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元光祖籍非光州潢川考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刚

近日有一些专家学者又刮起陈元光祖籍潢川之风,就此再次辩驳一下陈元光祖籍非潢川。笔者一直认为陈元光祖籍河东,河东之说有详细的唐宋史料予以佐证,详细请参考《颍川陈氏考略》第205页《陈元光籍贯考》。电子版参考链接:

http://www.jzyimenchen.com/article_detail.asp?id=235 

 

潢川说主要有以下两大依据:一为《全唐文》卷一六四中的陈元光小传,二为《宋会要》以及周必大《文忠集》卷九十四里面的光州威惠庙”的相关记载,详细参考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P9ucZeyDd1qOdeQ9yh_5dw

 

光州学术派证据一之《全唐文》:《全唐文》是清嘉庆年间官修唐五代文章总集董诰等人编撰《全唐文》卷一六四《陈元光小传》:“元光,字廷炬,光州人。”李德辉著《全唐文作者小传补正》:“本条小传系据《全唐诗》卷四五陈元光小传,《全唐诗》小传又据《明一统志》卷七八、《大清一统志》卷一七六陈元光条。《粤闽巡视纪略》卷四、朱轼《史传三编》卷五四载之更详。”经查《明一统志》未记录陈元光籍贯;《大清一统志》记录为光州人;《粤闽巡视纪略》记录为固始人;《史传三编》记录为光州固始人。那就很清楚了,参照以上说法,陈元光是固始人而非潢川人。祖籍固始与潢川暂且不论,就所引用文献来看,均为清代文献,可信度尤低,不足为信。

 光州学术派证据二之《弋阳三神祠》:《宋会要辑稿·礼二〇》之一五二:“弋阳三神祠:在定城县弋阳西隅。三神祠,正「弋阳大王」,东曰「冀公大神」,西曰「土地正神」。光尧皇帝绍兴九年四月赐庙额「威卫」,二十五年八月并封侯。中位神曰「威惠」,东位神「昭惠」,西位神曰「灵应」。三十一年正月各加二字曰:「显应」、「顺应」、「孚应」。三十二年九月,加封曰「英格威惠显应侯」、「武格昭惠顺应侯」、「忠格孚惠灵应侯」。”南宋周必大《文忠集》卷九十四也有相同记载:“光州城西「威惠庙」,中尊「威惠显应侯」加封「英格威惠显应侯」,东位「昭惠顺应侯」加封「武格昭惠顺应侯」,西位「孚惠灵应侯」加封「忠格孚惠灵应侯」。”近代某些光州派学者强行将《宋会要》记录的弋阳三神祠庙额「威卫」修改为「威惠」,实为不该。

光州学术派证据三之《仁感》:《宋会要辑稿·礼二一》之四九:“仁感庙在光州。神庆元三年五月封灵惠侯”该庙无论是庙额还是封号均与陈元光无任何关联,近代某些光州派学者强行将庙额「仁感」修改为「威惠」,实为不该。

光州学术派证据四之《威镇庙》:《宋会要辑稿·礼二一》之二六:威镇庙:「忠应侯,庆元三年六月加封忠应孚惠侯”该庙无论是庙额还是封号均与陈元光无任何关联,近代某些光州派学者强行将庙额「威镇」修改为「威惠」,实为不该。该庙可考,在泉州府南安县,为后唐郭忠福将军祠。参见 宋会要辑稿·礼二》之一六一:“郭将军祠。在泉州府南安县。绍兴六年十一月,赐庙额「威镇」。十三年十二月,封「忠应侯」。”

至于说其他明清方志依据,因可信度非常有限,在此不一一列举辩驳。取史原则,当以更早的唐宋史料作为参考依据为妥。

潢川说言之凿凿说三神按序分别对应为:开漳圣王陈元光、团练副使许天正、辅顺大将军马仁。这个明显是后人胡乱系接。乾隆三十五年《光州志》卷十一《坛庙志》记述:“北城西门内有三侯庙,一曰「灵应侯」,一曰「顺应侯」,一曰「显应侯」。旧志谓皆敕封,但未详其姓氏由来,今遂湮不可考。”下笔非常谨慎,故而不一定就是陈元光等。笔者推论并非陈元光。

以上证据一已经阐明清晰;证据二、三、四光州学术派完全属于强改文献,手段恶劣,本不值得辩驳,但还是把最为重要的证据二再详细驳一下。首先,就庙额名称来看,《宋会要》与《文忠集》产生冲突,一为「威卫」一为「威惠」,当以《宋会要》官方记录为准为「威卫」,故不是「威惠」。再者,就中尊「威惠显应侯」加封「英格威惠显应侯」这个封号,将陈元光明确记载的封号与之对应,完全对应不起来:依据《宋会要辑稿·礼二〇》之一四二明确记载了所有陈元光封号:“陈元光祠:神宗熙年八年六月封「忠应侯」,徽宗政和三年十月赐庙额「威惠」,宣和四年三月封「忠泽公」,高宗建炎四年八月加封「显佑」二字,绍兴七年正月又加「英烈」二字,十二年八月加封「英烈忠泽显佑康庇公」,十六年七月进封「灵著王」,二十三年七月加封「顺应」二字,三十年又加「昭烈」二字。”以上《陈元光祠》记录的所有陈元光封号,无一与「威惠」或「显应侯」能与之匹配,一个朝廷不可能同时将一个人封两个名称完全不相干的封号。并且需要注意的是,「威惠」为《陈元光祠》庙额,并非封号。

即使弋阳三神祠确为「威惠庙」,也并非陈元光专属,也并非闽南和光州二地独有。《文忠集》卷九十六也记载了泉州威惠庙的事情:“泉州德化县威惠庙「灵助侯」加封「嘉显灵助侯」”。 同样《宋会要辑稿·礼二〇》之一五五也找到了相关记载:“西宫神祠在泉州府德化县,为闽封「护邑侯」绍兴七年四月赐庙额「威惠」十九年五月封「灵助侯」,三十二年十月加封嘉显助侯」。”这个祠虽然在泉州,名称也叫「威惠」,但供奉的却不是陈元光,而是西宫神。另有别的威惠庙,如南宋欧阳守道《巽斋文集》卷十五《重修临江太守彭公祠堂记》载:“祠在封溪之上,威惠庙吴聂侯神之右。”这个威惠庙供奉的是吴聂侯神,即三国之时豫章郡新淦县人、吴国名将聂友,这是在江西临江的威惠庙。还有在四川南江县的威惠庙:南宋王象之《舆地碑记目》卷四载:“唐难江公山威惠庙记:唐天宝改元,田彦识撰,庙在难江县,神乃汉张鲁之神也。”这个威惠庙供奉的是东汉第三代天师张鲁。

关于陈元光的籍贯问题,洛阳师范学院河洛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历史学博士毛阳光先生在《豫闽方志中所见之陈元光籍贯及相关问题再讨论》(原载《中原与闽台渊源关系研究三十年》)一文中有非常详细的精彩论述,虽然他主张河东为陈元光郡望而非著籍,但最终对陈元光祖籍何处下笔非常严谨,他认为“而真正坐实陈元光的籍贯问题还有待于更多新资料,尤其是考古资料的出现。”至于《宋会要》所载弋阳三神祠是陈元光的祠庙这一问题,他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有学者认为此就是陈元光的祠庙。笔者认为缺乏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宋代的威惠庙并非专指陈元光的祠庙,如当时的四川地区也有威惠庙,祭祀的并不是陈元光。”这个与笔者观点完全一致。

既然威惠庙并非专指陈元光的祠庙,那么搞清楚光州威卫庙中尊威惠显应侯」到底祭祀的是谁,所有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笔者认为其所指神与祖籍光州的闽王王审知有巨大关联。据吴任臣《十国春秋》卷九十《太祖世家》载:海上黄崎波涛为阻,审知祷于神,一夕风雨雷,击开为港,闽人以为政德所致,唐帝赐号曰「甘棠港」,封其神曰「灵侯」,一曰「显应侯宋孙光宪《北梦琐言》卷二“闽王王审知患海畔石碕,为舟楫之梗,一夜梦吴安王许以开导,乃命判官刘山甫躬往祈祭。原注:即伍子胥也。”这里的「显应侯」、「吴安王」皆为伍子胥,「显应侯」与威卫庙的中尊侯位名称一致。更有直接证据证明伍子胥和封号「威惠」的关联:宋初皇帝敕封伍子胥为「清忠英烈威惠献王」(至元《嘉禾志》卷九《海盐县》);元大德三年,伍子胥被加封为「忠孝威惠显圣王」(《元史》卷二十),均有「威惠」二字。因此由「威惠」、「显应侯」可定弋阳三神祠中尊威惠显应侯」为伍子胥。

由此可见,光州威卫庙「中尊威惠显应侯」并非陈元光,应是伍子胥;「威惠庙」也非光州、闽南等地独有,在江西临江、四川南江等地也存在,且并非祭祀陈元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