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

类别:来文 选载 作者:陈军
 

月海、陈刚二位华契:

拜读过你们的大作,喜悦之情油然而生。二位为义门陈的历史考证做了大量的工作,有些工作具有开创性的历史意义。鄙人在修宗谱时,发现义门历史中存在诸多疑团,一度陷入困惑,自己又无能力去进行澄清和梳理,只好存疑。虽然脑海内有些朦胧的想法,但还没有形成清醒的认识,也就是说没有树立一种科学的唯物主义的考证观念。而你们却敢于突破前人的成见,提出了“异流同源,多元一体”的崭新观念,这是研究义门历史的一把新钥匙,许多问题将会迎刃而解。但光是你们有钥匙还不够,还需要更多的人甚至普通大众来共同掌握这把钥匙,参与到义门陈的历史研究队伍中来,以形成良性的研究气候,才能使历史的本来面目逐渐显露出来。所以我建议你们要为这个新观念专门写一篇学术论文,在陈氏宗亲网上发表,造成广泛的、深远的影响,给更多的义门陈历史研究者以及家谱修纂者指引方向。当然要准确地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所做的工作只不过是不断地接近真相,靠拢真相,这就足够了。

在田齐世系中,你们在桓子无宇和釐子乞之间增加武子开一代,并与陈完妻父的占卜之辞“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联系起来思考,我认为这是大胆的且有独创性的做法,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

可惜我的志向不在历史研究,要不然就可以和你们一道并肩战斗了。我的志向是搞文学创作,包括历史小说的创作,当然也需要丰厚的历史知识,所以今后有些问题我还要多向你们请教。

你们的大作是严肃性的读物,不过我觉得,为了吸引更多的读者,完全可以用轻松诙谐的语调来叙述历史,章节的标题,都可以设下悬念,刺激读者的读书欲望。甚至书名都可以精心设计,而现书名可以作为一个副标题出现。这样,书稿的影响面就会更大一些。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意见,不一定对,仅作参考。

在成书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技术上的小疵点。例如正文第2页倒数第五行“其地在太皞之墟”错印成“其他在太自皋之墟”了。正文第8页和第32页,“申公犀”错成“申公犀羊”,“釐公孝”错成“厘公孝”。因为釐公的“釐”读xǐ,跟“禧”同义,不读lí,所以不能误作“厘公”。另外,在胡公满与幽公宁之间添加了两代,我同意这种做法,但添加在何处合适呢?我思考了一下,要添加两代一共有十种添加方法,而你们只选择了其中一种添加法,有什么必然的理由呢?希望还能找到更有说服力的论据。正文18页,齐宣王“辟疆”错成了“辟强”,其原因是把“疆”字误成“彊”字(即“强”字)了。(编者按:四库全书之<史记>卷四十六载:“三十六年,威王卒,子宣王辟彊立。”彊即强,这里是陈军老师依据老谱而误)27页的颍川世系中,你们加进了15世“嚣”,显得很突兀,为什么“嚣”一定是颍川世系里的人呢?缺乏服人的理由。

暂时就说这些吧,以后还想起什么,再行交流。

敬颂

雅安!

                                                陈军2011104于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