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源流异同考

类别:旧谱 选载 作者:陈光亨
 

甚哉,谱不可以易言也。光亨自总角⑴时即知吾家为义门苗裔,厥后诵读之馀,退食之暇,随在留心于谱。历稽古今谱学之精,无逾欧苏。及考老泉⑵之论谱曰:“可知者续之,不可知者阙之。”荆公⑶甚病此语,谓“水之流派,自有脉络,浚流寻源⑷,必无间断,岂可以世系之书等诸阙文⑸之史”?又考欧阳之谱曰:“珣三世生琮,为吉州刺史,能捍黄巢之乱。”宋濂非之曰:“琮,唐初人;巢陷州县,唐季也。相距几三百年而云三世,是越六世矣。”⑹又曰:“君子之于谱也,当尽心于所不知,而信其所可知者。”亨为是惧,不敢漫然从事于谱,恐后人之非亨,犹前人之非欧苏也。乃取旧谱详加披阅,又将原序中世系乖误⑺者校正而存之。已而泛览周秦“世家”、“列传”、汉、魏、晋、宋、齐、梁、陈、隋、三唐⑻诸史,其谱与谱不符者无论,已觉谱与史多不符,而史与史亦有不符者。乃叹老泉之论为安分之言,荆公之非固甚高远,亦未可尽据为深求也。

咸丰辛亥(1851)侍养家居,实公后裔诸君持示吴、楚、闽、广诸大家所撰源流世系考,详阅之馀,颇觉异同杂出,困难环生。均是陈也,均是义门苗裔也。几有各宗其宗,各祖其祖之势,于此不沟而通之。何以派别往者,垂示来兹⑼?诸君谓:宜合陈氏谱较之,一衷⑽诸史以为断,所见正与予合。爰不揣谫陋⑾,一一详辨而比较之,其要点如下:

太邱之先,本出自敬仲,载在唐书宰相世系表》,彰彰可考。而旧谱附于杵臼者误,盖据《史记·陈世家》也。夫以史与谱()较,自当以史为信。顾旧牒相沿已久,亦难遽⑿舍谱而从史。越庚申(1860),与实公后裔诸君修谱于果石祖祠,共相商榷,因条举谱与史之不符者,并史与史之不符者加以按语,弁⒀诸谱首,俾吾宗人晓。然知谱与史互有异同,其谱之依史者、沿谱者,各有根据,毋相訾毁,尤毋相妄为附会,而自诬乃祖也。

诸谱皆祖陈胡公,按《史记·陈世家》:胡公九世孙桓公鲍生杵臼,杵臼生欵,欵生朔,朔生平国,平国生午,午生弱,弱生悼,悼生吴,吴生柳,柳生越,陈世家止此。此以下谱云:越生衍,衍生琏,琏生履辉,履辉生周昌,周昌生裔,裔生仲丕,仲丕生从善,从善生德绍,德绍生述,述生曲逆侯平,平生买与原仁,原仁生子远,子远生澄,澄生与京,与京生考,考生汤封关内侯,汤生冯封破胡侯,冯生晟,晟生会可,会可生司隶校尉珍,珍生嗣,嗣生御史大夫翔,翔生太邱长寔。又按《田齐世家》:胡公九世孙厉公佗生敬仲,敬仲生穉,穉生湣,湣生须无,须无生无宇,无宇生开与乞,乞生常,常生盘,盘生臼,臼生和,和生午,午生因齐,因齐生辟彊,辟彊生地,地生法章,法章生建,田齐世家止此。《唐书·世系表》:敬仲十五世孙建,建生轸,轸徙颍川生婴,婴生成安君馀,馀生轨,轨生审,审生安,安生恒,恒生愿,愿生四子清、察、齐、尚,齐生源,源生太邱长寔。愚按:据谱则出自杵臼,自杵臼至寔凡三十三世。据史则出自敬仲,自敬仲至寔凡二十七世,此谱与史不符者一也。

谱载寔曾祖珍,官司隶校尉,父翔御史大夫。而《后汉书·陈寔传》则曰:“寔字仲弓,颍川许人也,出自单微。”又按《后汉书·陈翔传》:“翔字子麟,汝南召陵人也,官御史中丞,卒于家。”不言其子何人,是翔非寔父明矣。尤可异者:旧谱以翔生崱、邃、寔。邃生珪,珪生登,登生琳。考汉史:珪,下邳人;琳,广陵人;登、珪父子周旋吕布、曹操、刘玄德之间。琳始为何进主簿,又从袁绍,绍败,归曹操。则是以年论,琳实长于登,何至为登之子?以地论,邳属今之徐州,广陵即今之扬州,地之相距几千余里,焉有父子异籍,相去千里之远耶?且寔为颍川人,固确然不易,何至与珪为昆侄,与琳为曾孙侄耶?总之,谱则不免掠美;史则直叙之。附会慎毋为渊博家所讥笑,则庶几矣。此谱与史不符者二也。

谱云寔生纪,字元方,纪生仆射群,群生司空泰,泰生太尉准⒁。《唐世系表》寔生六子:纪、夔、洽、谌、休、光。谌字季方,生青州刺史忠,忠生佐,佐生准。愚按谱以准为元方曾孙,《表》以准为季方曾孙,惟据《三国志·陈泰传》:泰生恂,恂无嗣,弟温绍封。则元方固自有后,而准当属季方。此谱与史不符者三也。

谱云准生匡,匡生达,达生康,康生英,英生公弼,公弼生鼎,鼎生安,安生高,俱官散骑常侍。而《陈本纪》《唐世系表》俱云:公弼生鼎,鼎生高,官散骑侍郎。则鼎之下少安一代,而高之官亦非常侍。此谱与史不符者四也。

谱云叔明生会稽郡司马志高,志高生参军才,才生蕴圭,蕴圭生兼,兼生京。京以从子褒为嗣。褒生灌,灌生钰,钰生镶,镶生伯宣,伯宣生檀,檀生旺⒂。而《唐世系表》叔明三子,季子会稽郡太守,生晋陵司功参军。季子与参军皆阙名,参军生兼,兼生京,以从子褒继。褒生灌,灌生伯宣、伯党。伯宣生旺,旺生机;伯党生元史,元史生徽。愚按谱,以兼为叔明玄孙,以伯宣为灌曾孙,以旺为伯宣孙。《表》以兼为叔明曾孙,以伯宣为灌子,以元史为伯宣子⒄。此谱与史不符者五也。

《陈书·本纪》寔玄孙准为晋太尉。准生匡,匡生达为长城令。而《官长城令者世达也,与达异。又按《三国志·裴松之注陈群传》引陈氏谱云:“准孙逵,字林道,有誉江左,为西中郎将。”则逵又与世达异,而其官亦与长城令异⒅。后来之谱皆从《陈本纪》。此史与史不符者,而谱因与史有符有不符也。

《唐世系表》敬仲十五世孙建为秦所灭,三子昇、桓、轸。轸相楚封颍川侯,因徙颍川,称陈氏。轸生婴,秦东阳令史。婴生成安君馀,馀生轨云云。愚按《战国策》:说士陈轸常为楚谋,所谓轸相楚者,岂谓是欤,是乃楚怀王时事,非楚既灭后事也。且楚灭于秦始皇二十四年,齐灭于二十六年,楚先齐亡,轸又何所相耶?又按《史记》及《前汉书》:陈婴者,故秦东阳令史,居县中称为长者,东阳少年杀其令,欲立婴为王。婴母止之曰:“自吾为子家妇,未尝闻尔先有贵者,今暴贵不祥,不如有所属。”乃与众以兵属项梁。若谓建生轸,轸生婴,则轸之先累世王齐,何以云未尝闻有贵者耶?至陈馀者,大梁人也,其里居已与婴异。婴于秦二世二年属项梁。梁后立楚怀孙心为楚王,以婴为上柱国。汉四年楚灭归汉,六年封堂邑侯。而馀于二世元年从陈涉,后事赵王武臣,为大将军,又事赵王歇,号成安君。汉三年,韩信击赵,斩馀泜水上。是二人者,一始于楚而终于汉,一始于陈而终于赵。若谓馀为婴子,其事迹本末,与婴绝不相谋,何耶?又按《汉功臣表》:“婴子禄,禄孙午,曾孙季须,相继嗣侯。季须后坐事自杀,国除。宣帝咸康四年,婴玄孙之子尊诏复家。”此婴之子孙班班可考,而馀后无闻焉。则馀生轨云云,更何所据耶?此史与史不符,而为谱者不可不考也⒆。

以上七条,光亨既加以按语,复综而论之曰:吾陈氏自胡公至太邱长,谱载四十三世,《唐表》少五世。自太邱长至伯宣公,谱载三十世,《唐表》少三世。伯宣生檀,檀生旺,《唐表》少檀一世。修谱者将何所取信乎?曰:伯宣以上代远年湮,无从考证。谱与史均有未可尽信者。伯宣以下,其世次详于胡秘监所撰《义门碑》,时代匪遥,昭穆俱在,则谱较史为可信也⒇。吾宗出于义门,故论义门始祖则以伯宣公为一世,论果石始祖,则以思洪公为一世。后之人其毋骛于远哉。

 

赐进士出身诰授奉政大夫户科掌印给事中历任翰林院编修山东道贵州道京畿道监察御史巡视西域北城加三级 宣公四十三世果石庄嗣孙光亨 谨识

 

注  释

⑴总角:古时儿童束发为两结,向上分开,形状如角,故称总角。指代童年幼年时

⑵老泉:宋苏轼自号

⑶荆公:对宋王安石的尊称。王安石曾被封为荆国公

⑷浚流寻源:浚,挖深疏通浚流寻源,疏通水流寻其水源。

⑸阙文:指有疑暂缺的部分此句是说,世系之谱书不能等同于脱漏史。

⑥这里引用宋末周密在《齐东野语》卷十一《谱牒难考》下辨析欧阳修所述私家世系时指出:“询在唐初,至黄巢时,几三百年,仅得五世,琮在唐末,至仁宗时,才百四十五年,乃为十六世,恐无是理。”光亨前辈学者援引此例意为:即使名人修谱,也要接受时间来检验,以此强调世次与时间一定要合乎规律。

周密(1232-1298),中国宋元间文学家。宋德右间为义乌县令。入元不仕。著有《齐东野语》《癸辛杂识》等杂著数十种

宋濂:(1310—1381)字景濂,今浙江浦江县人,初文学家,曾明太祖朱元璋开国文臣之首,学者称太史公

⑺ 即错谬。

⑻ 三唐:诗家论唐人诗作,多以初、盛、中、晚分期,或以中唐分属初盛、晚,谓之“三”。

⑼ 垂示来兹:来兹,后来或后来人。整句意为留传以示后人

⑽ 一衷:这里指大家一样的想法

⑾不揣谫陋:揣:揣测,估量谫:通“简”谫陋:浅陋、浅薄这个词是谦词,意思是我没有估量自己的浅薄妄提拙见

⑿ 遽 [jù]匆忙; 急忙。

⒀ 弁[biàn]:弁。即序文、引言。

⒁ 此为修谱之惯例即长房嫡传直叙。非寔只生一子。

⒂ 旧谱世系即如此,来自明祁门特峰《江南陈氏大成宗谱》,后人多沿照此谱。

⒃ 此段在序中为:“《唐世系表》叔明二子,季子会稽郡太守,又为侍御史名绎。绎生定,为会稽郡司马。定生球为晋陵司功参军。球生兼,兼生京,以从子褒继。褒生灌,灌生伯宣一名伯党。党生元史,元史之子旺迁德安太平乡长乐里,为义门基祖。”查《唐表》本无此记述,光亨能不察?纯为后人之托辞。从所列世系看,疑为江西泰和柳溪派裔所为。今已依《唐表》订正。

⒄ 此段在序中为“《表》以兼为叔明玄孙,以伯宣为灌子,以元史为伯宣子“以兼为叔明玄孙,固然正确,但《唐表》本无。既然说按《唐表》,所说就应改符合《唐表》,故而按《唐表》纠正。

⒅ 达、逵本无异,只是旧谱误“逵”为长城令而与史不同。

⒆ 此段世系舛误之极,《续考》已给予辨析。

⒇ 伯宣以下,……昭穆俱在,则谱较史为可信也:“伯宣以下”世系,光亨先生没有

深究,仅发现世次与时间不符,故紧附《义门时代考》于文后。

 

按  语

《陈氏源流异同考》所考内容,上自陈国、田齐,中及颍川侯陈轸,下及太邱长和南朝陈以及义门等,这些历来是人们所关心的,然多存异议。光亨先生是以史与史、史与谱相比较,综合考究,并指出旧谱中的谬误来自何籍。其考证过程清晰,合乎情理。至于义门世系,考者信谱,未予深究,但他也发现了义门人物世次与时间的矛盾,故于本文后紧附《义门时代考》。《时代考》已编入前书《义门陈文史考》。

本文从美国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历史纪录收藏数据》之《中国·族谱收藏(1239-2011年)》:陈/中国/湖南/修水铜鼓《陈氏宗谱》中查出。遗憾的是,今之湖北阳新一带光亨前辈家乡的谱,未见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