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兼生平事略

类别:人物 考略 作者:陈月海 陈刚

陈兼,宜都王叔明五世孙,临淮泗上人①;晚年回居颍川,亦称颍川人②。行二,字不器,时之名士,友人多以陈二呼之。与陈兼友好并从游而诗文唱和者杜甫、高适、独孤及、贾至辈等③,皆千古名士。兼,为皇室之后④,有才智,重信义,恃才傲物,可谓清且贵矣,深受友人器重。可惜官运不济,诗文鲜存。今仅见《陈留郡文宣王庙堂碑(并序)》一篇,收录于《全唐文》,其余无传。

时至今日,要了解陈兼的生平事迹,只能通过友人的唱和、赠别诗文及姓氏志中零星记载,结合族谱资料进行考述。

据《元和姓纂四校记》载:“唐天宝十一载(752)以前,曾任封丘县丞。”不久即愤而辞官归田泗上,赋闲在家,或耕或读或游,看似悠哉,其实闲愁最苦。

“十一载(752)以前”是个大概时间,由“唐天宝十有一载,陈留郡文宣王庙堂落成,遂命客卿前封丘县丞泗上陈兼志之”而来。因“十一载”这一年,为陈兼仕途分水岭,“十一载”后身份就变了,所以,初任封丘县丞的时间能推到天宝初或更早。

天宝中(一曰天宝六年),在阔别十余年后,高适与陈兼在宋中这个地方重逢。老朋友见面,十分欢喜,高适写下《宋中遇陈二》⑤诗相赠:“常忝鲍叔义,所期王佐才⑥。如何守苦节,独此无良媒?离别十年外,飘飘千里来。安知罢官后,惟见柴门开。”这次见面,是陈兼辞官封丘县丞,归田泗上多年之后的一次见面,旧友重逢,当然兴奋,免不了相互致诗,可惜陈兼的和诗无存。

“安知罢官后,惟见柴门开”,可以想象陈兼罢官后的清贫生活,同时也表达了高适对陈兼当时境遇的同情。

也就在这一年,诗人多游宋中(宋州,今商丘县南),陈兼不仅见到阔别已久的老朋友,还结识了新朋友。如梁肃在《独孤公行状》一文中说独孤及岁“二十余,以文章游梁宋间。通人⑦颍川陈兼、长乐贾至、渤海高适,见公(独孤及)皆色授心服,约子孙之契”。

“约子孙之契”,即盟约世代友好。这几人中,陈兼年最长,与独孤及可谓“忘年之交”。后,独孤及还与陈京十分友善。京“师事父友独孤及”(见《旧唐书》卷二十六之《独孤及传》)。

独孤及,洛阳人,生于开元乙丑(725),“年二十余,游梁宋”,结交陈兼,正是天宝六年(747),独孤及23岁。高适写《宋中遇陈二》也正是此年⑧。时陈兼五十开外,因此,推陈兼695700年间出生,没问题。

自游宋中之后,陈兼频繁活动于中原。天宝九载(750),陈兼撰《陈太丘祖德碑》(见宋代赵明诚《金石录·一二八四款》)。

天宝十一载(752)十月,陈兼为河南道郡守采访处置使元彦冲改修文宣王庙成撰写碑文,从“遂命客卿前封丘县丞泗上陈兼志之”一句可知,此年陈兼犹未再仕。

沈文君著《贾至研究》一文可知,天宝七年(784)至天宝十二年(753)之间,贾至《送李兵曹往江外序》中托李兵曹代为问候陈兼,说君“路经夷门,见颍川陈兼、河南于頔,为问道心无恙,星鬓⑨如何”,可知陈兼仍逗留开封。“星鬓”,指陈兼年纪很老。夷门,故址在今河南开封城内东北隅。

陈兼为什么常于这一带活动?是因唐代洛阳为全国经济、文化中心,开封又是历史文化古城,来此游玩的达官显贵居多,同时,落魄士子于此间寻求机遇者也多。想必此时陈兼已归居祖地颍川,为着前程而广交朋友,结识名流,再不能如过去那样“守苦节,无良媒”。否则,一个辞官不做自断宦途之人,不会重新招辟为翰林补阙。

陈兼和杜甫是好友,考陈兼的年龄,还可以从杜甫的贺诗中去了解。天宝十二载(753)冬十月,辞官后的陈兼晚年终于应辟右补阙⑽、翰林⑾、赠秘书少监,此时在京城的杜甫闻讯后十分欣喜,作《赠陈二补阙》诗祝贺。诗中,杜甫称陈兼“夫子、老能行、白发生”,表明陈兼岁数比杜甫大得多。此时的陈兼重为朝廷起用,可谓大器晚成。

李华《三贤论》叙刘眘虚曰:“颍川陈兼不器,行古之道;渤海高适达夫,落落有奇节,是皆重刘者也。”(《唐文粹》卷三十八)知陈兼字不器。“不器”,出自《论语·为政》“君子不器”,意即君子不象器具那样,作用仅限于某一方面。陈兼用作字,可见他的才智与抱负。

另据《锡邑毗陵陈氏宗谱》载:“兼,字伟长,登开元进士,历官右补阙、翰林秘书少监,与杜少陵(杜甫)善,居江州之蓝桥坂。”在义门族谱中普遍记载陈兼开元十二年(724)登进士,想必为真。此处说他“居江州之蓝桥坂”,连这么小的村名都载入谱,想必旧谱中确有记载。湖北石首及江西高安旧谱也说陈

                (“陈兼曾居江州之蓝桥坂”之记载谱照,见《考略》)                                                                                                                                                                                                                      

兼初官江州。至于陈兼是否来过江州,还可以从其他资料中求证。据西昌(今南昌,离江州不远)《柏林罗氏族谱》载:“二十九世宏元,汉穆公长子。生唐开元癸亥(723)。以射弩为右监门番头,配陈氏,秘书少监陈兼公女,唐开元乙丑(725年)生。合葬筠阳潞囗。宋(时)族孙乾六居潞囗。重修墓道。”云云,表明陈兼来过江州无疑,否则,怎么有机缘结识西昌罗氏?罗氏为西昌望族,与义门世代互为嫁娶。(详见本书“豫章与德安罗氏族谱文摘”)

陈兼开元十二年登进士,初官江州大概有30多岁,可能级别要比县丞大,但是由于“天马能行”,恃才自负和独来独往的秉性,注定官运不会亨通,所以后改任“封丘县丞”,由州官降到县官,当然不高兴,几年后愤而辞官,归田泗上。高适诗中说“罢官”,此处或许为了诗韵,不应理解为罢官,应为辞官。这有独孤及《送陈赞府兼应辟赴京序》佐证:“初,公读《梁竦⑿传》,始慨然薄游,耻揭其公器,退而耕于楚县……龙泉自惜⒀,暂隐牛斗之次。”(《毗陵集》卷十六)意思说,陈兼读了《梁竦传》后,感触颇深,耻于展现才器,嫌官小,无所担当,愤然宦游于外,怜才蓄志,退隐楚县,耕读阡陌,长达十七八年,直到天宝“十二载冬十月,果以公才征……美玉无胫,竟为秦人所得”(《送陈赞府兼应辟赴京序》),重受起用,辟为右补阙。这个“右补阙”在当时还是一个闲差使,“虽有其名,不职其事”,后赠秘书少监。

惜哉,可恨君王赏赐,姗姗来迟。此时陈兼已岁近花甲,几年后卒。卒后,裴员外为其铭诔,十分辛酸。裴员外即裴霸,“铭诔⒁”写于乾元二年(759)秋,据此,陈兼当卒于是年秋之前。

柳宗元《唐故秘书少监陈公行状》里记陈兼有三子:当、苌、京。可《元和姓纂》及后来《唐表》皆云陈兼有四子:当、苌、京、归。今浙江苍南、平阳陈氏有数万之众,多数为陈归后裔,可见柳文之漏记。

陈兼生平行事,因史料不足,难以详列。据上考述,可拟一个简易行事录:

——陈兼,临淮泗上人,行二,字不器,约生于695700年间(择中为697年)。

——开元十二年进士(724),时28岁。

——开元十六至二十二年,初官江州。在此期间,陈旺、陈昌等相继寻来江州。

——开元二十三(735)至二十六年(738),任封丘县丞。在此阶段与高适京城相识。

——开元二十七年(739),辞去封丘县丞,接走江州眷属,归田泗上。

——天宝四年(745)送女于西昌罗氏完婚。

——天宝六年(747),在宋中遇阔别十四年的高适。

——天宝九载(750),为颍川长葛县陈寔陵园撰“陈太丘祖德碑”。

——天宝七年(748)至十一年(752),逗留开封、洛阳一带。

——天宝十一年(752)十月,为陈留郡文宣王庙堂落成撰碑记。

——天宝十二年(753)十月,应征入京,为右补阙,时年57岁。

——乾元二年(759),高适除彭州刺史,是年撰《酬裴员外以诗代书》,此年秋前病故,享年63岁。

 

 

 

①临淮泗上人:《元和姓纂》谓之临淮人。泗上,即泗州,北周置,隋废,唐复置合宿豫(今江苏宿迁东南),后移治临淮,改为泗州。下文“楚县”即指临淮,又名楚州。

②颍川人:陈兼晚年回颍川故里,故梁肃在《朝散大夫使持节常州诸军事守常州刺史赐紫金鱼袋独孤公行状》文中称之颍川人。柳宗元《唐故秘书少监陈公行状》亦云陈京“自颍川来”。还有柳公在其《伯祖妣赵郡李夫人墓志铭》中称“颍川陈苌,为校书郎、渭南尉”等,足见颍川为陈兼故里。

③杜甫,712770。高适,700765。独孤及,725777。贾至,718772

④兼,皇室之后:见《宋史·陈兢传》云宜都王“五世孙兼”。

⑤此诗《文苑英华》卷二一八作《宋中遇陈兼》。

⑥常忝鲍叔义,所期王佐才:忝,辱,愧于;鲍叔,古之贤义人也。陈兼经常觉得自己愧对鲍叔的称望,心中期望成为辅佐帝王的人才。“期王佐才”之“期”,有版本作“寄”。

⑦通人:知识广博,通达古今的人才。

⑧天宝六年,高适写《宋中遇陈二》,见台北刘开扬《高适诗集编年笺注》(19839月版)及周勋初《高适年谱》。

⑨星鬓:花白的鬓发。

⑽补阙:杜甫有《赠陈二补阙》,柳宗元《唐故秘书少监陈公行状》谓陈京“父某右补阙翰林学士赠秘书少监某”。既赠,指此秘监非实职。

⑾翰林:李肇《翰林志序》云“至元宗置丽正殿学士……后改为集贤殿,亦草书诏……陈兼、李白、蒋镇在旧翰林院,虽有其名,不职其事,至德宗以后,翰林始兼学士之名。”

⑿梁竦(?—83),字叔敬。东汉安定郡乌氏县(今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境内)人。性好施,不事产业。身负其才,郁郁不得意。尝登高远望,叹息曰:“大丈夫居世,生当封侯,死当庙食。如其不然,闲居可以养志,《诗》《书》足以自娱,州郡之职,徒劳人耳。”作《七序》,班固见而称曰:“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梁竦作《七序》而窃位素餐者惭。”

⒀“龙泉自惜,暂隐牛斗之次”:‘龙泉’,宝剑名。相传晋代张华见斗、牛二星之间有紫气冲天,后使人于丰城狱中掘地得二剑,一曰龙泉,一曰太阿。见《晋书·张华传》。

⒁铭诔:泛指记述死者经历和功德的文章。裴员外,即吏部员外郎裴霸,豪爽之士。