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假谱流入玉笥陈岳世家和燕叙堂

类别:来文 选载 作者:陈凤章

岳阳王陈叔慎  46世孙  陈凤章

陈崇在《义门家法十二则》中说到:“  江州一族,异流同源。阅十一世,和处笑喧。非吾伯叔,即我弟昆……”。这表明江州义门内部人口结构不止一个支系。

从陈月海、陈刚两位专家所著两书(《颍川陈氏考略》、《义门陈文史考》)清楚地阐明,江州义门是由宜都王叔明、岳阳王叔慎、义阳王叔达三支后裔合族同居,虽不同支流,但同总源,同为宣帝陈顼之子的后裔。但必须区分的是,并非是三王后裔通通都属于江州义门,只能是,也必须是曾经居住在江州,和其他族系的宗亲共同劳动生活在江州义门这个大家族中。今天验证江州义门的属性就应以具备门派清晰、世系分明来辩别。

我也看过陈和志意的《陈州上下五千年》一书中第三十回到卅四回有关岳阳王陈叔慎家族历史的考证文稿,作者载文清楚地告诉我们:

陈姓最早迁入江西峡江的始祖岳阳王陈叔慎,公元589年,陈朝灭亡那年,年仅十八岁的陈叔慎,湘州一战失败,乱兵之中,陈叔慎在部将掩护下,逃出重围。此时陈叔慎不知道妻子年少貌美,已被隋朝掳掠到长安去了。儿子也送到六兄叔明家里去了,取名志高。

陈叔慎潜逃新淦(今峡江)玉笥,自称“南王”,进行反隋复陈运动。在峡江,陈叔慎娶匡大夫之女为妻,生子陈嵩(字宗先)。

陈叔慎在匡墓(又称大墓)地方建庄廖田,后被隋朝捕杀,儿子陈嵩(宗先)躲藏在外,在隋朝灭亡后,于唐朝武德年间618——626)回到家乡,重建廖田

据几位知名学者考证,汝南是叔明家人离开长安之后的栖息地。志高自小由叔明抚养长大,肯定随同去了汝南。但志高族人为尽孝守墓、兄弟团聚又由汝南来到江西,这也是必然,现今两支志高后人的繁衍无可厚非地证明了这一切。这就是“江州义门”和“新干燕叙堂”两个支系。

陈叔慎幼子陈嵩(字宗先)官任吉州别驾,将父坟迁至新淦(今峡江)大绥头安山(马埠傅家屋背)并在蜈蚣山脚下建庙纪念。宗先后人十世孙陈岳及儿子陈濬、孙子陈喬,对历史文学贡献极大,特以陈喬名著高望,子孙三代号称“玉笥陈岳世家”。

陈月海、陈刚考证后得出的叔慎后裔,见《颍川陈氏考略》293页:

此世系表述,“江州义门”陈旺是志高孙薀珪一支;志高孙蕰玉为另一支“新干燕叙堂”;“玉笥陈岳世家”陈喬后裔除传马埠陈家外,另有五世孙肇先徙吉水黄狮禾坑,后又转徙下白沙。经下白沙传入峡江二十多个村庄。

由此可以知道,岳阳王陈叔慎后裔,除蕴璋后嗣不详,在历史上留下了三支族系,分别是“江州义门”、“新干燕叙堂”和“玉笥陈岳世家”。

现在确实存在修谱不够严谨、攀附义门的现象比比皆是。甚至某些民间组织和个人打着义门旗号,到全国各地撰修所谓“义门通谱”、“国谱”。

《中华义门陈氏大成谱》就是一例,芝麻、豆子全都抓,是陈姓就给你个“义门”。修出来的谱错误百出,派系混乱,世系颠倒。这是在弘扬中华姓氏文化,还是在破环?这是敬祖还是咒祖?把一份神圣的历史文化大典搞得面目全非,扪心自问一下,对得起我们的祖宗,对得起我们的子孙吗?!

其实,同为陈姓,便是一家亲。没有必要盲目地攀附江州义门。所谓“天下陈姓出义门”这本身就是错误的提法,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江州义门出自南陈皇室,南陈皇室出自长城派,长城派来自颍川郡,颍川郡陈姓一派也是异流同源,合族同居。此外还有河南郡汝南郡下邳郡广陵郡东海郡。陈姓三千多年的历史渊源流长,仅一门“江州”,说得过去吗?江州义门之前,江州义门以外,不是把我们淹没了吗?不是把我们混淆了吗?

我的家族源流世系属于颍川郡南陈岳阳派,正统说法称“玉笥陈岳世家”,并非是江州义门。研究江州义门历史文化,离不开陈叔慎;离不开陈叔慎的两个儿子志高、宗先;离不开玉笥陈岳世家和新干燕叙堂。这才是正确的历史观。

我是玉笥陈岳世家后人,岳阳王陈叔慎46世孙,现已八十多岁,曾跟随月海先生考察历史,学习历史多年,虽已年老,但仍感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重大。看到《中华义门陈氏大成谱》已经广泛散布于中华大地,甚至把玉笥陈岳世家的源流世系不作考证,不加区别,随意混同,否定历史,深感忧闷,又无能为力。我只有告诫我的族人,不要盲目随流,要辨别是非,保护和继承好我们的家族历史文化遗产。

撰写此文,略表寸心,谢苍天,谢祖宗

 

             写于二〇一八年九月十八日

 

按语:

前不久我回江西峡江采集资料,得知沙坊叔慎后裔一支十多个村庄联合由“德安义门总会”修谱,我当即指出这是假谱,当事者很不高兴,抵触情绪很大。就峡江而言,峡江陈姓村庄都被“德安义门总会”亲临察访,动员修“通谱”,好在瓈田、夏塘、陈家都未接受,才未造成更大面积的浸袭。事实上,“德安义门总会”主办的《中华义门陈氏大成谱》所造成的影响不容小视,只是广大宗亲大多不知情,因此做好宣传工作却很必要,要让大家了解事实真相。

陈凤章老先生正是叔慎——陈喬后裔,得知此事,很是激动,为本家宗亲胡乱修谱深感惋惜,便撰写此文,托我转发。

先生不顾年事已高,为鉴别族史真伪,仍然发表心声奉告诸位。正如先生所说,陈姓宗亲一家亲,并不在乎是否为“义门”。还历史一个真实,这是我们的责任,竟然还有人传播假谱,这样的“谱我们还能修吗?!

                                    

 ——陈和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