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先府君陳公(梓)壙誌

类别:文史 选载 作者:陈刚 陈月海

宋先府君陳公()

 

陳氏系出太至南唐保大間943957),遠祖十七公諱鄴自豫章徙居南康都昌之南橋後嗣蕃衍以詩書為望族先君十三世孫諱梓字子敬生於隆興甲申1164三月二日曾祖諱孜妣杜氏祖諱叔逹孫氏□□。父諱范通直郎致仕累贈中散大夫嘗主溫州平陽薄慈湖楊先生以□□□□暨卒,丐銘慈湖有忠信正直古聖賢之語妣邵氏贈碩人玉溪先生廣州□□傳之女有賢淑行先君其仲子也稟性高明洞達事物幼厲志於學幾弱冠紏表以食指眾多生理廉薄,命先君曰汝兄常開館授徒於外汝弟常□□□祖考誌其任之由是家事無钜細知無不為為無不力淳熙戊申1188),築室梅陂,□□之蠱。□君以身當其勞既不累祖考之懷又能逸兄弟于學祖考守古道系之役,□先君侍兄率弟恪守家訓凜不敢違伯父大理寺丞椅嘗仕蜀□□□□□末疾家居先君與先妣侍左右夙夜奉藥餌時起居候寒燠①先意承□□□,盡歡祖妣忘其疾苦久而乃以壽終祖考平生篤意義方每聘名士為子孫師,□□無饒,先君奉谨慎,□□□□如意焉惟恐無以奉親庭②之雅意祖考與□□官述南北則與二叔父周旋家庭,□□如一日宗族鄉党親戚故舊交際之間久而益敬。□卑幼以禮禦臧獲③有恩處事接物莫不皆有法則年事既高尚身親家政付之諸子,則曰我幸精力未喪不欲以此廢其學日有暇則曠達自娛一觴一詠追想古人風致以寓其詩謂宜壽考④且甯未艾也

嘉熙己亥(1239)冬十月十有七日忽以微疾終於正寢嗚呼哀哉嗚呼痛哉享年七十有六先妣于氏東朝慶壽恩封孺人先三年卒子男四燁預大比薦書烶貢補國學生燃皆□□子業女一適貢補國學生曹鵬萬孫男四堪圻垓城女六適曹之植張應璋郭英發俱儒也餘未行。諸孤罪逆⑤深重天降酷罰號慕殞絕⑥痛貫心膂而又徇亡俗泥陰陽家之說不能即襄大德是則不孝之大罪也今卜以淳祐丁未(1247)十有一月六日乙酉奉柩安厝于梅坡大墩之上去家百步。□□□□□□□人感敘次槩刻而掩諸幽昊天罔極⑦嗚呼痛哉孤哀子燁泣血□□□□□□□邨軍軍事官焴敬書

 

注 释

寒燠:指冷热。

亲庭:指父母。

③臧获:指奴仆类。

寿考:健康长寿。

罪逆:罪恶悖逆。旧时人子居丧中自称之词。

⑥号慕殒绝:号慕:意指哀号父母之丧,表达怀恋追慕之情。殒绝:仆倒状。意指父母对子女的恩情深厚,子女不知如何报答。

昊天罔极: 比喻父母的恩德极大。语出《诗经•小雅•蓼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201810月,江西九江市都昌县南桥村出土一块南宋圹志,是墓主的长子陈烨撰于南宋淳祐七年。该墓志的出土,对研究义门陈分庄概况提供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和思考空间。通过对圹志的整理,居然发现义门都昌南桥庄分迁祖“继铭”纯属明清修谱者所为,本无此名。

圹志明确载其始迁祖十七公讳邺,南唐保大间自豫章徙居南康都昌之南桥,传到墓主13代。而光绪八年南桥义门谱却载“继铭公邺,行十七,登宋进士,官左仆射”。又《义门重修谱序》落款为“十七公官左仆射字继铭”。由此可见,明清族谱已经将陈邺和“继铭”挂钩链接。如果陈邺真为继铭且官左仆射,圹志一定会交待的;更何况唐宋“仆射”为宰相之职。咦,窥一斑而知全豹,明清族谱不可全信!

圹志只字未提其先祖出自义门或南朝陈,仅述及“陈氏系出太丘”。如果是义门之后,圹志会有所交代。如江西出土墓志选编第七十六篇《聂九万妻陈氏圹记》载:“九江义门,吾族派也,元丰葬寻舍。”……聂九万妻陈氏于淳祐二年(1242)葬丰城县折桂乡,与陈梓属于同时代人。丰城聂妻陈氏是义门之后,而都昌南桥陈氏非义门之后。墓志所述,一目了然。

严格来讲,这支人也不属南朝陈后裔,从墓志中出现“叔达、子敬”来推断:叔达是义阳王讳,子敬是岳阳王叔慎字,如果他们是南朝陈后裔,取名用字岂有不避讳之理?况且墓主家族世代书香,“以诗书为望族”,焉能不知南朝陈之历史?

圹志所述世系:始迁祖邺公→10世孜→11世叔达→12世范→13世椅、梓(字子敬)→14世烨、烶、焯、燃→15世堪、圻、垓、城。

圹志明载其始迁祖邺公在南唐保大间由豫章迁入,元末明初历史学家危素在撰陈梓族人《元故都昌陈先生(澔)墓志铭》时亦载:“其先自南唐保大间迁都昌之南桥里。”但是,南桥义门谱却载:“嘉祐七年奉旨分析,继铭公由江州迁豫章,由豫章迁都昌南桥。”修谱者虽在迁地上做了搭桥“过渡”,但是在时间上足足晚了100余年,却浑然不知。

《江西省通志稿》载:“都昌中街庄陈氏,其先自南唐保大间迁入,宋末有澔入元不仕。著《礼记集说》十卷。清从祀文庙,是为江西陈氏入理学之始。「危素,都昌陈先生墓志作南桥里人。大成谱作中街庄人」”(见《颍川陈氏考略》408页)。若非今墓志出土,谁敢怀疑“十七公官左仆射字继铭”?又谁能解读危素之“其先自南唐保大间迁都昌之南桥里”?

为什么族谱与圹志的差异如此之大?究其原因是宋元战火连连,家谱资料损失惨重,迨至元明时已不甚了解。正如陈澔在《礼记集说》序中说:“……中罹煨烬,只字不遗。”又如成化十二年南康知府俞浩撰《题请陈澔从祀申文》亦说:“其家谱、墓志、行状、书籍,因遭元季兵燹煨烬,中间幸得一二犹存。” 于是乎,后人不得不“失者补之,乱者续之”,故于讳邺后加“字继铭”;时间由南唐保大间改为宋嘉祐七年;始迁地豫章改为德安转徙豫章,再徙都昌南桥……呜呼,此举实属无奈,不得已而为之!

 

                          陈刚 陈月海

                           2018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