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会证明我们的考证

类别:文史 选载 作者:陈月海 陈刚
2011 年出版《义门陈文史续考》及 2015 年《颍川陈氏考略》的出版。两书以史为据,以时空为准绳,参考族谱,综合考证,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研究成果,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如:2017 年 3 月 11 日,我们一行人前往贵州金沙县西洛乡拜访了陈正罡老先生,得到了他的手抄本《陈氏入蜀记》。再次检验了“义门始祖陈旺是蕴珪之子、岳阳王叔慎五世孙”的这一研究成果。

2018 年 10 月,为寻找皇太祖陈猛墓志,于国家图书馆翻出一本明成化年间的《新安蜀川陈氏宗谱》。其“颍川世系图”中有 “ 武王克商求舜后得妫满 , 封之于陈 , 以奉舜祀 , 十三传至 厉公子完”之语句。再次佐证了我们在接胡公后增加 2 代的准确性。详见《颍川陈氏考略》第 7 页。
蜀川谱说“(胡公) 十三传至厉公子完”(见上谱照),而《元后传》载“(胡公) 十三世生完”。仅一字之差,则世次不同。为何不同?因各有所据。蜀川谱是按照《史记》“厉公佗生子完”;《自本》是依据《左传》“厉公跃生子完”。
在《史记·陈杞世家》中,佗为厉公,跃为利公;桓公鲍与弟佗为胡公妫满 10 世孙;完为胡公 11 世孙。
而《左传》曰“厉公跃,生子完;佗即五父”。(因佗篡位“立未逾年”,无谥号。)
《春秋左传正义》亦曰 : “跃为厉公,《世本》文也。”所以《史记》与《左传》相差 1 代。
近日,江西都昌县出土一块宋朝墓志。碑志详细记载了南桥庄世系源流,与该庄明清谱中世系大相径庭,令人瞠目结舌!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两指弹出万般音”。目前,碑文正在整理中,不久将会公布于世,与读者见面。
读者是否记得?《义门陈文史考(二版)》第 349 页中曾经说过:“就义门‘庄分一百零八,阄迁七十二州郡’来说,真的分迁得那么广?难以置信。想一想,宋时那落后的交通能做得到吗?即使能做得到,有这个必要吗?就拿今天的新安江、三峡水库移民来说,也没有迁移得那么广,更何况义门陈氏还是一家一户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本书再版前夕,四川资阳县墨池义门陈氏族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讯息,很有道理,拈出来供大家分析。
该谱说总分庄数为 291 庄,其中 108 庄是‘奉旨所分,为大庄’,主要分布在江西、湖北这一地带,未说‘阄迁七十二州郡’。接着说‘其余183 处系原置庄所,先各就而居之小庄。这‘原置庄所’不难理解,至少不是嘉祐七年奉旨所分,可以理解为原先既有之,相对义门这个大家庭而言为各自‘小庄’,义门分析后各返原地居住。由此,对义门分庄地域之广,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或许这就是‘阄迁七十二州郡’的背后真相。义门是一个多元结构,是南朝陈宗室多兄弟的后人,为了一个‘义’字而聚居一起,组成一个大家庭,其精神可嘉。可是到了明清,族谱统一归纳到叔明名下,合多元为一体。因此,谱中所谓某人为某公后(指七大房)的这一说法,自然要大打折扣!早在宋元间,‘家无完谍,世次莫考’。(见陈有宗《重建地主祠记》)明嘉靖德化甲寅谱《凡例》更云:‘旧谱散出,殊多错简。今参互考辑,信固存矣,疑亦仍旧,重其传也。’所以说,如今义门谱中的世系世次实为后人补缀而成。”
在该书 347 页还说过:“……经分析,不外乎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是旧谱中漏载。二是形近或同音字误抄…… 三是 本身即为当地早期土著陈姓或外来陈姓 , 由于支源不明 , 自称族出义门 , 如江西丰城桥东 、 秀市一带陈姓 , 在北宋前期既已定居此地 , 后亦称义门 。( ( 见北宋 《 陈师逸墓志铭 》)四是不同的支派合修族谱,久而久之因谱残缺而混淆不清,如近期发现江西高安荷山乡上寨陈氏(明吏部郎中陈邦瞻为其后裔)。”……
这些话不是随口说说而已,而是要经过一番研究和求证得出的推论。它为研究陈氏族史提出一个多方位多思维的方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会越来越证明我们的研究成果!
2018-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