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端籍贯考

类别:人物 考略 作者:陈月海 陈刚

在诸多义门族谱里,记载着两个为人十分熟悉的人物——陈端和陈团,尤其湖南境内陈端后裔分布甚广,其庄数、人口仅次于陈伯万后裔,位居湖南第二。据清代陈学堂编撰《湖南湘阴陈氏族谱》载,其先祖陈团,为端公之四世孙,与陈旭同辈,在京为官,生子十,皆分得庄田。义门分庄后,其十一郎可秀出生,于是团公令前十子每人拿出一份田产,敛拢成一庄曰“敛田庄”,由可秀管业……其中还有一些细节非常生动。到了民国二十五年,长沙《义门陈氏通谱·谱系源流考》载:“江州陈氏旺公七世孙曰崇曰端,同居江州数世未分。唐懿宗授端参政,僖宗时与蒋良杰同起招讨平寇有功,加封威烈将军,勅镇潭州,管辖三边……同光二年(924)解组,偕外甥彭濙、常均卜居长沙之雾阳乡,即今清泰都;相议‘遇大则居’,陈居大塘,彭居大田,常居大贤,世号甲乙丙族。宋嘉祐七年,义门请析,分二百九十一庄遍布诸省。受庄于洪州、潭州、武昌、江夏、黄州、汉阳、汉川、越州、南阳、通州、隶州、吉州、泰和、吉安,皆唐威烈将军端公裔也。其分庄于长沙大塘、金铿、梅薮、敛田、沧浪、税场、力头、花灰、浮潭、桑园庙、田师村,继而分迁大埠田、檀山、青山莹、火桥、菖蒲塘、官桥、西北市,本府烟雾巷、碧湘街迁水渡河、黄泥冲、洲湖韶塘,又迁赤石河、平塘、清潭湾,湘阴玉池山、苏溪塅、黄柏塅、浸米塘、西冲、尖刀山、力江、长乐,平江崇林、百步岭、巫泥,益阳分蒲州,华容竹鸡坡、瓦子湾,皆端公九世孙可字派兄弟分管也。惟敛田庄,原名福寿庄,因八世祖团公先生可球等十郎,庄业已分。晚年又生可秀,排次十一郎,团公谕可球等将十分之业各退一分敛拢成庄与可秀管理,故曰敛田庄。”等等,真是一个比一个详细。可是这些记载在湖北、江西等地义门谱中,竟捕捉不到丝毫有关他们的信息,难道是在攀附义门吗?按理说不可能,要么是后人搞糊了。连清朝湖南巡抚陈宝箴受当地端公后人之请,撰写《唐武安节度使陈公墓道记》,也是被搅得含混不清。全文如下:

 

吾陈氏多祖江州义门,义门之族,自宋嘉间,奉敕析居,别为庄百二十有八①,由是迁徙遍东南,独今湖南所迁支,更在宋前,盖以唐武安节度使朝公为始祖,公讳端,字朝,世居江州,唐季旌义门,授家长崇长史,公之昆弟也。父讳克纯②,登进士第,公亦继成进士,曹州贼僭伪号③,唐以墨敕征天下兵,公讨贼有功,授武安节度使,镇潭州,封武烈将军。史虽未著公行谊勋绩,然以族系繁衍昌大卜之,必有功德,以福兹土之人,可兹也。致仕居长沙,殁葬浏阳北乡筲箕坡,艮坤兼寅申为兆。配宋氏、赵氏,皆封夫人,拊于墓。子伯万④,后裔居潭州者,曰沧浪庄,敛田庄为尤著。光绪二十一年,署湖南提督绥靖镇总兵,陈初君、海鹏,偕族姓子弟,走拜公墓。岁久失治,交概于心,于是饰其圮,其蓬棘,纠纠石⑤,斩然更新。陈初君以宝箴亦义门之裔也,属纪其繇⑥。窃以宝箴德薄能鲜,忝⑦抚是邦,盖去公为节度使时,千有余岁。方惧尸位苟禄,贻前人之辱,仰犹冀凭公宠灵,回灾变而康世屯焉。陈初君则久在兵间,誉望隆起,追远之义,符于旧典,睹山川之蟠,念先泽之未泯,其仁孝返本,靖恭匪懈之思,宜有尤然而生者矣。遂谨书之,以示后之人。

 

钦命头品顶戴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南

义门裔孙义宁⑧宝箴恭记,翰林院庶吉士临川李书清书丹⑨  

 皇清光绪二十有三年岁在丁酉二月造

 

 

 

①别为庄百二十有八:义门谱序通常称291庄,分庄录却载出300多庄,所以有些谱又称334庄或338庄。这里说128庄,而湖南花田陈氏族谱“衍齿录”中则云“产分一百二十庄”,究竟分了多少庄,从来就没有一个准数。

② 克纯:按陈琢《义门陈姓历史资料简编》世系,克纯为旺公七世孙,六房伸公长子,生子二,端、琦。由此则陈端比陈崇晚一辈,何为之弟呢?且陈端之下世次名讳中竟无“陈团”,此“端”与湖南“端”能指一人吗?再说,义门之“端”,宝义堂谱作“瑞”;高安赤土官庄谱云:“克纯名绍,为节度使”;“墓道记”说克纯“登进士第”;《简编》说克纯“守真静养,洁己无求”,同为一人,记述何迥然不同?

③ 曹州贼僭伪号:曹州,即今山东省菏泽市,位于山东、江苏、河南、安徽四省交界处。贼,指黄巢,为曹州冤句人,乾符五年(878)称王,建元王霸。

④ 伯万:伯万、陈端为湖南两大不同支派,这里是将两支派搅混一起。

圮(qǐng pǐ):,小祭祀亭堂;圮,塌坏;即重新修饰塌坏的祀堂。ti),同剃。zhòu),以砖石砌护墓壁。

⑥ 繇,音yáo ,古同“谣”,指写墓道记。

⑦ 忝(tiǎn):辱也,有愧于,常用作谦辞。

⑧ 义宁:今江西修水县,旧称义宁。

⑨ 书丹:碑刻术语。古时刻碑,先用朱笔在石上写所要刻的文字,称“书丹”。后泛指书写碑志。

 

从以上谱载及《唐武安节度使陈公墓道记》可以看出几个问题:

1.既然陈端“更在宋前”即唐同光二年(924)已经徙居湖南雾阳,到其后陈团之子可字辈义门分家,且有“十个儿子”分得财产,这前后能连得上吗?除非端公后人又返回了江州义门。

2.陈端戡黄巢之乱是在唐乾符间(878879),由下文可知他是在取得武举人之后协助剿巢,估计此时年龄至少是20以上和30以下,到同光二年(924)岂不是七十以上高龄,在古时“人生七十古来稀”,还会背井离乡吗?故剿巢事件与入湘时间不符。

3.从“吾陈氏多祖江州义门”来看,“义门陈氏”早已扩大化了,多有附会。

4.既然陈端官至节度使加封威烈将军,为何史书未载?而陈巡抚却“以族系

繁衍昌大卜之,必有功德”,其推测勉强,两者之间毕竟没有因果关系。

(长沙檀山族谱《备考》照,见《考略》)

至于陈端“世居江州”,这仅是清朝义门族谱中的一种说法,查明朝万历十六年《长沙檀山陈氏族谱》,通篇无一处提到陈端与义门的关系,在其“备考”里仅载:“立崇义祠于家塾祀陈团公……五代时先祖司空领兵勤王,唐庄宗同光元年(923)癸未,缄印乞休,与母舅、妻舅彭常二氏至雾阳酌酒为别,约曰‘遇大则止’,又前至伙散桥遂别焉。既而彭居大田,常居大贤,先祖则居大塘。同光二年(924)甲申佃种雾阳……”

从这段文字记载情况来看,可谓真假参半。位及“司空”,绝对不真实。“司空”,官名,位次三公。能有那么大的官?史书为何不载?其“五代时先祖领兵勤王”倒有些真实,非征剿黄巢之乱。因公元907年历史进入五代,而黄巢起义是在唐乾符年间。另文中留下真实的一面即三人至“伙散桥”前散伙了,以及之后“佃种雾阳”。佃种雾阳,是说当时陈端经济窘迫。如果是义门人,为何不回义门,况且此时义门正值陈崇、陈衮任家长,家族经济正兴盛,何苦外乡作佃农?

陈端究竟是哪里人?可从下面彭、常二氏族谱中去了解。

先看明正德十五年(1520)《长沙青山彭氏会宗谱》云:“,字翰霖,号旭湖,由彭城(今江苏徐州)世居江西吉州之庐陵山口老杠树下,为唐保义郎封正侯,值江南黄巢乱,同招讨使姻舅陈端,蒋良杰共领兵征剿,以老疾辞官。后唐同光元年端及甥常钧南行至湖南长沙雾阳乡伙散桥议曰:‘遇大则居。’旭湖家于青山大田铺,陈家于大塘,常家于大贤,世称甲乙丙族。”由此可知,彭与陈端是姻舅关系,清光绪三十四年湖南宁乡彭蔼伯主修《彭氏大宗支谱·旭湖公墓图》亦载:“唐显祖彭公讳,字汉霖,号旭湖,妣夫人。”由外甥彭世居庐陵来推陈端住地距庐陵不会太远,为同一区域。再参阅湖南宁乡民国三十一年彭择卿主修(陇西堂)《彭氏支谱·旭湖公传》所载,与此基本相同。(按:传载旭湖名,可能为“”形误,下同。,音yíng,古同“”。)

再看民国二十五年常孝魁等纂《长沙欧塘常氏族谱》所载情况:“始迁祖钧公,字黻肃,号秉国,后唐同光二年(924)以孝廉官湖南刺史,与陈公端、彭公自江西庐陵追贼至长沙,遂隶籍长沙雾阳乡伙散桥”。同样提到“自江西庐陵追贼至长沙”,可以说,他们都是这一带人。旧时雾阳乡伙散桥、大贤里即今长沙县北山镇中部,现属福田村和欧塘村。

陈、彭、常三姓族谱皆说“同光二年”入湘,按史,这个时间与征剿黄巢事件不相干,恐怕是受陈伯万“同光二年(924)奉旨过湖广编插”时间的影响。已见有族谱说陈端子伯万,把二者连在一起了。

说他们起兵家乡庐陵,也就是说陈端是这一带人。湖南平江(聚星堂)清光绪十八年(1892)《义门陈氏族谱》序云:“考其先,有朝于唐僖宗中和中破黄巢有功,封威烈将军,居江西泰和,数传至团公,娶九妻生十一子”;而其“世系图”则写:“一世祖端,江州克纯之子,字朝,由武进士任江南泰和,协平寇有功,唐僖宗加封威烈将军,敕镇潭州,管辖三边,遂留家焉。同光元年有外孙彭、常均亦来落业,共议遇大则居,陈居大塘,彭居大田,常居大贤。”由此则知陈端为泰和人无疑。按旧时就近联姻的习惯来判断,陈端也应该属庐陵这一带人。唐时泰和县属庐陵郡,古之庐陵郡,今之吉安市。因而陈端“世居江州”,为克纯之子这一说,是后人附上去的,有失真实。关于陈端的祖籍,要以明朝万历十六年《长沙檀山陈氏族谱》为信。至于湖南平江谱说陈端祖源叔明,至今查无旁证,不敢从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