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志高是谁的儿子

类别:庚子文选 作者:陈和根

一、在江西峡江县河东地域的水边镇与马埠镇交界的蜈蚣山脚,一条蜿蜒曲折的沂江河道穿过山峡。东南称为“安山”,就是南陈岳阳王陈叔慎的墓地,并在此建有“岳王祠”。由于年代久远,无人祭奠修缮,早已踪迹全无。今查阅江西通志,得知原有记载。

 

岳王祠与相公庙旧址

不远处的沂江河湾,处于蜈蚣山东面山脚下,一道水坝将河拦截,这里已是大绥头水电站,形成了一个蜿蜒纵深的山湖。就在这湖面下,流传至今的相公庙(我年少时还见过相公庙),现已深深地沉睡在湖底。

 

 

相公庙

旧时每到元宵节,远近村民都要到该庙去敬拜菩萨。“相公庙”里供奉神像,案前香火不绝,摆放着供品。春节期间“出行”更是空前盛况,仪式隆重。众乡亲进入庙内,将菩萨披上红被,点上香烛,叩拜行礼,再将采轿请菩萨坐在轿内,巡游各村,一路上,敲锣打鼓,爆竹喧天。家家放鞭炮迎神,祈求菩萨保佑。对此,我记忆犹新。

由于年代久远,庙史没有留下记载,人们从不查问这两处祠庙来自何方神灵,只顾祭祀。

这是一个真实的家族历史,源于岳阳王陈叔慎和他的子孙南唐陈乔的故事。千年以来,在这沂江河湾畔,流传着陈叔慎和陈喬这两位英烈的千古佳话,书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悲壮史话。

公元420年东晋灭亡后,天下分为南北朝。中国南部地区相继建立宋、齐、梁、陈四个朝代,史称南朝。南陈与北齐、北周,三国鼎峙,相互争战。

叔慎572-589,字子敬,陈宣帝第十六子,太建十四年(582),立为岳阳王其时十一岁。祯明元年(587),出为使持节、都督湘、衡、桂、武四州诸军事、智武将军、湘州刺史。祯明三年(589)陈叔慎在湘州助防,台城之战,相持两天两夜。最终隋将刘仁恩俘虏了陈朝正理、邬居业及他们的部将十多人,秦王将他们全斩首于汉口。其时,叔慎十八岁,在部将掩护下,潜逃江西峡江玉笥留下了一段曲折美妙悲壮的传奇

陈朝灭亡,叔慎爱妻已被隋朝掳掠的长安,幼子被人护送到六兄叔明处。在玉笥,建庄廖田,娶匡氏,生幼子嵩(宗先)。

宗先长大后,任职于吉州,官职为吉州别驾,别驾常与最高长官出行,例行公事。重建廖田,并把父坟迁葬到玉笥大浽头,并立庙纪念,史称“岳阳庙”。

在《峡江县志》、《江西通志》、《隆庆临江府志》都记述了“迁坟”和“立庙”到玉笥大浽头一事。这便是南陈岳阳王陈叔慎,由其儿子陈宗先(嵩)于唐朝武德年间(618——626)将父亲的坟墓迁葬到大浽头,并建有庙的历史记载。

时间转到南唐时期,陈叔慎的十三世孙——陈喬,史载他是吉州新淦玉笥人。属于现在的峡江马埠人。

陈喬官任南唐吏部侍郎翰林学士承旨门下侍郎兼光政院辅政,总领军国大事。当宋太祖赵匡胤吞并南唐王朝时,南唐国都金陵(今南京市),城将陷,李后主自书降表,陈劝谏:“自古无不亡之国,降亦无由得全,徒取辱耳,请背城一战。”后主不从,陈喬誓死不降,遂自缢而死

陈喬死后,他的下属只好随地掩埋。后遗体腐烂已无法收敛,便做成一个大椁盛装。宋太祖批示准予归家安葬,由水路自南京沿长江转赣江再转沂江,逆流而上。行至大绥头,此河道是险滩急流,顽石遍布。行驶大河的船只到了这小江小溪,再前进已很困难。先祖叔慎迁坟于此,已立有庙,便追寻先祖岳阳王叔慎英灵,同葬于一地。

这件事情,族谱记载将它文学加工成神话,时值阴云狂风大雨,船只颠簸难行,忽然一道电闪,风停雨止,天空明亮,河道边现出一个深坑,是天意,乔公的灵柩上天安排在此。吉水住岐族谱中就有这段记述。  

喬公宁为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浩然正气,宋太祖感动了。追封陈乔喬为“岳阳郡公”。后人便在岳王庙中为陈喬塑立神像,“相公庙”也就由此而来。

 

【二】

峡江,一个与南陈朝难以割舍的地方。在峡江,陈武帝霸先带领三万精兵屯兵巴邱,顺江北上,扫平侯景之乱。顿兵巴邱时,陈霸先又被授为东扬州刺史;

在峡江,后有陈朝皇帝凭借赣江天险平叛乱;

在峡江,三支王侯后裔繁衍传递,其中就有义阳王陈叔达十世孙陈舜举开基上望播撒江中玄妙神奇的故事和岳阳王陈叔慎惊心动魄的反隋复陈运动及根蟠故里的传记。

迁入峡江最早陈姓属于“入淦峡江陈姓”。之所以如此称谓,因那时峡江归新淦管辖,今天峡江的陈姓主要是属于古代新淦管辖时迁入的。

陈姓最早迁入峡江的始祖岳阳王陈叔慎,公元589年,陈朝灭亡那年,潜逃新淦(今峡江)玉笥,改名“叔贞(真)”自称“南王”,进行反隋复陈运动。(陈家谱称叔贞,夏塘谱称叔真。这是两个相隔不远的陈姓村落,叔慎在当地深入人心,他们习以为常地记住了叔贞(真),在这两家族谱中,叔慎其他兄弟的名字一个都没错。)

在峡江,陈叔慎娶匡大夫之女为妻,生子陈嵩(宗先),在匡墓(又称大墓)地方建庄廖田。后岳阳王陈叔慎被隋朝捕杀,儿子陈嵩(宗先)躲藏在外,在隋朝灭亡后,于唐朝武德年间618——626)回到家乡,重建廖田

江西地方志记载了陈嵩(宗先)迁坟建庙之事。《江西通志》一一〇卷所云:“岳阳王墓在新干玉笥乡安山,相传陈高祖第十六子名叔慎。唐武德中,子嵩为吉州别驾,迁葬于此。”

《隆庆临江府志》卷十三载:“陈岳(阳)王墓〈旧经〉载王陈高帝第十六子,祯明二年台城陷被害。唐武德中子嵩为吉州别驾,迁葬于馆头大浽头,有庙。

乾隆三十二年《峡江县志·祠庙》载:岳阳王陈高帝第十六子贞明二年台城陷被害,唐武德中子嵩为吉州别驾,迁葬于馆市大头。

上文中提到的陈岳(阳)王墓,是指岳阳王陈叔慎,唐朝武德年间(618——626)由其儿子陈嵩(宗先)将父亲的坟墓迁葬到馆头大浽头安山,并建有庙,曰“岳王庙”或“岳阳祠”。

说此墓及庙在“安山”(见地图)。馆头古代为街市,历史悠久称“馆市”,故称馆头大浽头安山,其实安山离馆头较远。大浽头、安山、馆头均处于蜈蚣山脉和沂江流域。从廖田步行至大绥头约十华里。

江西地方志没有提到岳阳王陈叔慎潜逃玉笥,而在江西峡江马埠陈家谱却清楚地记载:

岳阳王陈叔慎

 

“叔贞(慎),字守正。封南王。因国大难,奔豫章,入新凎之大墓。有匡大夫者,以女妻之,生子名嵩字宗先。隐居玉笥号小隐……”

《马埠陈家陈氏谱》记载了“新凎之大墓有匡大夫者,以女妻之,”这与上述方志记载显然不同,说叔慎在汉口未被杀害,潜逃到新淦(今峡江)玉笥,结识富人匡大夫,娶了匡家女为妻,落户玉笥地,选址在现在的峡江马埠凰州村北面的山坡地,古代这个地方葬有名人匡氏,俗称“大墓”或曰“匡墓”,建庄“廖田”。生了儿子陈嵩(宗先)。

谱与谱也有不同说法,看《白沙陈氏宗谱序》怎么说的。

明嘉靖八年吉水进士罗洪先作《白沙陈氏宗谱序》载:“叔慎子宗先,当隋末徙®陵匡墓,依富人匡太(即匡大夫之后)以居,号小隐,今其地为玉笥廖田,是宗先其始迁祖也。”

吉水白沙谱表述为陈嵩(宗先)在任职时巡行玉笥,认识名人匡大夫,娶其女为妻,于隋末唐初(武德年间),在匡墓之地(又曰大墓,在马埠凰洲村北面)建庄廖田。这就是《白沙陈氏宗谱序》给我们的资料。

这就存在几个问题:

叔慎是否被害?

叔慎有几个儿子?

娶匡氏为妻的是父亲叔慎还是儿子陈嵩(宗先)?

陈姓最早迁入峡江的始祖是陈叔慎还是陈嵩(宗先)?

之前对陈月海、陈刚关于志高非叔明之子的论述持有不同看法,与峡江马埠陈家陈凤章先生有过长期的争论,但随着不断地采信、分析、考辫、论证,大量史实浮出水面,使我我改变了看法。我围绕《江西通志》一一〇卷所云:岳阳王墓在新干玉笥乡安山,相传陈高祖第十六子名叔慎。唐武德中,子嵩为吉州别驾,迁葬于此”结合马埠陈家族谱、新干燕叙堂陈氏族谱,一连串的问题,从史籍、谱牒中去找答案。叔慎这个叫“嵩(宗先)”的儿子是怎样来的?这是整个事件的突破口。

由此进入,反复论证,得出的结论,应如峡江马埠陈家谱所说,陈叔慎未在汉口被杀害,那历史的脉络应该是下面的结果。

一.陈叔慎湘州一战之前生有一个儿子,战乱中,部将为保护他的传宗接代的根苗,把他的儿子安全送到宜都王陈叔明之处。陈叔明为封闭消息,不走©风声,作义子收养,取名“志高”,与自己的儿子“志能”等兄弟同字号。这或许就是后人将志高在世系吊图时与叔明一支混同的原因。至于在很多族谱中把小于叔明十三岁的叔慎之子记为长子,应解释为叔明生育晚,前面生的都是女儿。当时陈朝王室几百上千人都被集中押解去长安,叔慎妻子无疑都在其中,趁此机会将儿子托付给叔明,向来叔明做人低调,品行高尚,在众兄弟中人缘最好,乐于助人。

二.在玉笥娶匡大夫之女为妻的是岳阳王陈叔慎。叔慎与母亲潜逃到江西,经过豫章(南昌),辗转又来到新淦玉笥(今峡江所辖)。结识富人匡大夫,娶匡大夫女儿为妻。

三.最早迁入峡江的陈姓始祖为岳阳王陈叔慎,时间是公元589年。叔慎娶了匡家女儿为妻,在岳父祖坟之地“匡墓(或曰大墓)”附近选址建房,庄名“廖田”。此地离驿站“夏驿”约十华里,离名山玉笥、街市马埠都不远,虽较偏僻,但消息灵通,适合隐居避难。

四.陈叔慎的第二个儿子便是陈嵩(宗先),是峡江人匡氏为他所生。陈宗先长大后,官任吉州别驾,是他将父坟迁到玉笥大绥头。吉水白沙谱说是陈宗先开基廖田,实际上,陈叔慎峡江遇难期间,陈嵩(宗先)母子避难在外,直至隋朝灭亡,到了唐朝武德年间,陈嵩(宗先)才回乡重建廖田。

这里有必要插入一段流传在峡江河东地区的历史故事,老一辈人都知道。

不知哪个年代,大墓这个地方,有一个朝廷官员,得到了一匹神马。他经常晚上乘上神马,挥动神鞭,千里之遥,即刻到家,与夫人交欢。天亮之前,赶回京城上朝。神不知,鬼不觉,连这个官员的家人也不知道。

时间久了,夫人肚子大了起来。父母怀疑媳妇偷了野人,不得已官员的夫人便把事情原委如实相告,父母不信。夫人说:“你儿子来了,我把神鞭交与你,你儿子走不了,事情自然清楚。”

夫人为证实清白,违背了对丈夫的承诺,没预计到事情的后果,也是想让父母一个惊喜,便把神鞭偷偷地给了家母。事情坏就坏在这里。天一亮,官员没了神鞭,招不来神马,误了回京城上朝的时间。

这就闯下大祸了,跟他不和的官员趁机诬告说他谋反,在家乡招兵买马,图谋不轨。这还了得,皇帝立即派兵征剿。

把所有的信息汇集到一起,将有关大墓的传说和历史记载进行罗列,上面的传说故事中的主人公说的不就是岳阳王陈叔慎吗?

陈叔慎潜逃到玉笥,隐居大墓,娶匡氏为妻,生子嵩(宗先)。类似说法在其他族谱也有记载。

 

历史记载陈叔慎在汉口被杀,那是陈叔慎的替身,为主子尽忠,冒名顶替,自我献身,故而造成历史记载叔慎汉口被杀,这样的英雄豪杰历史上却也不少。

叔慎与母亲淳于姬一起逃到豫章(今南昌),躲藏了一段时日,此地不是他举旗抗隋之地。母子二人便来到江南名山玉笥,便决定在此隐居。真是山高皇帝远,远在长安的隋朝皇帝倒也顾不上要急着追捕陈叔慎。

 

玉笥地方上有位富人匡大夫,这位富人在当地很有名望。陈叔慎母子拜访了他。匡大夫非常豪爽,乐意助人,很讲义气,先收留了母子二人,安排在府上住了下来。得到匡大夫的帮助,母子二人生活倒也安逸。然后将消息转告亲近之人,豫章(今南昌)肯定有内线。因此便免不了有来访者相见叙谈。

匡大夫是位高人,自然看出了一些隐私,私下对母子二人说:“看人,听口音,你们不是本地人,也不是一般常人,来到我们这个小地方,尽有难言之处,不管什么困难,我尽力帮助,不要有什么顾虑。”

也是叔慎母子慧眼识人,觉得匡大夫是个可托付的恩人,便把内情一五一十和盘相告。

匡大夫得知这个惊天秘密,很是吃惊,甚是感动,也很敬佩。

日子久了,相处之间,彼此感情益发深厚。匡大夫见陈叔慎一表人才,气宇非凡,顿生爱慕之心。便在自家祖坟“匡墓(又称大墓)”一地选址建了房屋,在此隐居,这便是“廖田”。并将女儿嫁与陈叔慎。居住在廖田的陈叔慎,与匡大夫女儿生下了第二个儿子,名嵩(字宗先)。

陈叔慎深知,自己已经和隋朝结下深仇大恨,被自己杀害的隋将部属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因此叔慎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白天躲藏在附近村庄,晚上才敢偷偷回家。那个神话故事中,白天上朝,晚上骑上神马回家,便是这段生活原型。

高凉郡洗氏圣母

隋军总管韦洸

陈国豫章太守徐璒

被陈叔慎设计诱杀的庞晖等隋朝将士的家人和部将,对陈叔慎恨之入骨,开始还真以为陈叔慎已被斩首,但纸包不住火,得知陈叔慎已潜逃外地,决意要报仇雪恨,暗访细查,穷追不舍,立下誓言,不抓到陈叔慎誓不罢休。

江南、岭南一直是陈朝的根据地,与陈朝廷关系友好,隋朝廷与诸将都很清楚当时的政治形势和军事形势。

陈霸先发迹于岭南,他与江南、岭南诸族关系很好。陈朝地域虽然不是很广。但陈朝历代皇帝,一直到陈后主,都与南方诸族保持友好关系。

当隋文帝派遣隋军总管韦洸安抚江南、岭南时,南方数郡保境拒守。岭南一带共奉高凉郡的太夫人洗氏为圣母,认陈国为宗主国。陈国的豫章(南昌)太守徐璒据守在南康(属江西赣州)。从匡大夫勇于将爱女嫁与陈叔慎,也可看出当时南方各地对南陈朝的人心所向,这就是当时陈亡隋立时南方的政治军事形势。

马埠陈家谱有一段话:叔慎,字守正,封南王”。众所周知,他在陈朝受封岳阳王,怎么又冒出个“南王”?

“南王”一说,爆出一个惊天秘密。

陈叔慎胸有大志,陈朝灭亡,他不甘心,反隋复陈,自称“南王”,组织反隋复陈运动。江西是陈朝的大本营,峡江是陈霸先起事的根据地,后陈朝有皇帝利用峡江天险平叛。这便是陈叔慎潜逃峡江准备起事的原因。

峡江马埠陈家谱把“叔慎”说成“叔贞”。无独有偶,峡江马埠夏塘谱把“叔慎”说成“叔真”。无论是“贞”还是“真,两字皆同音,揭示出陈叔慎隐居在玉笥时,这个字音的名字才是大家熟悉的。

《义门陈文史续考》一书75页列示了一份谱图(未介绍何处族谱)载有“叔真”,“真”与“贞”同音,又与峡江县马埠夏塘谱“叔真”相同,证实叔慎潜藏时曾改名。

由此可见,宣帝陈顼十六子叔慎在峡江马埠一带,当时人们只知“叔贞(真),他在当地影响已经不小。这一切都与他反隋复陈运动的开展分不开,否则名气不可能如此盛传。

历代王朝在覆灭时,残存的政治军事势力都有过大大小小的复辟运动。尽管这些运动大多以失败告终,但都曾经留下过这样的轨迹。那时的南方,基本上被南陈那些世族割据,到了后来,不但没有收复故土,反而丢土失地,均被历史的车轮无情地碾碎。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陈叔慎潜逃在新淦玉笥的消息终于被暴露,一张抓捕陈叔慎的大网已经在匡墓之地布下。也许是陈叔慎的复辟运动刚刚萌芽或规模不大,起事多久我们不得而知,但陈叔慎的反隋战火最终被隋朝扑灭了,这便有了和上面叙述的相同情节的传说故事。就这样,陈叔慎不幸被捕,押解到外地,终被杀害,葬于外地。至于原葬地在何处?史料未予披露。

其实,只要陈叔慎小心谨慎,不露风声,不在社交场合张扬,不进行反隋复陈运动,是不会被发现的。要他谨谨畏畏,苟安偷生,这不是陈叔慎的性格和志向。

在陈朝王室中,陈叔文贪生怕死,主动投降,还恬不知耻向隋朝索要奖赏,追功加官,连隋朝皇帝都蔑视他毫无骨气,和陈叔慎相比,同为兄弟,显然是两个不同品格、不同志向的截然相反的人物。

叔慎的妻子和儿子嵩(宗先)是怎样逃过这场劫难,同样没有见到记载。但有一点,不说大家也都明白。叔慎要进行谋反活动,自然知道风险,早有准备,将妻子和儿子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从叔慎后人在峡江的行踪,族谱留下的记载,暴出了陈嵩(宗先)母子躲藏的地点,便是赣江西岸边的沙坊,隋朝军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找到这个地方。这也就成了后来叔慎子孙卒葬此地的缘故,亦有可能迁徙此地定居。

 

 

这份史料告诉我们陈濬卒葬扬名乡黄牛坑,也就说明陈濬有先祖居于扬名乡,沙坊就属于扬名乡。藏于沙坊最安全,地处山岭屏障,凭籍赣江天险,便于观察江面动静,掌握情报,利于转移撤退。

历史又一个轮回,公元618年,隋朝亡了,唐朝来了。陈嵩(宗先)已长大成人,年龄近三十岁,躲避在外的母子终于可以公开地回到大墓的廖田,这便有了吉水白沙谱唐武德年间宗先建庄廖田的记载。

陈叔慎之子陈嵩(宗先)发奋读书,长大后,科举路上终于出人头地,官任吉州别驾。他将父坟迁葬到新淦(今峡江)玉笥大绥头,此事已有记载,不再赘述。

大墓地区历史上被官府征剿,确有其事,不是虚构和杜撰的。

之前我一直怀疑陈叔慎有两个儿子,认为叔慎潜逃峡江一说纯属天方夜谈,子虚乌有。相信《陈书》、《江西通志》、《临江府志》、《峡江县志》连同很多族谱相同记载的真实性。

甚至认为,《陈书》作者姚思廉是在公元636年完书,离陈朝灭亡四十多年,假若真有其事,为什么不记载这段过程?

我也曾错误地认为,陈叔慎明明是“岳阳王”,可马埠陈家谱记载为“南王”,叔慎说成“叔贞”。没有追根究底去探寻内中奥秘。

其实隋朝当初已宣布陈叔慎汉口被杀,记入国史档案。姚思廉写《陈书》是接手父亲姚察未完的事业。父子二人之前有傅縡、顾野王、陆瓊受命编撰《陈书》。姚察、姚思廉估计参考过这些史料,或许这些史料就存有陈叔慎潜逃新淦(今峡江)玉笥的记载。很可惜,这些史料均未流传下来。

看一看姚思廉在《陈书》之外的感情史,其父姚察是陈朝的重臣,管理文史档案,对陈朝是有深厚感情的。姚思廉受父亲的影响,在《陈书》中同样暴露出特殊的思想感情。有史学家批评姚思廉把陈朝历史当成家谱来写。对于这种指责,我倒不一定赞同,写历史的体裁和方法可以有不同形式,就一定是一种模式?!

总之他是怀着极尽歌颂和缅怀的观点并带有一点偏向写《陈书》,陈叔慎潜藏的这段历史,姚思廉或许知道,但是他隐瞒了,在这方面,倒是说对了。还有:

例一:梁敬帝是陈霸先扶上皇帝宝座,尔后又被他杀害,一个已无左右时局能力的十三岁的小孩子,被害时惊吓得围着桌子乱转,终于死在陈霸先的屠刀之下,此事都未写进《陈书》;

例二:陈霸先用最不人道的手段杀害亲密战友王僧辩,把王僧辩父子活活地吊死在门楣上。多有历史学家对其指摘,而姚思廉对此未作披露,更没有半点谴责之词。

《陈书》中姚思廉写陈叔慎,占了很大篇幅,为什么没有看到隐居新淦玉笥之事?没有看到后续发展的事态?

姚思廉写《陈书》只能参考隋朝国史档案。当时也没有这个条件去民间考察。《江西通志》、《临江府志》、《峡江县志》既照抄了陈书的记载,又补充了叔慎之子陈嵩(宗先)官任吉州别驾将父坟迁葬于玉笥大绥头建庙于安山。这些细节充分说明了叔慎确曾躲藏在峡江娶妻匡氏建庄廖田生子陈嵩(宗先)。

陈叔慎身为“岳阳王”,在诸多王侯之中,之前并无出人之处。湘州一战之后,演绎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悲壮史话,这是南陈王朝的骨气!

遗憾的是,后一段曲折迷离的经历,子孙的分离相逢,却没有详细传记下来。我想,这段真实的历史应该还原出来。

 

【四】

岳阳王陈叔慎没有想到,他的后代延绵不断,香火旺盛。志高的子孙南下江西,与宗先子孙团聚,先后落户在土桥、瓜源。在峡江,在吉水,在新干,在江苏无锡,在很多地方,连同五世孙陈旺创下了名扬四海的江州义门和玉笥陈岳世家。子子孙孙,无穷无尽,永远永远!

 

 

新干燕叙堂记载:“蕴玉生然,然生衮,唐大历中由江州徙吉水土桥瓜源肇基,开派燕叙堂,后由土桥瓜源迁居新淦陈家㙦至今,尊衮公为燕叙堂一世祖。

志高一支是谁南下江西新淦(今峡江)玉笥与陈嵩(宗先)一支团聚?

按照新干“燕叙堂”族谱记载,是在吉水县的土桥定居。那么上文中士桥、瓜源、西排这几个地名纠葛在一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由于古代行政区划的不断变更,它与今天的地域管辖完全不同。看一看那个时期的行政管辖:

大业末(615年~617年),分®陵县水东的顺化(又作淳化、舜化、纯化)、文昌(又作永昌)、折桂、中鹄、仁寿、兴平、明德、永丰、龙云(含报恩镇)、云盖、迁恩(又作迁莺)等11乡置吉水县,县治设今文峰镇,属®陵郡。

2018年7月、8月我两度回江西考证这段历史,现将吉水县文献资料【吉水乡镇名称的历史变更】摘选如下:

“吉水建县之初有11个乡,那是隋大业末的事,属公元615-617年间。这11个乡是从®陵县分出来的,其名叫顺化(纯化)、文昌(永昌),折桂、中鹄、仁寿、兴平、明德、永丰、龙云(含报恩)、迁恩、云盖。11个乡,都在®陵县的水东,也就是赣江东岸。”

唐高宗李治永淳元年(682),治所又迁到®陵县,就是今天的吉安市。®陵郡管辖4个县,即®陵、泰和、安复(安福)、新淦(新干)。现在吉安地区的其它县市都是从这四县繁衍而来。隋至南唐、至北宋、至明朝嘉靖年间,在这近千年的时间里,割®陵县设吉水县,割吉水设永丰县,割新淦设峡江县。当时的®陵郡四县基本上涵盖了吉安地区的所有县市。

这段历史只有六十多年,到了永淳元年(682),®陵郡管辖4个县,即®陵、泰和、安复(安福)、新淦(新干),已经没有吉水县。  

对志高一家南迁江西,分析推论对与不对,且听如下分解。

台城一战发生在589年,也是陈朝灭亡那年,陈叔慎18岁,推志高生于588年,隋灭唐立,岳阳王陈叔慎的子孙已解除了隋朝的追杀。此时的志高。约三、四十岁,年轻力壮,带了儿子陈才来到新淦(今峡江)玉笥,定居于土桥。

这期间,土桥属于吉水县管辖。公元682年重归新淦管辖。

那么“土桥”究竟是在今之吉水?今之新干?还是今之峡江?

    峡江姓氏志》编委宋奇正先生搜集整理的古今村名对照表给出了答案。

 

在属于吉水管辖时,“土桥瓜源”就在现在的峡江马埠、桐林两个乡镇。土桥和廖田在同一地,都在凰洲北面约两华里的地方。

 

根据宋奇正先生搜集整理的峡江古今村名对照表,“土桥”就在“廖田”旁边,即今马埠城上村和水南村的结合部(或是这一带地域均称作“土桥”),上表中的城上村和水南村相距很近,明确记载古代均称“土桥”。

志高被六伯叔明收养,自小就去了颍川的汝南。由于隋朝其间避难,先前一直没有打听到父亲叔慎的消息。直到唐武德(618~625)中,陈嵩(宗先已把父坟迁葬到玉笥大浽头,并建“岳王庙”纪念,这才知道确切的消息。古人崇尚孝道,祭拜先父是他最重要的事情。而且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急切盼望相会团聚,也是他人生中认为必须完成的的大事。今天我们从央视“今世缘·等着你”寻亲节目中,那些父母儿女兄弟姐妹离散多年的痛苦和盼望以及重逢后的喜悦和幸福所展现的催人泪下的场面,可以想象当年陈志高家人的迫切心情。

瓜源就是现在称为西排这个地方,因处于“瓜岭”山脚下而得名。越过瓜岭,便是“世岭”,世岭山脚下,又有一村叫“世源”。翻过世岭,还有村庄叫“孔源”、“流源”,往北有村庄叫“海源”、“穆源”。“源”字村,在这一带多了。

因此说土桥瓜源属于吉水县,只是615682年间。也正符合历史记载的土桥由吉水县管辖的日期。随后又由土桥迁居于峡江的桐林瓜源(西排)。此地虽然山高林密,地势险峻,但土地丰腴,水源充沛。自志高、陈才开基以来,一直为陈姓世代居住。

后来的族谱编修者只知道沿用古时地名,殊不知行政区划由吉水先后改变为新淦和峡江了。

从颍川汝南到江西新淦,全程两千多华里。就是今天交通方便,也得转车上京广线某一站坐火车到武昌,又转车到南昌,上京九线到峡江。古代的路程和一路上的供给如何艰辛,就可想而知了。几十天的行程全靠步行,长途跋涉,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志高父子拖儿带女,一大家子斗志昂扬,准备南下完成一生的夙愿。

由于没有见到陈衮之前的记载,是谁由颍川的汝南来江西几处——江州、土桥、瓜源、新干陈家的路线的实际情况明显存疑。是陈衮吗?

新干燕叙堂没有说清楚,整个经过记载只有陈衮一人,似乎把这一切经过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可真够折腾的,几乎是在搞迁徙运动。仔细想一想,这段记载是否有失真之处。

其一,与宗先一支相认,应该是陈衮的祖上最迫切的心愿,陈衮已是志高的五世孙,到了陈衮手上。南下计划早已实现了。

其二,当初南下不是就近搬迁,如此远距离的迁徙不是一般的计划。陈衮独自一人行动,难以实行。

其三,在农村,应以置地建房才算定居,如果陈衮到了土桥定居又迁江州,立马又迁新淦瓜源及陈家,这样短暂的停留是不会记载的。一般情况下起码要经过两三代才考虑重新搬迁。事实上不是战争避难,这种走马灯式的闪电迁徙行动是不符合常规的。

其四,陈衮由汝南先后不停地迁往江州、土桥、瓜源、陈家㙦,不停地奔波,不停地迁徙,确实不符合逻辑。这应该是几代人的奋斗行程,不会是一人所为。

其五,随着陈然在成长过程中的经历,陈衮是最直接的见证人。他作为陈然的儿子,是父亲将家族变迁史传输给后人的受传者。后来的族谱在记载这段往事,多是以陈衮的回忆,后人记载难免会发生一些出入。

其六,历史记载落户吉水士桥瓜源,该地属于吉水县管辖,前后于大业末(615年~617年),离唐大历年间(766―779)已有一百五六十年,其时行政区划又改为®陵郡管辖4个县,即®陵、泰和、安复(安福)、新淦(新干)。说陈衮唐大历年间(766―779)由江州徙吉水土桥瓜源肇基,显然与历史不符。这里起码说明了两点。一是唐大历年间,陈衮生活的年代,士桥不属吉水县管辖;二是属于吉水县管辖时,不是陈衮生活的年代。

 

这是由瓜源、西排迁往新干的始祖陈衮之前的世系。陈衮是叔慎的六世孙。陈衮的父亲陈然和陈旺是堂兄弟,他们的父亲是亲兄弟。根据几位知名学者的考证,一致认同志高家族确系颍川的汝南迁来江西,但没有明确说明是到新淦(今峡江)。

合理的推论,根据新干燕叙堂提供的地址、时间、人物综合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路线图:

唐大历年间(766―779),陈衮已经不在人世,那是陈衮的后人由江州迁徙到新淦的。

由此我们还可以知道,是陈衮的上祖先由汝南迁往峡江土桥,时间是615——682年之间 当时属于吉水管辖。

从汝南来江西的目的主要是和宗先汇合,祭祀叔慎英灵,故而在土桥定居,这在峡江古今村名考证资料中明确记载得以证实。后再迁往江州,定居江州德安的正是陈衮,这与义门谱吻合。

据考,陈衮,字元钦。进士及第,任文渊阁学士。北宋著名道家学者陈抟著有一首诗文“赞陈衮”:

义门之盛,莫过乾宁。欲论功绩,应归元钦。

进士及第,官拜翰林。文渊阁里,挥毫秋春。

司户江州,府驻义门,东立书楼,西耸官厅。

旌旗映日,车马盈门。子孙崛起,满院簪缨。

朝廷旌表,门闾一新。史册垂功,竞被误名。

诗文开头肯定了他作为义门显祖的功绩,这与义门谱“衮京齐”相吻合。诗文清楚地告诉我们:陈衮担任过江州司户(掌户籍赋税、仓库交纳等事唐制:在县为司户,在州为司户参军,在府为户曹参军。陈衮为江州司户,应是司户参军),家府在义门,在东佳书院讲学,为义门的发展和教育事业有过贡献。

衮公的高祖志高与曾祖陈才为拜谒叔慎墓、寻访宗先团聚,早期就南下江中的吉水(峡江)。衮公在德安的时间,为唐大历年间(766―779)之前,表明衮公与陈旺为同时期人。陈旺为义门始祖,陈衮为显祖,由此而论定。

当然陈衮去德安,是由于堂叔陈旺先在德安。陈旺究竟从哪里去的德安,已经很明显。志高、陈才父子定居土桥后,后人分徙各地,都无详细记载,以至于蕰璋后嗣不详。陈旺要不是因为建庄德安义门的威名,也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新干燕叙堂谱把志高几代人由汝南来江西,先后定居在土桥、瓜源、江州、陈家㙦完全集中到陈衮一人身上,尊陈衮为燕叙堂一世祖。新干燕叙堂谱实际上意识到这段谱藉存疑,所以在陈衮的传记里特别注明“记载不详”

只有弄通陈叔慎的家史,人物相互之间的关系,根据历史发展的大时代背景,无疑事情的真相也就浮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