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论

类别:陈氏谱考辑要

一、关于陈氏上古世系的几处说明

陈氏是中华姓氏受姓最早,最古老的姓氏之一,有着3000余年的灿烂辉煌历史,所经历程,大致分为陈氏上古世系(自虞舜至妫满)、中古世系(自妫满到南朝陈诸王)、近古世系(自南朝陈亡后到唐宋)、近代世系(自南宋后到明清)、现代世系(民国至今)。

《陈氏谱考辑要》主要依据《颍川陈氏考略》(江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义门陈文史考》(江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二版)及参考其他史籍以及新出土的墓志,与旧谱中的世系源流形成鲜明对比。下面就明清以来族谱中的世系之主要舛误,逐一辨析和考证。

黄帝与虞舜虽有联系,但有部落区别。陈氏血缘祖为虞舜,东夷族人,后来与其他氏族部落逐渐融合。从黄帝时期起,东夷族一部分由燕山一带经山东向西(另一部分继续南迁,即后来融入华夏的淮夷)与黄帝部族相融合。东夷部落融入黄帝族当在颛顼高阳称帝时,故《左传》有“陈,颛顼之族”的记载。东夷部族和炎黄部族共同构成华夏氏族的主体,这是远古时代氏族发展的轨迹,虽无确证,但有些传说,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和地下文物的发掘来看,亦属言之有征,为我们了解和研究上古世系,提供了某些线索或信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也是从这远古传说开始的。

黄帝至虞舜世系,《世本》《史记》均载为九世,《汉书·元后传·自本》亦载“黄帝姓姚氏,八世生虞舜”,也是九世。但是《左传·昭公八年》注曰:“幕,舜之先,瞽叟舜父,从幕至瞽叟无违(天)命。”又《史记·五帝本纪》考证云:“路史余论曰‘吕梁碑,刘耽作’,碑中叙纪虞帝之世系云‘舜祖幕,幕生穷蝉,穷蝉生敬康……瞽叟生舜’。”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有人主张增加“幕”一代,以明有虞氏之源。但是,近人著名史学家朱芳圃却认为虞幕就是句芒,即五方帝中的东帝之佐。又据近代史学家顾颉刚先生关于虞朝的世系考证,他说要分为两个系统来叙述,一个是有虞氏君王世系(颛顼→…→幕…→舜),另一个则是舜的先祖世系(穷禅→敬康→句芒→牛→瞽叟→重华),等等。旧谱多采用《史记·五帝本纪》中的虞舜祖黄帝之说,其实,黄帝并非某一个人,指的是朝代,详见王大有《中华远古帝王世系》。因此,虞舜以上的世系,本书不录。

舜帝至胡公满这一段世系,史书中倒有零星记载。如《左传·昭公八年》注,晋太史赵曰:“陈,颛顼之族……自幕至于瞽叟无违(天)命。舜重之于明德。至于遂,世世守之。及胡公,周赐之姓,使祀虞帝。”《春秋左传正义·昭八》杜预亦曰:“遂,舜后。盖殷之兴,存舜后而封遂,言舜德乃至于遂也。”又曰:“胡公满,遂之后也。事周武王,赐姓曰妫,封诸陈,绍舜后。”《世本》宋忠云:“虞思之后,箕伯、直柄中衰,殷汤封遂于陈以祀舜。”《史记索隐》:“遏父为周陶正。遏父,遂之后。”《左传·昭公三年》晏婴论齐国:“箕伯、直柄、虞遂、伯戏,胡公、大姬,已在齐矣。”因此,据上述文献,在舜帝至胡公妫满的世系中应该有虞思、箕伯、直柄、虞遂、伯戏等人。

舜帝三十二传至虞阏父(遏父)为周陶正,中经夏、商两代。这一阶段世系也只能是粗线条描述,因史料缺失,不能细推细敲。

世系为:1虞舜→2商均→3夷伯→4强余→5虞颉→6梦熊、虞思→7汶(梦熊子)、友龙(虞思子)→8寿肸(友龙子)→9叔义→10康伯、康仲→11箕伯(康仲长子)、宗石(康仲次子)→12直柄(箕伯子)、期忠(宗石子)→13虞遂(直柄子)→14伯戏→15维→16寿固→17敖→18胜→19元捷→20偃→21姑獈→22允→23蔺→24填叔→25野→26无斁→27菑→28叔正→29献子→30亚寿→31原寿→32梦延→33阏父→34妫满。

据《史记》卷二十四载:“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黄帝之后于蓟,封帝尧之后于祝,封帝舜之后于陈。”《礼记注疏》亦载:“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皇帝之后于蓟,封帝尧之后于祝,封帝舜之后于陈;下车而封夏后氏之后于杞……”因此,武王封胡公妫满为陈侯当在公元前1046年,并以元女大姬配妫满,以奉舜祀,备之三恪。卒后谥“胡”,史称陈胡公。子孙以国为氏。

《唐表》说“……夏禹封舜子商均于虞城,三十二世孙遏父为周陶正,武王妻以元女大姬,生满,封之于陈,赐姓妫,以奉舜祀,是为胡公。”有误。正确的是,“武王妻以元女大姬于妫满,封之于陈。”不是“大姬生满”。

二、关于陈氏中古世系的几处考证说明

陈氏中古世系始自公元前1046年妫满建国,终至公元589年南朝陈亡于隋,历时1635年的家族史。传世61代,代均间隔约为27年,是在正常传代范围内。

这一阶段世系是由陈国世系中分派出来的,其脉络要分四个部分,即陈国世系、陈齐世系、颍川世系、南朝陈氏世系等。

武王封妫满于陈,成为陈氏的得姓始祖,由此,宛丘陈国就成为陈氏发源地、总源头。

西周时期,宛丘陈国与周王室互为姻亲,为十二诸侯之一。但由于春秋时期国势不张,内忧外患,几经灭国。这固然是陈氏的不幸,然而,正是由于陈国的多灾多难,迫使子孙迁徙、星散各地,在异地他乡筚路蓝缕开基创业,繁衍生息,崇德行义,从而磨砺出陈氏子孙的坚忍不拔的性格和毅力。

春秋时期,公子陈完避难去齐国。其后裔发扬祖德,亲民乐施,家族益盛。战国时期,陈完后裔得政,万民归心,最终取代姜氏齐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

陈齐宗室陈轸事楚有功,封侯颍川。陈寔厚德,誉满朝野,父子俱贤,时号“三君”。2000多年来,颍川陈氏成为中华望族。之后的南朝陈氏、太傅陈氏、南院陈氏、开漳陈氏,等等,皆为颍川陈氏在各地的重要分支派系。

另一重要支系即户牖支系,是从胡公起到湣公越亡国后,其子陈剑避难于阳武县户牖乡(今河南兰考境内),改名陈衍,开创基业,繁衍子孙。这一支旧谱称户牖世系。

还有一支为齐国陈氏太公和子嫡系,其世系脉络是从胡公到公子完再到齐王建,失国后,这一支后人有改田姓、王姓等,如济北王田安、新朝王莽等,是齐王建之嫡裔。

自妫满受封陈侯及其子孙以国为氏,绵绵3000余年,繁衍千枝万派,不可胜记。陈姓聚散盛衰,是一部血泪史,也是一部坚毅自强、奋斗不息史!陈姓子孙承袭先祖大德,生生不息,一如江河滔滔不尽,万世不绝!

然而世传谱系,失之于简、失之于真者甚多。经广采博集,悉心考证,今建起一部相对完整、比较科学、接近真实的谱系。为此,我们戮力了20多年。目前,世系族源虽基本明晰,但不足之处仍存,望各位同仁志士同心协力,继续努力,予以完善。

(一)陈国世系

《史记·陈杞世家》关于陈国世系的记载,主要存在两大错误。

一是陈胡公妫满于公元前1046年建国,到共和元年(前841)即陈幽公妫宁即位第十四年,历时205年下传4代,平均每代间隔约51年,代数与时间严重不符。

二是陈完非陈佗之子。“佗为厉公生子完,跃为利公”,实为太史公之误。

辨析如下:

1.依据2000119日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公布的《夏商周年表》,周武王伐纣灭商的时间为公元前1046年,到共和元年(前841)即幽公宁即位第十四年,历时205年。设幽公宁即位十四年与当年胡公封侯的年龄相仿,那么公元前1046年至公元前841年下传四代人,平均每代间隔约51年,严重失真。

当历史进入西周共和元年,中国历史开始有明确文字记载,幽公宁以前的历史,太史公也是多采集民间传说追记的,错漏难免。我们查周成王至共和元年的周厉王为八代。考大姬与周成王姬诵为姐弟,同时又考虑到大姬得子晚,相比之下,陈国至少要漏记两代。因此,我们在幽公宁之前加进两代人,即胡公到幽公为七代人,则(1046841)÷634年,平均每代间隔约34年,还能勉强说得过去。在《颍川陈氏考略》中,这两代名讳空着,用□□表示。近期,我们从都氏宗谱里查到这两代人的名讳,可补《史记》和族谱之漏记。

从公元前1046年建国到公元前479年湣公越亡国,历时568年,陈国传2225君,平均每代间隔约27年,这个匡算是在正常合理范围内,符合时空进程。

除此之外,我们还参考班固《汉书·元后传》记载:“至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是为胡公,十三世生完。”并由此,陈完当为陈胡公十四世孙。在胡公后增加二代人,正好陈完是胡公第十四代孙。而《史记》载十世“佗生子完”,即陈完为胡公十一世孙。此为太史公之误。

2.陈完非陈佗之子。《史记》说“佗为厉公,生子完;跃为利公”。查《中国历史纪年表》,并无“利公”年号;查《左传》,有“厉公跃,生子完;佗即五父”的记载。《春秋左传正义》亦曰:“跃为厉公,《世本》文也。”因此,我们要遵从《左传》说,理由:一是《中国历史纪年表》中无“利公”年号。二是《春秋公羊传》及《左传》及《世本》中有关佗、跃的卒年记载。《左传》:“鲁桓公六年(前706)秋八月壬午,大阅。蔡人杀陈佗。”即陈佗死于公元前706年。又“桓公十二年(前700)八月壬辰,陈侯跃卒”,即跃在位7年病逝。所以,厉公跃生子完为史实,非佗之子。

旧谱中陈国世系,是按《史记》录为20世,今考证为22世。详见《颍川陈氏考略》有关章节。

考证后的陈国世系:

1妫满→2简公→3谦公→4申公犀羊→5孝公突→6慎公圉戎→7幽公宁→8釐公孝→9武公灵→10平公燮→11文公圉→12桓公鲍→13宣公杵臼(厉公跃、庄公林)→14穆公款、陈完→15共公朔→16灵公平国→17成公午→18哀公弱→19悼太子偃师→20惠公吴→21怀公柳→22湣公越。

《四库全书·史纂通要》卷五载:“陈,自周武王元年胡公满受封至湣公越二十四君,合六百四十五年而亡。”若按此推算,妫满建国在公元前1124年,这与现代研究《夏商周年表》所确定的时间不符。周武王伐纣建立周朝是在公元前1046年,是年周武王大封贤君后裔。因此,陈国世系要从公元前1046年算起,到公元前479年湣公越被楚灭止,历时568年传22代,平均每代间隔约27年。

(二)陈(田)齐世系

陈齐世系,《史记》称田齐,当从陈完奔齐开始。这一世系中有两个地方需要注意:一是武子开与釐子乞,他俩实为父子,非兄弟。二是“宣公四十五年,田庄子卒,子太公和立”之传位次序问题。

1.武子开与釐子乞

按《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桓子无宇)生武子开与釐子乞。……田乞卒,子常(恒子)代立,是为田成子”。据《世本》,开,谥武子。“武子开与釐子乞”非兄弟,辨析如下。

1) 既然桓子无宇“生武子开与釐子乞”,则武子开与釐子乞是兄弟,且武子开在前,釐子乞在后,显然开的年岁长于乞。但后来为什么长子开不继其位,而由次子乞继位呢?对此,《史记》未做任何说明。

2) 考之《左传》,桓子无宇活动的年代在鲁襄公六年(前567)至鲁昭公十年(前532);而禧子(即釐子)乞活动的年代是在鲁哀公四年(前491)至鲁哀公十一年(前484);从公元前532年桓子无宇殁,到公元前491年釐子乞继爵位,中间约有40年的间隔没有记载,为空白。这一时期正值宋国大夫向戌弭兵之后的相对和平时期。显然,桓子无宇与釐子乞不是父子,在他们中间应该还有一代人。

3)《春秋左传注疏》卷八载敬仲初婚时,其妻父懿氏占卜辞曰:“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前一句“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已应验,按《史记》从敬仲到桓子无宇正是“五世其昌”。后一句“八世之后,莫之与京”,是说至“成子始得政”。若按《史记》从敬仲至成子田常,只有七世,比“八世”则少了一世。

4)《汉书·元后传》载:“完字敬仲,奔齐,齐桓公以为卿,姓田氏。十一世田和有齐国,二世称王。”若武子开与釐子乞改为父子,则太公和正好为陈完十一世孙。

5)《左传·庄公二十二年》杜预注:“成子,陈常也,敬仲八世孙。”而《史记》却误“成子常为敬仲七世孙”,两说正好相差一世。

从以上五点分析可知,《史记》所述春秋齐国陈氏世系有误。这条记载应该更正为“桓子无宇生武子开,武子开生釐子乞”。把武子开与釐子乞改为父子,在桓子无宇与釐子乞中间增加武子开一代。这样一来,不但传位次序合情合理,而且活动时间及世系代数与《左传》“成子,陈常也,敬仲八世孙”相符合。

2.纪年与传位次序误

按《史记·田敬仲完世家》“宣公四十五年,田庄子卒,子太公和立”。而司马贞《史记索隐》引《竹书纪年》载:“齐宣公(四)十五年,田庄子卒,明年,立田悼子。悼子卒,乃次立田和。”方诗铭、王修龄校注《古本竹书纪年辑证》(修订本)引雷学淇《考订竹书纪年》卷五论“齐宣公十五年”实为“齐宣公四十五年”。此载与《史记》同,从之。

庄子白卒于齐宣公四十五年(前411),接替相位的是悼子,而不是太公和子。公元前410—前405年,悼子在位;继位次年改元,在位前后七年,卒于齐宣公五十一年(前405)。关于悼子在位,《史记》漏记了。

“悼子卒,乃次立田和”,兄终弟及,轮流执政。到了太公和子卒后,接位的不是午子,而是和子之长子“剡”,在位十年。十年后(前375),午子弑剡而夺位,既如《春秋后传》所说:“田午弑田侯及其孺子喜而兼齐,是为桓侯。”孺子喜死,喜之弟外奔,生颍川侯陈轸。因陈午篡夺的缘故,后来齐国抹灭了这一纪录,导致《史记》失记。陈齐世系,旧谱从《史记》为16代;今增武子开一代,为17代。

下列陈完嫡系世系简表(限王室一脉),其行传见后,此略。

1陈完(胡公十四世孙)→2稺→3湣→4文子须无→5桓子无宇→6武子开→7釐子乞→8成子常→9襄子盘→10庄子白→11太公和→12桓公午→13威王因齐→14宣王辟彊→15湣王地→16襄王法章→17齐王建。

到了公元前201年,齐国被秦所灭,齐王建被囚于共城,活活饿死,子孙纷纷外逃。

(三)颍川世系

关于颍川世系,有三个问题必须要说清楚:一是颍川侯陈轸;二是陈轸之子陈应与西汉堂邑侯陈婴;三是陈翔与陈寔的所谓父子关系。这三个问题若不搞清楚,直接导致陈氏世系世次的的混乱与误接。

1.颍川世系,应从颍川侯陈轸居颍川起算

陈轸,《史记》称田轸,他是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之一,其事迹多见于《战国策》《史记》《韩非子》诸书,司马迁还特为他写过一篇小传,但语焉不详。由于《战国策》诸书载其事迹分歧错乱,很难理出一个头绪,所以近代学者研究很少。随着马王堆帛书别本《战国策》的出土,使陈轸的史迹露出一线端倪,因而我们在《颍川陈氏考略》中不惜笔墨,研讨取得突破。详见《颍川陈氏考略》有关章节。

《史记》中的田轸,在马王堆汉墓帛书《战国纵横家书》中称陈轸;在其他古籍中,田轸、陈轸并用。由于各国书籍受到秦焚,留下的资料甚少,尤其是楚国史书。陈轸何时因功受封颍川侯、他的生卒时间以及他是陈完的几代裔孙,《颍川陈氏考略》已作了详尽的探讨和阐述。

陈轸比张仪小而比苏秦大,《战国纵横家书·苏秦谓陈轸章》载苏秦称陈轸为“公”。根据陈轸的行事,其生年推在公元前354年,即齐威王因齐继位的第二年。陈轸一生从事外交活动,奔走于秦楚齐魏之间,公元前298年—前296年,三晋联齐抗秦,是陈轸政治活动的最后年代,之后未见其身影。按时间推算,陈轸或为陈完的十三代孙或十四代孙。但《汉书·元后传》“自本”说“胡公十三世生完”,南朝宋陈晔《古灵先生年谱》载“胡公二十六世孙轸为楚相”,由此,定为十三世孙。但是,若推陈轸是田侯(剡)次子出逃禹州生轸的话,就应为陈完十四世孙。这里考虑到古人计算世次有两种方法,一是含自己,二是不含自己,详见《义门陈文史考》(二版)第252页。

到公元前221年陈齐国亡,又下传2代,也就是说陈馀之后有3代名讳不显,正处于社会底层,之后接上《唐表》世系中的 “规”,“自规而下无论”。仅如此而已。

2.陈轸之子名陈譍

陈譍(譍,古同应),见《战国策》卷二十二《魏一》。由于陈应与陈婴的音相同,导致《唐表》误陈应为陈婴。

汉唐邑侯陈婴,东阳县(今安徽天长市西北)令史,居县中,素信谨,称为长者。秦末农民起义时,东阳少年小伙们推他为首举事,以自定东阳为将。后从属项梁为楚柱国。四年,项羽死,率豫章、浙江都浙归属西汉。故汉高祖六年(前201)十二月封他为堂邑侯(堂邑属临淮郡),食禄六百户。卒后谥安侯。婴子禄,孙午。陈午有一女即孝武帝陈皇后,小名阿娇。

然而《唐表》误说“……三十二世孙遏父为周陶正,武王妻以元女大姬,生满,封之于陈,赐姓妫,以奉舜祀,是为胡公。九世孙厉公他(佗)生敬仲完,奔齐,以国为姓……十五世孙齐王建为秦所灭。三子:升、桓、轸。桓称王氏。轸,楚相,封颍川侯,因徙颍川,称陈氏。生婴,秦东阳令史。婴生成安君馀,馀生规,规生审,审生安,安生恒,恒生愿,愿四子:清、察、齐、尚。齐生源,源三子:寔、则、邃……”

《唐表》中的这段话,被明清大多数旧谱所采纳,真假参半。一误“三十二世孙遏父为周陶正,武王妻以元女大姬,生满,封之于陈”;二误“九世孙厉公他(佗)生敬仲完,奔齐”;三误“(轸)生婴,秦东阳令史。婴生成安君馀,馀生规”。其错误不必多说,读史者自明。清代史学家沈炳震《新唐书》卷七十一下《考证》说:“陈氏,(按《唐表》)齐王建为秦所灭,三子升、桓、轸。桓称王氏,轸楚相,封颍川侯。按陈轸与张仪同事秦惠王,后仪相秦而陈轸遂奔楚。在秦灭楚前100余年,今反以陈轸相楚在秦灭齐之后,缪甚矣。婴生成安君馀,馀生轨。沈炳震曰:《史记·陈馀传》不言馀父婴祖轸。诸家注亦无及之者。观于轸为建子,则馀之祖父及子,皆不足信矣。自轨而下无论也。”对于《唐表》中的这段世系,前人早有论证,有理有据,说得够清楚的了。

3.陈翔与陈寔的关系

翔与寔,部分颍川陈氏族谱说“东汉御史中丞陈翔与东汉颍川太丘长陈寔为父子关系”。而根据南朝宋范晔《后汉书》推断,翔不但不是寔父,而其年龄要比陈寔小。辨析如下:

1) 在《后汉书》中翔与寔的列传没有说翔与寔是父子关系。在《后汉书》及一般史书中,凡是父子为官者,其父子事迹均编辑于同一篇文中载传。在《后汉书·陈翔传》里不言其子“寔”,而言其“祖父珍,司隶校尉”;在《后汉书·陈寔传》里未言其父“翔”,而言及其子元方和季方。可见翔与寔没有任何关系。倘若陈寔真为陈翔之子,则两传中总有一传会说的。再则,《后汉书·陈寔传》中载陈寔“出身卑微”“家贫”,既已跟《后汉书·陈翔传》所载不符了。

2) 从陈寔陈翔受党锢之祸株连这一事件看,能够了解寔与翔在年龄上相差不大,因此翔与寔不可能是父子关系。

东汉党锢之祸共有三次,《资治通鉴》卷五十五说:“延熹九年(166)……帝愈怒,遂下膺等于黄门北寺狱,其辞所连及太仆颍川杜密、御史中丞陈翔、陈寔、范滂之徒二百余人。”并由此知翔、寔是在第一次党锢之祸同时入狱的。《陈翔传》未载翔的生年,而《后汉书·陈寔传》却载寔“中平四年(187),年八十四,卒于家”,即陈寔生于公元104年。按平均每代间隔28年来推算,翔应该生于公元75年前后,也就是说,陈翔在第一次受党锢之祸时已经有90岁的高龄。试想,一个90岁的老人还能够从事党事活动而入狱?如果他们真的是父子关系,又同时受党锢之祸入狱,岂不是天大奇闻?史书岂有不载之理?这就说明他们俩不是父子关系。

再以同时坐党事件中一些人的生年作比较,陈翔不应生于公元75年前后。如:司棣校尉李膺(110169),与李膺齐名的杜密(?—169),光禄勋主事范滂(137169),太学生首领郭泰(128169),文学家、书法家蔡邕(133192),司徒王允(137192),荆州刺史刘表(142208),司空荀爽(128190),太常赵岐(108201),太丘长陈寔(104187)等。在以上坐党事件10人中,竟无一人生于公元75年前后,其中年龄最大的是太丘长陈寔,生于公元104年,党锢之祸时,陈寔60余岁,已成为宗师级的名士,像荀爽、贾彪、李膺、韩融、王烈、管宁、华歆、邴原等都曾经向他问过学。在涉及党锢之祸、株连陈寔之徒200余人,作为老师陈寔,无怪乎他呼出“吾不就狱,众无所恃”之壮语。因他是老师,勇于承担责任。时间证明翔与寔不是父子关系。

3) 从翔与寔生长不同的地方,间接地证实翔与寔非父子关系。

《后汉书·陈翔传》载:“陈翔,字子麟,汝南邵陵人也。”汝南邵陵,即今召陵,在河南省平舆县北。而部分颍川陈氏族谱又载:翔,字子麟,山阳瑕丘人。山阳瑕丘,在今山东兖州市东北。同一个御史中丞陈翔生长地,《后汉书》与部分颍川陈氏族谱所载却不同。

《后汉书·陈寔传》载“陈寔字仲弓,颍川许人也”。即颍川许昌,今河南许昌长葛市古桥乡陈故村。

颍川许昌与汝南召陵相距100多公里,与山阳瑕丘相距数百公里。假如翔与寔真是父子关系,他们的生长地竟相隔如此之远?

4) 根据《后汉书·陈翔传》载翔之“祖父珍”,而《唐表》载陈寔曾祖父是“齐”,既已经证明翔与寔不是父子关系。但是,也有宗谱说陈寔曾祖父也为“珍”,那是后人套《陈翔传》而造出来的。

5) 更为直接的证据是《后汉书·陈寔传》载陈寔家贫,“出于单微……少作县吏,常给事厮役,后为都亭佐。而有志好学,坐立诵读。县令邓邵试与语,奇之,听受业太学。后令复召为吏”。假如陈寔真是御史中丞陈翔之子的话,还需要一个地方官来提携读书吗?

总而言之,陈翔与陈寔不是父子关系,为明摆的事。部分族谱说翔生寔,其目的是要将颍川陈氏世系接到户牖派陈平名下。今当据史纠正,把颍川陈氏与户牖陈氏分开。

(四)南朝陈氏世系

南朝陈氏,始于西晋八王之乱,匈奴、羯、鲜卑、氐、羌五胡起兵乱中华,中原士族纷纷渡江避乱。建兴四年湣帝被俘,西晋亡。次年南方官僚与南逃士族拥立司马睿为晋王,是为元帝,建都建康,史称东晋。西晋永嘉中南迁,太丘长陈寔七世孙陈达以丞相掾、历太子洗马出任长城令。悦其山水,遂家下若里。尝谓所亲曰:“此地山川秀丽,当有王者兴,二百年后,吾子孙必钟斯运”。后来陈霸先称帝,果如所言。陈达为南朝陈氏一世祖,到公元589年南朝陈亡于隋,历时280余年。

这一世系中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伯眕与匡非父子关系。二是长城令是达而非逵。辨析如下:

1.伯眕与匡非父子

《唐表》说“准生伯眕,伯眕生匡,匡生二子,赤松、世达”。由此,则“赤松、世达”为陈准之曾孙,这与史书相悖。《陈书·本纪》作“准生匡,匡生达”,则达为准孙;《元和姓纂》亦作“准孙达,晋长城令”。另据《晋书·列传第二十九》云 :“永兴初,左卫将军陈眕……眕二弟匡、规自邺赴王师,云‘邺中皆已离散’,由是不甚设备。”此与《陈书·本纪》及裴注吻合。因此,眕与匡、规是兄弟,《唐表》误为父子。

《唐表》中的“世达”即“达”。旧谱多依《唐表》说,“准生眕,眕生匡”,从而多出一代人,今当据史更正。《唐表》中的伯眕、匡,即《陈书·本记》《晋书·列传》中的眕、匡。

2.长城令是达而非逵。

由《元和姓纂》知,长城令是达而非逵。陈逵,字赤松,陈眕之子。少有才干,为人文雅而有风采,以清纯敏睿知名。东晋成帝咸康七年(341)为给事中黄门侍郎。穆帝永和五年(349)为西中郎将,领梁、淮南二郡太守,镇戍历阳。征北大将军褚裒北伐,逵进据寿春。八年(352)中军将军殷浩再度北伐,进军许昌、洛阳,陈逵担任前锋,不断征战,最终也难以恢复北方故土。陈逵在南渡士人中,有誉江左,时人比于谢安、谢弈。他擅长行草,其书法有羲、献之风。陈逵袭父爵封为广陵公,死后追赠卫将军。

由上所述,长城令是达而非逵,明矣。明清以来的大部分旧谱均载逵为长城令,今当据史纠正。

三、近古世系

(一)江州义门陈氏

这一世系大多数来自明清族谱,存在问题较多,主要有:一是义门世系世次与时间矛盾。二是伯宣与陈崇的关系差错。三是陈旺与伯宣之间的称谓混乱。四是江州义门实为多元一体,异流同源。辨析如下:

1.义门世系世次与时间的矛盾

义门谱世系,错讹已久。早在绍熙五年(1194)益国公周必大《跋德化县陈氏义门碑》(《文忠集》卷四十六)既已指出:“铭以居官为,若官疑后来碑误。”意思是:老百姓说是当官的搞错了,当官的怀疑是后来碑刻错了。南宋淳祐七年(1247),江州德化进士陈有宗在至元十四年(1277)《重建地主祠记》中也说:“兵火屡更,家无完牒,不敢效(郭)崇韬祖汾阳以为公羞。”清乾隆《德安县志》卷十一“人物·孝友·按语”亦说:“褒为七世,褒生灌,灌孙伯宣,伯宣子崇,崇生衮,衮生昉,与史所称十三世,适相符合。而灌之子名独不著,何也?至胡秘监《义门记》世次与此则不合。但既云衮五次长,昉六次长;又云衮昉皆兄弟合为一世。其说已自相矛盾矣。抑碑经火后,本版错误,有如周益公所云;又不第若官二字为然耶!”宋元明兵燹屡更,《义门碑》历尽灾难,数竖数毁。各地义门宗谱亦遭厄运。明嘉靖三十三年德化修甲寅谱在其“凡例”中明说:“旧谱散出,殊多错简,今参互考辑,信固存矣,疑亦仍旧,重其传也。”

如今所见族谱,其创修时间皆始于明,多在嘉靖年间,历经清朝、民国至今。纵览各地义门宗谱中的错误,主要在世次上的紊乱而影响到其他事件、时间记载的一致性。谱与谱、谱与志、谱与史、史与史亦存在着相互矛盾;即使同一个庄谱,上卷与下卷、前修与后续也存在诸多相悖之处。且看下表。

附: 义门世系世次对照表


世次

谱源

《宋史·陈兢传》

陈氏宗亲网

(《高安旧谱》)

湖北石首(《义门陈氏谱》)

湖南益阳 《四甲陈氏族谱》

石首藉池

《陈公桥族谱》

《义门碑记》

第一世

叔明

叔明

叔明

叔明

叔明

叔明

第二世

 

志高

志高

志高

志高

 

第三世

 

 

第四世

 

蕴珪

蕴珪

蕴珪

蕴珪

 

第五世

陈兼

陈旺

陈旺

陈兼

陈铎

陈兼

第六世

陈京

陈机

陈机

陈京

陈爵

陈京

第七世

陈褒

陈感

陈感

陈褒

陈兼

陈褒

第八世

陈灌

陈蓝

陈蓝

陈灌

陈京

陈灌

第九世

 

陈青

陈青

陈钰

陈褒

伯宣

第十世

伯宣

陈伉

陈伟

陈瓖

陈灌

陈旺

第十一世

陈崇

沂、崇

陈的

伯宣

陈瓖

陈机

第十二世

陈衮

陈衮

陈衮

陈檀

伯宣

陈感

第十三世

陈昉

陈昉

陈胜

陈旺

陈檀

陈蓝

第十四世

陈兢

陈兢

陈锡

陈机

陈旺

陈青

第十五世

延赏

陈衍

陈思升

陈感

陈机

陈仲

第十六世

 

 

 

陈蓝

陈感

陈崇

第十七世

 

 

 

陈青

陈蓝

陈衮

第十八世

 

 

 

陈仲

陈青

陈昉

第十九世

 

 

 

陈崇

陈伟

陈衍

第二十世

 

 

 

陈衮

陈礼

延赏

第二十一世

 

 

 

陈昉

陈缪

 

第二十二世

 

 

 

昉侄兢

陈鉴

 

第二十三世

 

 

 

公迁

陈位

 

第二十四世

 

 

 

 

宗先

 


  如何看待上表中的史与谱、谱与谱的世次混乱?以什么为标准来辨析是与非?当然是以史为据,以时空为准绳,参考族谱,综合考证。这是我们历来所坚持的研究原则,一以贯之。

《宋史•陈兢传》交代了陈兼一支前后15代人的名讳:即1世叔明→5兼→6京→7褒(裒)→8灌→9镛(镶)→10伯宣→11崇→12衮→13昉→14兢→15延赏。

到了延赏这一代,义门开始分家,延赏及家人因官居高安县陈家湖。

先来把这15代人的生卒时间作一梳理:

叔明,按《隋故礼部侍郎通议大夫陈府君(叔明)之墓志铭》载:生于天嘉三年(562),卒于大业十年(614),春秋五十三。(注:明清谱皆说555年)

陈兼,开元十二年(724)进士及第。另据《酬裴员外以诗代书》知,乾元二年(759)秋前病故。据其行事推,约生于695~700年之间,折中取697年。

陈京,兼之三子,大历中始来京师,大历六年(771)进士及第。贞元二十一年(805)四月二十五日终于安邑里。推其生约在735年。

陈褒(裒),京之继子,原系其兄陈当之子,盐官令,晚年携灌由浙江婺州金华迁居江西武宁蒿溪,曾经来过德安,卒葬蒿港,后迁葬龙峰洞之蜈蚣钳。据江西修水《龙峰陈氏宗谱》,推其生约在740年。

陈灌,唐德宗时(780—804)任高安县丞,在官四年,夫妇同卒于官舍。

陈镶,据《龙峰谱》载,原名镛,建中元年庚申(780)生。后为避仇而改名并潜逃福建仙游生伯宣。《宋史•陈兢传》仅云“灌孙伯宣”,未云灌子名讳,后人据谱补入。

伯宣,据《庐山志•太平宫•山川胜迹》:“计其生,当在敬穆之间(824)”,《宋史》云其“大顺初卒”。享年67岁。

陈崇,义门第三任家长。湖北阳新果石庄谱载其“生于唐大中六年壬申(852),唐乾符元年甲午(874)举人”,大顺初(890)立义门家法。

陈延赏,《江西通志•历代进士名录》载其“淳化三年(992)壬辰孙何榜进士”。另据高安陈家湖延赏后裔谱说他生于建隆元年(960),南昌赤岗庄宗成公后裔谱亦载建隆元年生。

计算他们的代均间隔时间:

⑴叔明至陈兼即(697﹣562)÷4﹦33.7

⑵叔明至陈京即(735﹣562)÷5﹦34.6

⑶叔明至陈褒即(740﹣562)÷6﹦29.6

⑷叔明至陈镶即(780﹣562)÷8﹦27.3

⑸叔明至伯宣即(824﹣562)÷9﹦29.1

⑹叔明至陈崇即(852﹣562)÷10﹦29

⑺叔明至延赏即(960﹣562)÷14﹦28.4

《宋史》中的代均间隔时间,符合28±4年这个传代常数,亦合义门事件与时间的记载,世次能够成立。

若按明清义门谱中世系,在上述世系伯宣和陈崇之间还要插进“钰、檀、旺、机、感、蓝、青、伉”这八代人。由此,陈崇要顺延为伯宣9世孙即叔明19世孙;延赏顺延为伯宣13世孙即叔明23世孙。见上表《湖南益阳族谱》世系。

计其代均间隔时间:

⑴叔明至崇,即:(852﹣562)÷18﹦16.1

⑵叔明至延赏,即:(960﹣562)÷22﹦18.1

⑶伯宣至崇,即:(852﹣824)÷8﹦3.5

⑷伯宣至延赏,即:(960﹣824)÷12﹦11.3

用时间来验证,明清族谱中的世系世次不能成立。

义门实为“异流同源,合族同处”,其性质是由多支派合族义聚,共创义门。主要人口是叔明、叔慎这两大支系;此外还有义阳王叔达、后主叔宝、浔阳王叔俨等兄弟后人参加义聚。甚至还有从河南颍川过来的其他支系人,这从义门分庄之广而不难看出。2018年10月,九  

江都昌出土一方宋碑,也能说明这个问题。

再说岳阳王五世孙陈旺这一支系。由于旺、机、感、蓝、青一连几代务农,史书不载;若无胡旦《义门记》,恐连名字都难以留下。今经多谱梳理考征,陈旺世系始浮出水面。详见《颍川陈氏考略》有关章节。

岳阳王陈叔慎生于572年。陈旺,推其生约在692年。

陈旺的生年,是依据其子孙及其姻亲来推算的。开元十九陈旺建庄义门,第10代孙大部分在1000年前出生,即使按平均每代28年计算,陈旺也该生于700年之前。另据西昌《罗氏族谱》载陈旺亲家翁罗宏元“开元中(713~740)举帖试”,亦能推出陈旺之大概生年。就以旺公的第10代孙陈蕴、陈度的生年来推算,也能推出陈旺的生年。

陈蕴,《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一)载:“癸亥(1023),江州民陈蕴,聚居二百年,食口二千,而蕴年八十,且有行义……甲子授蕴本州助教。”即蕴生于944年。

陈度,据《江西历代进士录》及《九江府志》载:“年五十,景德二年(1005)登进士第。”即度生于956年。

列世系表如下:

1世叔慎→2高→3才→4蕴珪→5旺→6机→7感→8蓝→9青→10伉六兄弟→11奇→12逵→13俦→14蕴、度→15继守(分迁浙江建德。此处仅列一支)。

算其代均间隔时间:

⑴叔慎至陈旺:(692﹣572)÷4﹦30

⑵叔慎至陈蕴:(944﹣572)÷13﹦28.6

⑶叔慎至陈度:(956﹣572)÷13﹦29.5

⑷陈旺至陈蕴:(944﹣692)÷9﹦28

⑸陈旺至陈度:(956﹣692)÷9﹦29.3

推算结果,符合28±4年之传代常数。若按义门二合一谱系,其时间与代数严重不符。

陈蕴、陈度在义门“二合一”谱系中排次为叔明22世孙即伯宣12世孙。不妨也来算一算代均时间,看结果如何。

⑴叔明至陈度(956﹣562)÷21﹦18.7

⑵叔明至陈蕴(944﹣562)÷21﹦18.1

⑶伯宣至陈度(956﹣824)÷11﹦12

⑷伯宣至陈蕴(944﹣824)÷11﹦10.9

由上面几组数字来对比验证:《宋史•陈兢传》《通鉴续编》(卷四)中的义门世系世次能够成立,符合28±4年这个传代常数。相反,明清以来的义门谱世系世次显然不能够成立。究其原因,自南宋之后,义门故居屡遭兵燹,所遗宗谱资料残缺不全,到了明朝嘉靖年间修谱,误义门为一派所传,于是将旺、机、感、蓝、青、伉等人整体下移到伯宣位下,造成世系世次的混乱,今当据史纠错,拨乱反正。

2.伯宣与陈崇的关系:伯宣与陈崇实为父子,《宋史•陈兢传》《通鉴续编》《庐山志》《九江府志》《德安县志》等史、志、书都有记载,唯独部分义门谱误陈崇为伯宣九代孙。详见《颍川陈氏考略》和《义门陈文史考(二版)》相关考述。

3. 陈旺与伯宣之间的关系:“伯宣孙旺”或“其孙旺”,在明清部分义门谱中屡见不鲜,它来自《义门碑》。而《义门碑》早在南宋时期既已“碑误”,“铭以居官为,若官疑后来碑误”。时至今日,仍有人坚持“其孙旺”的观点。明朝崇祯七年进士文德翼,江西德化人,其母陈氏,文德翼在撰《江州义门陈氏族谱序》中说:“陈有伯宣者,游庐山乐之,卜居焉。子崇为江州长史,至僖宗时,衮始以六世同爨得旌。至南唐时,兢始得以其子孙益多得立义门。延于宋初,垂十三世矣。”(《庐山志•纲之六•艺文•历代文存》)。文德翼为其娘舅家族撰谱序,岂能有误?并由此,又何来“其孙旺”?有关“其孙旺”的考证,详见《颍川陈氏考略•义门记解读》。

陈旺于唐开元十九年(731)开基建庄德安,叔明五世孙陈兼开元十二年进士及第,初官江州,旺、兼是同时代人;伯宣是陈兼的六世孙,何来“伯宣孙旺”? 据考,陈旺是蕴珪之子,岳阳王叔慎五世孙,是伯宣的六世从祖。

4.江州义门实为多元一体,异流同源;并非某一派嫡传。

江州义门陈氏,自唐开元十九年(731)陈旺建庄开始,至宋嘉祐七年(1062)义门分家止,历时332年。义门陈氏内部人员结构很复杂,并非明清以来的族谱所说:自宜都王叔明起到五世孙陈兼,再到十世孙伯宣,再到旺、机、感、蓝、青、伉,一派传承。义门第三任家长陈崇在《家范十二则》“联族党”中早就明白告诉后人:“江州一族,异流同源。”既已阐明了义门人“合族同处”的性质。但是,明清大多数义门族谱误为“一派嫡传”,将“旺、机、感、蓝、青、伉”整体下移,造成义门“二合一”的谱系,贻误至今。

以史为据,以时空为准绳,参考族谱,综合辨析义门世系,这在《义门陈文史考》《颍川陈氏考略》中已经反复论证,敬请读者见原著,认真推敲。

 

 福建南院陈氏

南院陈氏,明清以来的族谱把福州陈忠和厦门陈承这两支人混杂

一起,编成南院陈氏族谱,严重违背史实。今依据史料及新出土的墓志,予以纠正,以正视听。

《厦门墓志铭荟萃》收编了《故奉义郎歙州婺源县令陈公(元

通)墓志铭并序》《唐故歙州婺源县令陈府君(元通)夫人(汪氏)墓志铭并序》《唐故颍川陈夫人墓志》,这三方墓志,为研究南院陈氏,提供史证。

《故奉义郎歙州婺源县令陈公(元通)墓志铭并序》记述陈元通卒于唐大中九年(855),寿七十五,即出生于公元781年。

福州陈忠之孙陈夷行,唐元和七年(812)登进士第。据《新唐书•陈夷行传》载:“武宗即位(840),召为御史大夫,俄还门下侍郎平章事,进位尚书左仆射。”据此,推陈夷行约生于公元780年。

但是,明清以来的族谱却载陈元通是陈夷则的七世孙。据上所知,夷行约生于公元780年,推其兄夷则至多为770年所生,而元通则生于781年,他怎能是夷则的七世孙?由此可见,所谓明清以来的南院族谱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本书依据新出土的唐代三方墓志及《新唐书·陈夷行传》,将南院旧谱中不相属的两支人分开单列。暂名为《南院陈氏承公世系》和《福州陈氏忠公世系》。

 

四、总  

     

    综上考述,陈氏颍川世系从一世祖陈胡公于公元前1046年建国始,到公元前672年十四世孙陈完奔齐,再到东汉时期四十二世孙太丘长陈寔,再到东晋元年(317)四十八世孙陈逹任长城令,再到祯明三年(589)南朝陈亡于隋,六十一世孙后主叔宝及众兄弟被俘入长安止,历时1651年的家族发展史。代均约为27.1年,符合传代常

数。下列考证后的颍川陈氏总世系表。

1世胡公妫满→2简公→3谦公→4申公犀羊→5孝公突→6慎公圉戎→7幽公宁→8釐公孝→9武公灵→10世平公燮→11文公圉→12桓公鲍→13厉公跃→14敬仲完→15穉→16湣→17文子须无→18桓子无宇→19武子开→20釐子乞→21成子常→22襄子盘→23庄子白→24悼子→25剡→26□□→27颍川侯陈轸→28陈应→29□□→30陈嚣(约前275年)→31馀(约前246年)→32(约公元前221年)→33□□→34□□→35轨→36审→37安→38恒→39愿→40齐→41源→42寔→43谌→44忠→45佐→46准→47匡、眕→48达→49康→50英→51公弼→52鼎→53安→54高→55咏→56猛→57道巨→58文赞→59谈先→60蒨、顼→61叔宝众兄弟。

以上世系的世次与名讳,有的是据史补辑;有的是按时间推算;有的名讳暂缺,留待后考,宁缺勿滥。

本书世系行传的考证过程及考据,详见《颍川陈氏考略》《义门陈文史考》(二版),此处从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