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熙宁二年分庄世谱序

类别:旧谱 选载 作者:陈知柏

余知柏字秀卿,行九十四,挟策应试,未易一售。每潜心东佳书院阅《周礼》、玩羲文,一字必求其解。自日而月月而岁,心有独注,想破一生。至(于)云纷华靡丽,指为过眼飞霞,恐诱吾心,荡吾目,唯静对圣贤,勿聆非视,兹幸耀第矣。窃拟己身不如意事,十常有八九。即吾家蒙旨分析,以数百载义聚而一旦子父分门,兄弟析烟,岂所愿见之哉。然不欲分者祖之教,不得不分者上之令。而祖先之艰辛,卒莫能念义聚之情,爱卒莫能萃。余博极群书,见谓天下有爱一人而千万人悦者,尽孝是也;有谈一事而千万事该者,语孝是也。夫人莫切于亲矣,而亲别于服,服衰于缌麻,缌麻斩衰于无服,无服则亲尽,亲尽则情尽,亲尽则秦越人矣。以一体之切新,而乃秦越人焉。呜呼,可盖人负血气而生,即以天地为一大父母,而实有亲疏厚薄之殊,于此而识一脉之根源,正天机触而良心发矣。即思兄弟行与叔父辈,有祖辈又高曾(祖)辈、太祖始祖远祖鼻祖,直悟所自出一人而后安,天以公祖之一人,孕为亿兆之众人,而众人实由于祖先之一人也。知此则不胜其爱戴,不胜其关切。如衣冠相遇则揖让,如肩荷相遭则负戴(载),急患难相闻则忧思切,吉祥相报则喜庆深,非伪也,亦非勉也。真诚勃发,不知其所以然而然也。余也穷日彻宵匍匐诗书之林,即历国史愧不遑一读也,何暇究心家谱哉!余家累世以义是尚,而分恐失于义也,唯谱所以联乎义也。故谱学之编,此心时时跳动,幸义门事实炳炳如矣,不难措手。故谋于众,而亦决独阅碑亭,窥石刻,略无暇日。考世系,有远宗之纪存焉;寻根究,有义门之记存焉;义居之实事,则观取勘之欸。先世之厝葬,则采诸墓之铭;再观书院记,其备载盈目;诸名宦诗,其歌咏协耳。且庄之分也,各定州郡;产之制也,各有境壤;曷莫非实据也!俗又言曰:“谱之修若为,难能知一门。”吾以为有据则为,可能知一门也。今远宗未暇及,凡我义门一支,由唐以迄宋,首尾事迹不惮录之,校刊一帙,以授诸庄。敢云至要之见解,不为有漏之。心思后吾生者,毋妄谓崇不急之务,察此为家藏之书。岁会,月会,醒觉子孙,令识渊源之美,述家谱之义,以作千秋耳目,可也!

义门后裔陈知柏于永清馆谨序

(录自《九江联宗谱》)

 

⑴ 挟策应试:唐五代进士科允许考生怀挟书策,涵盖经、史、集和韵书、字书、类书等。

⑵ 售:施展。

⑶ 周礼、羲文:《周礼》,是儒家经典,西周时期的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周公旦所著,讲官制和政治制度。羲文,伏羲氏和周文王的并称。即“伏羲画八卦,文王作卦辞”。

⑷ 卒:最终。

⑸ 服:指孝服。从孝服上可以辨别亲疏与层次。

⑹ 缌麻:丧服名。是次于“小功”的丧服。“五服”中最轻的一种。用较细熟麻布制成。

⑺ 斩衰:丧服名。衰通“”。五服中最重的丧服。用最粗的生麻布制做,断处外露不缉边,丧服上衣叫“衰”,因称“斩衰”。

⑻ 秦越:春秋时两个国家,一南一北相距很远,不大往来。后比喻两方疏远。

⑼ 衣冠:衣和冠。古代士以上戴冠,因用以指士以上的服装。这里泛指同宗人。

⑽ 观取勘之:观取勘,一连三个动词以形容收集资料考证的过程。,叹词。

⑾ 厝葬:停柩,把棺材停放待葬,或浅埋以待改葬。本文指墓葬。

 

 

 

据谱载,嘉七年义门分家,陈知柏阄分河南祥符庄。知平年间,知柏等人重返义门,因骨肉异地而世远人涣,于是议定编修《义门陈氏分庄世谱》,敬宗收族。为考世系,究根底,略无暇日”阅碑亭,窥石刻,观书院记,采诸墓志铭,终于在熙宁二年撰成自分家后的第一部义门陈氏大成谱。由此可知,世传“嘉谱”,可能指此谱。如果真有“嘉谱”,那么时隔五六年后的陈知柏有必要去“考世系,寻根究”?有必要再费时费力查找碑刻跟传记吗?今天,我们从明清谱中所见的名宦诗词、碑刻、分庄名录等等资料,很可能是来自《熙宁二年分庄世谱》。可惜此谱今不见,仅存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