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陈东家族正源考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丹阳陈东31代孙 陈辉

丹阳陈东家族是苏南地方望族,经过一千多年来的繁衍发展,目前丹阳所有陈氏中有一大半乃出自此族,并且还有明确记载迁到周边武进、金坛、丹徒、句容、溧阳、南京等地,甚至还有一些地区陈氏冒认为陈东后裔(没有直接证据,在此不谈),可见其影响力。

目前诸多现存陈氏家谱都记载:陈东7世祖名陈宗愈,系江州义门分庄祖之一,有子名凤,官润州(今镇江)别驾,迁居官所。凤长子亢迁金坛,次子忞迁镇江府下辖的丹阳县与金坛县交界的越塘村(属丹阳)。亢两子廓、度,其后人声名显著,忞后裔在丹阳耕读传家。作为忞公玄孙陈东的31世孙,按照常理,本人应当毫无疑问相信自己的宗谱记载,以自己为义门陈氏后裔为荣。然而,历史终究是历史,真相始终是真相。如果因为虚荣而罔顾史实,这是对自己祖先的侮辱,是最大的不孝。所以以下疑问不得不提出。

1、义门分庄,宗俞公分湖北果石庄。分庄时,宗俞公已逝,由其孙思洪、思成代为分庄。而丹阳陈氏宗谱记载是:宗愈公的儿子凤公迁润州早于分庄,在分庄之前就因为官迁,所以不分果石庄家产。可是除了丹阳,其他地区的任何宗谱都没有陈凤这个人,尤其是果石庄陈氏宗谱明显没有陈凤迁润州的记载。所以,宗愈也好、宗俞也罢,都非陈凤之父。

2、义门分庄,继忱公迁江苏丹阳庄,这一点我族陈氏宗谱没有丝毫的记载,陈东肯定不是继忱一族。可能继忱后人在历史长河里消失了,没有繁衍到现在。

3、宋嘉祐八年(1063)义门分庄,宗俞之孙思洪、思成代为分庄,说明思洪、思成在这时当家。如果真如家谱所言,那么同样是宗俞之孙的亢、忞在此时也应该正当壮年。然后问题来了,再等23年,也就是元祐元年(1086),陈东出生了,这是正史记载的。一个正当壮年的人,在23年后就有了自己的玄孙。这不是笑话吗?

4、陈东《少阳集》里自己的诗作开头便写我家本出颍川住,几世不曾归颍川。还有陈东吊唁本宗人母亲的诗句:来配颍川家。当然,义门也属于颍川陈氏,那远的都提到了,近的反而不提?义门那么出名,为什么他自己的文章诗词、他弟弟陈南写的行状以及其他文献里都没有义门这个字眼?

所以,把这些摆到台面上一起理一理,真假自然明了。我个人认为,很有可能是元明某个时期续谱时,由于老谱丢失,修谱人弄不清楚东公曾祖广公以上的祖宗信息,而将他们归入义门陈氏某人之下,才有了今天的以讹传讹。

那么,假的打掉了,真的在哪里?

根据一系列正史记载及其研究成果,我认为陈眕就是丹阳陈东一族的祖先。

陈眕,晋光祿大夫、左卫将军,五胡乱华后,他带领家族隐居于曲阿新丰湖。曲阿就是今天的丹阳,新丰湖在曲阿以北,就是今天丹阳正北面与丹徒交界的地方。今天新丰湖已经消失,但是新丰这个地名一直都在。

陈东家族家谱上有一点是靠谱的:金坛陈氏由丹阳迁出,丹阳陈氏与金坛陈氏是兄弟关系(亢与忞)。实际上不是亲兄弟,而是有些疏远的本家关系。另外,丹阳家谱把陈序作为陈广的亲弟弟也是不准确的,陈序是陈亢家族的,跟陈广也仅仅是本家。

亢两子廓、度与忞的儿子也就是陈东的曾祖广以及陈序的名字都是从广,廓字彦明、度字彦法、序字彦育,这些都是正史记载的。而丹阳家谱记载广字彦通,名和字都表明是同一辈。廓的儿子珹,字伯成,丹阳家谱记载广的长子思齐,原名璇,字伯贤,次子思成,原名玑,字伯器,这也都是能够对的上是同一辈的。而且,丹阳越塘村紧邻金坛,与金坛县城也仅区区二十几华里,完全有可能是同宗同族的分派。所以,金坛陈氏的正确上源可认为就是丹阳陈东家族的上源。

金坛陈氏源自哪里?从《陈从古墓志铭》里我们可以知道。陈从古是陈廓的曾孙,与陈广的曾孙陈东同一辈,经过那么多代,两人年龄相差36岁也是很正常的。在他的墓志铭里明确提到了,陈从古是陈眕后人,所以,陈东一族也是陈眕后人无疑,只是没有详细的世系了。

而陈眕的弟弟陈匡之子陈达,被任命为长城县令,也就是义门之祖。所以说丹阳陈眕一族是南朝陈、义门陈的兄长一族。虽然没有南朝风流、义门声远,但是丹阳、金坛的陈眕一族也是名人辈出、地方望族,也算是不辱门楣,跟义门陈一样,传递着颍川陈氏的万代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