市民被拦界外。我俩佩戴出席证随着当地陈氏宗亲进入陵园牌坊前,分列在神道两旁,准备欢迎海外陈氏宗亲共同祭拜祖陵。事先得到祭祖仪程是:

一、宣布祭拜开始,鸣炮奏乐;  二、介绍海内外祭拜宗亲;   三、敬献花篮;   四、致祭文;   五、献香(每人1支); 六、施拜(三鞠躬);  七、绕墓一周;八、合影留念;九、祭拜结束。

    今天整个陵园庄严肃穆,约八百米长的神道,两旁摆放盛开的菊花,数十面黄色龙旗迎风招展,数道充气拱门耸立陵前道路上,上书“世界陈氏恳亲联谊会筹备会祭拜始祖陈胡公”、“陈姓八千万,始祖是胡公”、“欢迎海内外陈氏宗亲寻根问祖”。胡公的巨幅彩色画像安放在墓碑前,特别醒目。在等待海外宗亲之时,我与淮阳本地的陈氏宗亲进行交流。有位叫陈培刚的老人,对陈氏历史颇有研究,知道盐城陈氏,看过兴一公系的宗谱,告诉我说:“你们分为东门、中门、南门、北门等派,是陈叔明的后代。”还有的人告诉我当地陈氏多是陈亢的后代,祖居淮阳北边二十五里的陈楼村,号称陈姓始祖地第一村,有二千五百年以上历史。陈亢是战国时代人,是孔子的学生,七十二个贤人之一,学成归来后,就在陈楼村置馆教书,其后裔分迁外地约40万人。

    9点12分,马路上有客车停下来,三十多位海外陈氏宗亲在当地陈氏宗亲会人员陪同下进入陵区,两旁陈氏宗亲鼓掌相迎,锣鼓喧天。大家列队尾随来到胡公陵前,我乘机拍下多幅照片留念。今天参拜祖陵的有:新当选的世界陈氏恳亲联谊会会长、美国陈氏侨界领袖之一陈清泉先生,新加坡陈万教先生;台湾陈盛根先生;澳门陈百祥先生;河南陈树芳先生;广东陈治钦先生;福建陈依彩先生;厦门陈淑娥女士;浙江陈锦荣先生;马来西亚陈勋光先生;江苏陈党等及当地陈氏宗亲代表五百余人。9时18分,主持人宣布大典开始,按程序一项一项进行,陈清泉先生致祭文。10时18分祭拜大典结束。

    这是陈氏恳亲联谊会筹备会领导成员及当地陈氏宗亲代表参加的祭拜始祖陵预演。明年9月下旬在淮阳


                                       ——淮阳祭祖见闻录(十)

    

    2006年10月31日的拜陵大典,汇聚着世界各地陈氏宗亲代表五百余人。我仔细观察,尽管生活的环境不同,语言不同,分开的时间长短不同,但陈氏宗亲的容貌特征有惊人的相似,其鼻子、眼睛、眉毛、脸形,像一个模子脱出来一样,陈培刚老人自称是陈胡公108世孙,是淮阳人,而我们盐城陈氏自陈完公避难奔齐已有2678年了,但我们和陈培刚等当地人仍保持老祖宗的共同特征。我是陈胡公裔孙,与当地陈氏宗亲身材容貌没有区别,主要特征维妙维肖。这个现象说明陈姓宗亲遗传现象具有稳定特征。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陈姓家族的血统具有纯洁性、稳定性。生物遗传学告诉我们:父母按照自己的模样生儿育女,子女保持着和父母同样的体形及特征,又按原样传递给下一代,好像每一代都能复制与自己相同的后一代,世代相传。历经百代以后的个体,仍和他们共同远祖基本上是同一个模样,后代之间也没有什么改变。男子的遗传基因代代相传,女子的遗传基因只保留一代。这就是西方学者所说的“同类产品生同类”现象,即一个物种的个体只能产生同一物种的后代。每一物种的任何个体都继承着前一代的各种基本特征。同理,陈胡公的后代在这次聚会中有惊人的相似,那么老祖宗的画像,应该和大家有共同的特征,否则,就是他人的祖宗了。当然,遗传的对立面是变异,“一娘生九子,连娘十个样,”但这是局部的不同,变异是使物种不断变化和进化,这是对立的统一。愿我的发现与诸位宗亲共享。

                                            阜宁陈氏东门兴一公十九世孙:陈洪宪

                                2006年10月31日下午,在回盐城的汽车上

 

漫  话  陈  风

——淮阳祭祖见闻录(十一)


   《诗经  陈风》有诗十篇二十六章,其中《月出三章》描写一对男女相爱而相念之情。抄录如下:


月出皎兮,

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

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

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

劳心忄蚤兮。(cao)


月出照兮,

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

劳心惨兮。


    相传,周武王时,帝舜之胄有虞阏父,为周陶正。武王赖其利器用,与其神明之后。                   以元女大姬妻其子满。而封之于陈,都于宛丘之侧。与黄帝、帝尧之后共为三恪,是为胡公。大姬妇人尊贵,好乐巫觋歌舞之事。其民化之。

    当我站在陈胡公陵墓旁,面对龙湖,朗诵《月出三章》,仿佛大姬老宗祖母就在我身旁,是她老人家开创了陈家文学歌赋之风,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她老人家文学基因。在祭拜陈胡公时,不要忘记大姬老宗祖母。

    十一月一日回到江苏阜宁以后,回想起河南始祖地淮阳县见闻,无不感到此地民风纯朴,陈氏宗亲古风犹在,只是没有机会到陈楼村看一看,颇感到遗憾。看看他们留在始祖地怎么生活,如何传承《诗经 陈风》的真谛。

                                                          阜宁陈氏东门兴一公十九世孙: 陈洪宪


                                           2006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