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据,破解治谱误区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宗彗

 

陈氏家族渊源是一个家族的根,根之所在情之所系。所以,考证家族渊源构建祖源谱系成为修谱的核心议题。由于初期对史籍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不同,所以祖源谱系各不相同,相雷同的源流来自后期的相互传抄。研究中的疏漏在所难免,所以基本正确的祖源谱系已属凤毛麟角。颍川陈氏祖源谱系有四个版本,即户牖系、固始系、户牖固始混合系、齐陈系。四种版本均程度不同地存在祖源错误问题,依其成因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源于修谱过程中修谱者主观意愿造成的错误,称为“谱源性错误”,简称“谱误”;一类是修谱者援引史籍时史籍本身的错误未被察觉而移植到了家谱,称为“史源性错误”,简称“史误”。 谱误根源于早期的追溯始祖,苦于缺乏资料缺乏研究,只好从史籍中查找人名,攀缘附会谱系造假,或者没有史料依据或者只有假的史料依据,所用资料貌似来自史籍,实则是罗列人名拉郎配。虽说个别案例由来已久,而流行蔓延遍地开花则是明嘉靖以后的事。谱误如果说与学术有关存在学术因素,就是涉猎史籍过于局限,资料不全研究不足;但主要是人为因素是主观行为,是时人在追溯始祖攀附世家贵胄的大环境下,随大流不甘人后,是个社会问题。史误直接根源于研究不足不能辨别真伪,援引史料失真失偏失误,它有史料依据,其错误是史籍本身的错误,只是修谱者未能辨出而已,这是一种被动过程,是个学术问题。既然家谱的“两误”似乎都与研究史籍有关,那么对“两误”的鉴别判定之法也就自在其中了,那就是循其产生之路径,以史籍为标尺,违背史籍则是谱误,符合史籍则是史误。谱误、史误根源不同、性质不同,泾渭分明。其处理方式自然不同,谱误是假造,必须彻底抛弃推倒重建;史误是失误,需要甄别订正。

谱误、史误不分,是陈氏谱史研究领域的重大弊端,它的特点是:第一,把造假和研究不足混为一谈等量齐观;第二,真假莫辨相互缠斗伯仲难分永无休止;第三,一边是辛苦考证一边出现新的八卦,陷于恶性循环。这个误区不突破,陈氏史谱研究将被彻底断送,探明祖源匡正谱系终成水中月镜中花,可望不可即。克服这个弊端,我们要主动作为,找出手段拿起武器冲锋陷阵。我们的手段只有一个,就是“以史为据”, 以史为据是史学界普遍认可的修史修志修谱的普遍性原则,是治谱之魂,是谱误史误共同破解之道,是辨谱建谱的不二法门,非几只苍蝇“以谱论谱、以谱论志、以谱论史”的嗡嗡声所能撼动。我们要倡导全族祭起“以史为据”的大旗,理直气壮地唱响“以史为据”的修谱观,横扫盲目信旧抱残守缺虚构造假以讹传讹的一切弊端,为陈氏谱史研究,为去伪存真正本清源重新构建接近真实比较科学的族源体系,开创一片新天地。

顺便分析一下谱误的历史演变。谱误是民间祭始祖开禁之后人们慎终追远的结果。追溯始祖攀附名贤世胄是当时普遍现象,是情理中事,原本无可厚非。不可否认谱误是早期的修谱人在构建先祖系列时罗列名人拉郎配的结果,但这一切都不是随意的,他们也参阅了很多史籍,只是其深度广度不够。所以,早期谱误有学术问题的成分。谱误既成,先人们亦步亦趋信讹传讹奉为圭臬是很自然的事。时至今日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获取、传播和使用资料的数量和方法远非昔日可比,这使发现谱误匡正谱系成为可能。当下,谱误已经被发现,纠正谱误正在发生由呼吁到实践的的重大转变。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一些抱残守缺故步自封的修谱人并不欢迎这种趋势,相反却是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制造谱学理论上的混乱。其代表性的观点有:○1错误是前人造成的,错也错得有理,错了也不能改;○2颍川陈氏上源台湾持齐陈说,大陆持户牖说,辩论就是挑起争端制造分裂;○3国史服从方志,方志服从家谱。上述各种观点各有来由,第一条属于认识问题,后两条则属于强词夺理歪理邪说之类,不便作深入分析。不管何种观点,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维护谱误,维护以往家谱既成家谱的错误。这就使谱误性质发生逆变,谱误的学术因素荡然无存,已经完全蜕变为社会问题。这些修谱人为什么要维护谱误呢?一是没有研究能力;二是急功近利,全盘照抄省力省时;三是大成谱既成就有既得利益既有面子需要维护,对祖源正误不屑一顾。

抱残守缺的错误谱观与急功近利甚至是既得利益相结合,修谱环境就更为复杂,匡正谱系就更为艰难。那些持歪理邪说者之所以气势如虹,可以无视匡正谱误的正义呼声进而竭尽诋毁打压之能事,关键在于招摇蛊惑的炒作效果,在于众多人们的附和而尚有人气。此情此景,我们何以应对呢?我们没有一呼百应号令一统的地位优势,没有进行多角度全方位造势宣传的实力优势,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构建正确的谱学理论。这里先不去求助前贤引章摘句,我们就提出四个字“以史为据”。用以史为据这面大旗去占领道义、理论的制高点,用以史为据为武器去荡涤各种歪理邪说,为祖源谱系的拨乱反正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当“以史为据”乘风破浪高歌猛进之时,也就是那些以炮制鸿篇巨制以讹传讹的死硬派式微之日。以史为据、抛弃谱误、扬弃史误、打造精品、造福后人,是我们这一代修谱人的历史使命,不辱使命、敢于担当,是我们这一代修谱人的应有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